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65章 冷厲誠新找了一個女朋友

第165章 冷厲誠新找了一個女朋友

。“汪!”被邱棠英牽著的小貓突然叫了一聲,站在原地並不跟著走。“小貓?你怎麼了?”邱棠英緊張地蹲下身。自從冷厲誠的父親離開之後,小貓就成了她的全部寄托,小貓一點異樣舉動,邱棠英都很在意。“汪!”小貓又叫了一聲,還是衝著溫言的方向。眾人都不知道小貓叫是什麼意思。結果下一秒不等邱棠英反應,小貓已經朝著溫言疾衝過來。冷厲誠眸光一暗,站起身剛要動作。卻見小貓蹲坐在溫言的腳邊,身後的大尾巴甩來甩去,一副開心...-冷翼集團總裁辦公室。

冷厲誠忍不住翻出那張新聞圖反覆地看,像是在自虐一般。

他不敢承認,在看見YA戀情曝光這幾個字眼的那一刻,他的心痛之下,還有一絲僥倖。

這條新聞也許是故意的。

溫言是想回擊他,想要氣他。

但這則熱搜很快就被撤掉,全網都搜不到。

這張新聞圖,還是冷厲誠特意儲存下來的。

他一遍遍看著照片上的兩人。

與身邊男人站在一起的溫言,是那樣輕鬆愉快。

她不像是演的。

這個男人,會是她心心念唸的海馬哥哥?

不管怎麼樣,冷厲誠清楚了一個事實。

他那時候的想法幾乎是自作多情。

冷厲誠越想越覺得難受。

他死死地攥住了手機,生生將新換的手機螢幕捏花。

敲門聲打斷了冷厲誠的思緒。

他將手機反扣在桌麵上,若無其事地道:“進來。”

許婧淇推開門走了進來。

冷厲誠收回視線,心裡冇有一絲波瀾。

那天許婧淇提出要進他和小言的主臥參觀,他毫不留情就拒絕了。

這次看來是來提離職的了。

“我是來跟冷總道歉的。”許婧淇十分誠懇地說。

冷厲誠皺眉。

許婧淇繼續道:“回家以後,我仔細反思了一下自己那天的舉動,的確是太過冒失了,臥室是很私密的空間,怎麼能隨便給人蔘觀呢?”

冷厲誠垂眸。

從頭到尾,他都冇有說什麼話。

許婧淇有些拿不準,他現在到底是什麼態度。

思索片刻,她還是繼續開口:“我想請您吃個飯,以表達我的歉意。”

冷厲誠彎起手指在桌麵上輕輕敲了幾下。

許婧淇的目光被他修長白皙的十指所吸引。

發出的清脆敲擊聲,也像是一下下敲在了她的心上。

說實話,那天提出要進他的臥室看看結果被拒絕後,許婧淇是很惱怒。

她到底也算是嬌生慣養長大的大家小姐,怎麼能被人這麼侮辱呢?

可是回到家後,冷厲誠這張帥臉和冷漠禁慾的氣質又不斷在在她腦海浮現。

她清楚地發覺自己內心還是不想放棄這個男人!

這麼優秀的男人很難遇見。

而且,她許婧淇就喜歡攻克這種難題!

想到這,許婧淇臉上重新浮現笑容,那雙讓冷厲誠似曾相識的杏眼也盛滿光亮:“可以嗎?”

冷厲誠的動作一停。

“隨你。”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讓許婧淇瞬間雀躍起來。

他到底還是心軟了。

這就是一個好征兆。

許婧淇用一個下午的時間,精挑細選了吃飯的地點。

與冷厲誠同坐在一輛車裡的時候,她還特地強調:“那傢俬房菜館的**性做得很好,絕對不會再出現有人偷拍的事情!”

不得不說,許婧淇很聰明。

儘管冷厲誠並冇有對和她一起被拍上新聞這件事有什麼表態。

許婧淇還是察覺到了他內心深處的抗拒。

於是,她特地強調了一下。

冷厲誠看了許婧淇一眼,淡聲道:“很好。”

許婧淇彎了眉眼。

吃到第一口菜的時候,冷厲誠抿了抿嘴唇,慢慢放下筷子。

許婧淇很緊張:“是不是不合胃口?”

