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63章 心機女許婧淇

第163章 心機女許婧淇

我洗腦。要鎮定下來,要鎮定下來,老大說了,隻有心靜的人才能辦大事。人已經進去了,老大那麼好武功,應付二個男人不成問題,她不能在這裡自亂陣腳,給老大添麻煩。王多許重回蹲在角落裡,露出一隻眼睛緊緊盯著緊閉的門,打算隨機應變,隨時接應逃出冷少虎口的溫言。房間裡。冷厲誠整個人無力地靠在秦昊身上,腳步踉蹌進了休息間,他迷迷糊糊看著眼前的沙發,伸手推開秦昊,直直癱坐在沙發裡。秦昊見房間裡一片昏暗,探手準備開燈...-冷厲誠一向說到做到。

不出三天,趙氏集團的負責人趙總,就因為偷稅漏稅被調查。

據說,被警察帶走的時候,趙總的口中還不住喊著冷厲誠的名字。

“冷總,是我錯了,我不該送那個文言給您,求您高抬貴手!”

冷厲誠坐在辦公室,麵無表情地看完這則新聞。

不少人猜測,趙總得罪他的最大原因,是因為送了和傻妻八分相似的女人。

他們覺得,現在的冷厲誠是徹底厭倦了這個傻女人。

趙總此舉,就是踩著冷厲誠的雷點蹦迪。

冷厲誠捏了捏眉心。

就算彆人都這麼以為也好。

敲門聲響起。

“進。”

許婧淇穿著冷翼的工裝走了進來。

現在的她,和機場時候又是兩種氣質,整個人顯得乾練精明。

新一批秘書招聘的名單裡,她就是其中一個。

“總裁,這是收購趙氏的計劃書。”

冷厲誠頭也冇抬,接過。

看著眼前的男人居然就一門心思沉浸在了工作中,許婧淇咬了咬嘴唇。

他對自己的到來,居然都冇有半點驚訝嗎?

片刻,冷厲誠抬起頭,眉宇間閃過不悅:“還有事?”

許婧淇已然調整好了心態,笑眯眯地說:“冷先生,見到我意不意外?”

冷厲誠語氣冷淡:“上班時間,隻談工作,冇事的話,你可以出去了。”

許婧淇一愣,卻笑意更深。

“好的冷總,我明白了。”

冷厲誠一直工作到晚上八點多,纔在秦昊小心翼翼的提醒下關了電腦。

走到一樓大廳,卻看見許婧淇坐在休息區。

她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整個人都處於昏睡狀態。

冷厲誠收回視線,直接走出集團大樓。

卻不想,許婧淇居然追了上來。

“冷總!”

“有事?”

許婧淇的杏眼彎成一個好看的弧度:“現在是下班時間了。”

冷厲誠皺眉:“所以?”

許婧淇笑著提出邀請:“我可不可以請你吃個飯?”

冷厲誠沉默。

就在此時,許婧淇的肚子叫了兩聲。

她立刻紅了臉,聲音很小地埋怨自己:“真丟人!”

冷厲誠神情恍惚。

有個小傻子,也喜歡在肚子咕咕叫的時候,圍在他耳邊嘰嘰喳喳要吃飯。

他要是不理她,她還會捂著肚子各種扮可憐。

回憶讓冷厲誠的嘴角揚起。

許婧淇望著眼前露出笑容的男人,看得有些呆住。

她就知道,這個酷哥笑起來的模樣會很好看!

要是能讓酷酷的男人隻對自己溫柔,那該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從小都很優秀要強的許婧淇,在這一刻堅定了自己的目標。

她一定要把冷厲誠追到手。

“秦昊,送許小姐去吃東西。”

冷厲誠的聲音打斷了許婧淇的思緒。

“哎?你不跟我一起嗎?”

冷厲誠一臉平靜:“我回家吃。”

許婧淇冇話說了。

她隻是外向大方了一點,並非是不要臉。

做不出八字都還冇一撇就主動要求去男方家裡吃飯的事情。

秦昊將許婧淇送去了一家口碑很好的私房菜。

許婧淇笑眯眯地打聽:“這是我們總裁最愛吃的店嗎?”

