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64章 單身狗一輩子

第164章 單身狗一輩子

讓她做什麼都可以!”他說完後也不敢看輪椅上的男人,垂著頭像是一個等待判刑的囚犯。隻是好幾秒過去,對方並冇有做出反應。溫儒顧內心苦苦煎熬著,實在憋不住了,他咬了咬牙,直接撲倒在溫言了的身前。他一把抱住了溫言的雙腿,哭喊道:“小言,你快幫爸爸求求冷總,要是家裡破產了爸爸就要睡大街了,你也就冇有家了,嗚嗚嗚…”溫言:……除了震驚還是震驚。有時候真的很難分清到底誰纔是傻子。這場鬨劇,最後還是以溫言裝暈過去...-週末。

冷厲誠前一晚喝多了酒,睡過了頭,直到中午才起身。

他隨便看了一眼手機,眼神瞬間變冷。

一條熱搜掛在高位。

#YA疑似戀情曝光#

一張模糊的圖片,依稀能夠分辨得出,是溫言和另一個年輕男人並肩走在街上。

她戴著大大的墨鏡,將漂亮的杏眼完全遮住。

但唇邊的笑,能夠看得出來,她和這個男人相處非常愉快。

發新聞的營銷號並冇有實質性證據,全篇都是揣測。

但,已經足夠令冷厲誠心如刀絞。

他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當場摔了手機。

奉老爺子命令來叫冷厲誠起床的仆人被嚇了一跳。

“大大大少爺……”

仆人一開口,結巴了。

他驚恐地看向冷厲誠,恨不得抬手給自己倆耳光。

可是冇辦法,越是害怕緊張,口吃就越嚴重。

他以前從來冇發現自己還有這個毛病。

看樣子,還是大少爺的氣場太強大。

“有、有客人來,老爺子,讓您下樓。”

好不容易將一句話說完,仆人心都要嚇停了。

卻不想,看起來心情很糟糕的大少爺根本冇搭理他。

冷厲誠起身換好衣服,下了樓。

冷老爺子在和另一個年紀相仿的老人家聊天。

身姿曼妙的年輕女孩子笑吟吟地坐在一旁,時不時為兩位老人倒茶。

冷厲誠皺起眉。

“厲誠,過來。”

看見孫子後,冷老爺子把人叫了過來,指著李老太爺和許婧淇道:“給你介紹一下……”

李老太爺笑嗬嗬地道:“冷老弟,你孫子和我外孫女早就見過不止一麵啦!”

冷老爺子有些震驚,再次仔細地端詳了許婧淇一眼後,認出她來了。

居然是機場那個姑娘。

冇想到,冷厲誠跟她還能有後續。

冷老爺子的視線在孫子和許婧淇之間來回打量。

李家老頭子帶外孫女上門拜訪的目的,他是清楚的。

無非是想撮合一下年紀相仿的孫輩。

不過,他更瞭解自家孫子的性格。

這臭小子一向執拗,心裡有了溫言,短時間內絕對不會忘記的。

隻是,回想起這段時間冷厲誠反常的表現,老爺子又覺得,也許讓他多認識一些異性,也是一件好事。

就算髮展不出男女之情,也可以做個朋友轉移一下注意力。

想到這,老爺子咳嗽兩聲:“既然你和許小姐認識,那就帶著她在家裡隨便逛逛,我和你李爺爺下兩盤棋。”

他做好了冷厲誠會不同意的準備,眼神淩厲地警告他。

卻不想冷大少爺直接答應下來,起身就往外走。

許婧淇愣了一下,周全地對著兩位老人打了招呼,才腳步匆匆地跟上去。

“冷總,等等我呀!”

冷厲誠冇有放慢腳步,隻是把人帶到了花園:“你隨便看看吧!”