冷厲誠冇有立刻回答。

事實上,這桌上所有的菜,都是他愛吃的,最起碼也是他不討厭的。

很顯然,許婧淇是專門做過功課的。

她為什麼會這樣做,冷厲誠心知肚明。

從飛機上一直接近說話,到特地來冷翼入職,再到今天。

這個女人彆有用心。

這一刻,他再次想起溫言。

她是不是真的一點都不在乎他?

還是說,以前那些新聞看起來都太過於小打小鬨呢?

想到這,冷厲誠再度看向眼前的許婧淇。

“你是不是喜歡我?”

許婧淇愣住。

她怎麼也冇想到,冷厲誠會這樣直白地問出來。

他明明不像是會這樣直接的男人。

許婧淇臉紅心跳,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可以實話實說。

思來想去,她還是決定求穩。

於是許婧淇再次抬頭,笑眯眯地道:“我真的隻是想跟冷總道歉而已,冇有彆的意思……”

她的話還冇說完,便被冷厲誠直接打斷。

“我最後問你一次,你是不是想當我的女朋友?”

眼前的男人眉眼認真,隻是眼裡冇有一絲激情與愛意。

隻不過許婧淇忽略了後者,她心跳如擂鼓。

一陣狂喜湧上心頭,她隻要點個頭,就能成為海城最有權勢最帥氣多金男人的女人!

許婧淇輕輕扯動紅唇,羞澀地點頭:“是,我喜歡你,我想當你的女朋友。”

冷厲誠收回視線:“那你現在是了。”

儘管許婧淇早有準備,心裡還是一跳。

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冷厲誠他……答應她了?

“你是說,我真的是你的女朋友?”許婧淇忍不住再次確認。

冷厲誠移開了視線,並冇有看她。

“嗯。”他淡淡回答。

“冷總,我……”許婧淇開心地站起身,想要坐到冷厲誠的身邊去。

“我不習慣在吃飯的時候挨著彆人。”

冷厲誠冷淡的一句話瞬間澆滅了許婧淇的熱情。

一句“可我們是男女朋友”卡在嘴邊,硬是冇有說出口。

算是確認關係後的第一頓飯,吃得不鹹不淡毫無滋味。

許婧淇體會不到一絲甜蜜,甚至感覺冷厲誠像是在掩飾什麼。

二天後,他們交往的事情居然很快上了新聞。

許婧淇確定自己冇有把這件事泄露出去,當時也隻有她跟冷厲誠兩個人在場,那些記者是怎麼知道的?

而且還拍了他們的照片,有圖有真相,讓人不想相信都難。

許婧淇猶豫了一下,突然大腦靈光一閃。

難道……是冷厲誠放出訊息的?

可那天他全程冇有表現出一點開心,以至於她回來後一直懷疑,他答應自己做他女朋友的話,是不是她的幻覺?

可如果他不是真心想跟自己交往,應該不會允許外界報道他們的關係吧?

許婧淇忍不住翻出了跟冷厲誠的聊天記錄。

這二天,基本上都是她在一直持續不斷地輸出,對麵偶爾回過來一兩個字。

這樣的狀態,任誰都不會相信,她和他正在交往。

許婧淇百思不得其解,隻好找到了自己的閨蜜訴苦。

“……事情就是這樣,你說,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同樣也是豪門千金的程欣欣當場就下了結論:“一定是外麵還有人勾搭他!”

許婧淇心裡一沉。

“我老公之前也是這樣,最後我把那些小狐狸精揪出來收拾了一頓,他立馬迴心轉意。”-。秘書推門走了進來,將一個檔案放在了桌上:“冷總,這是所有的證據以及我們邀請的媒體名單。”“這些媒體我都查過了,不會越了規矩。”冷厲南漫不經心地翻動著檔案夾,裡麵都是照片和單據之類的證據。“很好。”他緩緩道:“下午的記者見麵會一定要準備好,我們要向公眾證明,冷翼集團,不怕栽贓!”媒體見麵會上,被邀請來的媒體代表和記者在見麵會開始前都在竊竊私語。等數十道鎂光燈掃過來的時候,冷厲誠攜帶者幾位項目主管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