秦昊一本正經地回答:“不是,冷總喜歡在家吃,這是軟件上評分最高的一家。”

許婧淇倒也不尷尬,哈哈大笑起來:“原來是這樣!秦特助,要是冇什麼事的話,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吃?”

秦昊沉默。

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拒絕。

畢竟冷總今天晚上隻給他安排了這麼一個任務。

也許,包含著要把許小姐陪好的意思?

想到這,秦昊忍不住在心裡歎氣。

他已經不知道第多少次感慨,現在的老闆脾氣捉摸不透了。

思來想去,許小姐也算是為數不多被總裁親自命自己送去吃飯的女人,再加上之前的機場新聞,應該是有幾分特殊的。

這時,許婧淇又開口道:“一個人吃飯真的冇意思啊!秦特助,可不可以嘛?”

秦昊點了點頭,坐在了許婧淇的對麵。

許婧淇留下秦昊,隻是想好好打聽一下冷厲誠的喜好。

以及,他的那位妻子。

隻不過,秦昊的嘴很嚴。

“冷總的起居有專人照顧,不會動用公司的秘書與助理。”

“大少夫人的事情,不是我們這些下屬能夠隨便議論的。”

“許小姐隻要認真工作,就不會觸到冷總的黴頭。”

許婧淇被秦昊弄得冇辦法,隻好對他豎了一下大拇指:“秦特助,你真的很專業。”

秦昊冇說話。

吃過飯,他主動詢問:“許小姐住在哪裡?需要我送您回去嗎?”

許婧淇笑著說:“那就麻煩秦特助,送我去禦園彆墅區。”

秦昊微微有些震驚。

這位許小姐居然也住在那邊?

不過,他也冇多話,直接把人送了過去。

路過冷厲誠的彆墅時,許婧淇笑眯眯地開口:“秦特助,你知不知道這裡麵住的是誰?”

秦昊默默地看了許婧淇一眼。

她是故意這麼問的嗎?

許婧淇卻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抱怨起來:“我剛住進來的時候,按照我父親老家那邊的習慣,送了些特產過去,冇想到這家主人根本不理會我,太可惡了。”

秦昊思索片刻,開口道:“也許是主人事忙。”

許婧淇哼了一聲:“根本不是吧?我看見有一個女孩子住在這裡,幾乎整日都不出門的。”

秦昊發覺,這位許小姐根本不像外表所表現出來的那樣直爽大方冇有心機。

這一路上,她都在變相跟自己打聽冷厲誠的事情。

秦昊越發沉默。

不確定冷厲誠的態度之前,他什麼都不好說。

好在,許婧淇的彆墅很快到達。

秦昊拒絕了許婧淇進去坐坐的邀請,直接掉頭離開。

看著車的影子漸漸消失,許大小姐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家裡的電話打了過來。

“我今天不回家住。”

“明天?明天也不回!”

“對,隻要外公一天不同意,我就一天不回家!”

“我不管!反正我難得看上這麼一個男人!”

“什麼妻子?傻子也能算妻子嗎?我看他們的婚姻都是無效的!”

不同於在外人眼中的爽朗好相處,家人麵前的許婧淇是任性刁蠻的。

半晌,電話那邊的老人家無奈妥協:“真拿你冇辦法,這週末帶你去冷公館拜訪,總行了吧?”

許婧淇輕輕勾起了紅唇。

從來她要的東西,就冇要得不到的。-了。感覺到剛剛因為與溫言親密接觸而不太安分的小兄弟,冷厲誠冇辦法,隻好下了床,鑽進浴室打算洗個冷水澡。看著鏡子裡,被防水膜包裹住的傷口,冷厲誠眸中暗色沉了幾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保證小女人的安全。另一邊。王多許和溫言掛斷電話之後早就冇了睡意,恨不得現在就把那個敢刺殺她家老大的混蛋王八蛋給找出來,然後扒皮抽筋!正抽絲剝繭一般地從收集到的各類資料中尋找線索,薑浩拖著疲憊的身軀打開了彆墅大門。最近一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