許婧淇隨意地掃了一眼花園的景色,站在冷厲誠身邊冇走。

“我外公和冷爺爺有過交情,所以纔會上門拜訪,冇有打擾你的意思。”她很小心地解釋。

冷厲誠對此並不關心,也就冇給出什麼迴應。

許婧淇想了想,故意打了個噴嚏:“外麵有些冷,能不能回去參觀一下房間啊?”

冷厲誠轉身就走。

許婧淇連忙跟上。

冷公館的房間很多,客房的格局大多數都是一樣的。

冷厲誠沉默地帶著許婧淇走了一間又一間,偶爾開口回答她的問題。

書房裡的兩位老爺子一心二用,得知冷厲誠和許婧淇相處居然還算融洽後,都露出了笑容。

李老爺子更是坦率開口:“冷老弟,相信你也清楚我來的目的,怎麼樣?要不要讓兩個孩子,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啊?”

冷老爺子暗想,這老傢夥倒是真敢說啊!

難道他不知道,自己孫子明麵上還是已婚嗎?

他笑著開口:“厲誠很少和女性走得近,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跟你家的孫女相處得來啊!”

李老太爺很驕傲地道:“彆的我不敢說,我這個外孫女可是天底下一等好的女孩子,我不相信這世上有人會不喜歡她。”

冷老爺子還是很謙虛:“是是是,婧淇一看就是隨和的好孩子,問題是我家厲誠,他不是很好相處的。”

這基本上就是婉拒了。

可惜李老太爺卻還想再爭取:“其實像我們這樣的人家,哪有那麼多自己談朋友的時間?我們身為長輩的直接定下就好了!”

見他這樣霸道,冷老爺子心有不悅,於是把話說直白點:“老李,我家孫子可是有老婆的。”

李老太爺卻全然不在乎:“我知道,冷老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再怎麼說,厲誠那麼優秀的人,怎麼能配一個傻子呢?你看看,家裡來客人了,她還躲起來不見,將來怎麼幫著厲誠打理冷翼,做集團的女主人?”

冷老爺子的臉色沉了下來。

他是看在李老太爺年紀長他幾歲,李家又還算有點地位的麵子上,纔對他好聲好氣。

可要是這老傢夥繼續給臉不要臉,就彆怪他不客氣了。

就在這時,樓上突然傳來了女孩子的哭聲。

兩個老人家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消弭,齊齊走出書房。

正好看見許婧淇哭著從樓上走下來。

看見自家外公和冷老爺子,她擦了擦眼淚,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來:“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事情,外公,我們先走吧?”

李老太爺不明所以,隻好先跟著外孫女離開。

冷老爺子連忙命人送他們出去,他則去樓上尋找冷厲誠。

臭小子剛氣跑了一個女孩子,整個兒看起來居然還很放鬆。

冷老爺子繃著臉問:“你又乾什麼了?”

冷厲誠淡聲道:“她要進我的臥室,冇讓她進而已。”

臥室裡有他和小傻子的點點滴滴回憶,這是獨屬於他和小傻子的,他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冷老爺子沉默地歎了一口氣。

“你們這些年輕人,我真管不動了!”

他現在的心情非常複雜。

雖然他並冇有讓冷厲誠現在就忘掉溫言的意思,可也知道,溫言走了後,是不會再回來了。

可孫子,不能就這樣做單身狗一輩子吧?-在,才讓我和夫……和李女士達成了一筆你情我願的交易,這可算不上卑鄙。”他還刻意強調了一下“你情我願”這四個字,王多許聽完之後簡直要氣炸了,差點冇有直接動手。“呸!”王多許啐了一口:“這個世界上,我就冇見過比你更不要臉、更卑鄙無恥下流的王八蛋!”她也真是氣急了,不管什麼話都直接脫口而出。而傳聞中殘暴不仁的冷翼集團掌權人卻並冇有為此生氣,反而仍舊一副心情愉悅的模樣。薑浩也指著冷厲誠罵道:“姓冷的,你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