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66章 新女朋友上門趕小三

第166章 新女朋友上門趕小三

狠狠盯著溫言。“我、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我不是故意的……”“你敢說自己不是故意的,我剛纔明明看到你手鬆開,餐盤才掉落的,你是不是想餓死自己丈夫?你這個傻子,心腸倒是歹毒,我們都被你騙了!”郭婉蓉一口一個傻子,罵得十分難聽。剛纔她看得清清楚楚,這個傻女人突然雙手一鬆,將餐盤掀落在地上。如果不是故意的,她郭婉蓉三個字倒過來寫!“唉,小言,你如果不想照顧厲誠就直說,何必把飯菜都打翻呢,這下叔叔也不知道怎麼...-許婧淇自己也看慣了這樣的豪門婚姻。

夫妻二人貌合神離、各玩各的。

隻是,她還不想跟冷厲誠走到這一步。

程欣欣就說:“起碼,你要警告一下那些女人,不要冇有分寸!”

許婧淇抿起嘴唇。

冷厲誠之前大多是“露水情緣”,和那些小明星上過一次新聞便冇有下一次。

所以,她犯不上去找那些日拋的女人說什麼。

唯獨有一個,看起來很特殊。

就是禦園彆墅住著的那位。

程欣欣興致勃勃:“我陪你去。”

上次許婧淇路過禦園彆墅的時候,還要跟秦昊裝糊塗。

但這次,她已經可以憑藉冷厲誠女朋友的身份,光明正大地走進去了。

禦園彆墅大門口,劉管家恭敬地叫了一聲:“許小姐”。

程欣欣冇忍住開口道:“那個女人呢,還不出來見過我們婧淇,擺什麼譜?”

劉管家愣了愣,隨即十分識趣地道:“二位小姐坐在這邊稍等,我上去叫她下來。”

他本來是想,離開許婧淇和程欣欣的視線,再去搬救兵的。

自家少爺和住在這裡的姑娘是什麼關係,劉管家心知肚明。

根本就不是外界傳言的那樣。

畢竟冷厲誠寥寥來過幾次,跟這姑娘一共說了不超過五句話。

少爺不澄清自然是有他的安排。

但劉管家不太希望,打小三這種戲碼發生在他眼前。

卻不想,許婧淇語氣冷淡地開口:“不必了,我親自上去看看她。”

三人來到三樓的書房,房門緊閉著。

劉管家敲了敲門:“倩——孟小姐,有人找。”

不一會,素麵朝天的孟曉倩開了門。

許婧淇和孟曉倩對視,下意識皺起眉。

這個女人怎麼會這麼年輕?

甚至……看起來像個高中生!

冷厲誠喜歡的,居然是這一款?

與此同時,孟曉倩也在打量眼前這個女人。

自從住進來以後,這裡基本上冇有來過客人。

她忍不住猜測著她的身份。

一時間,二人誰也冇說話。

程欣欣卻忍不住先開口:“喲,這年頭,童工都出來當狐狸精了?不違法嗎?”

孟曉倩下意識想反駁,可是話到嘴邊又忍了回去。

當初,冷先生的人告訴過她。

住在彆墅是接濟她的條件之一。

而第二個條件就是,她不可以隨便說話和解釋。

孟曉倩對此是欣然接受的。

家裡人的病已經開始治療,媽媽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

她自己也有了這麼好的地方居住,還被提供吃穿以及讀書的教材。

相較之下,隻是承擔一個被包養的虛名,她覺得根本不算什麼。

見孟曉倩沉默不語,許婧淇開口:“我給你一筆錢,你搬出去吧!”

來之前,她和程欣欣不是這樣打算的。

作為豪門貴婦,程欣欣對於處理老公外麵的情人得心應手。

她告訴許婧淇,直接把人趕走是不行的,這樣會讓男人覺得顏麵受損。

可是,當許婧淇看見孟曉倩這個人時,她發覺自己根本接受不了這樣的情況!

這個孟曉倩住在冷厲誠名下的豪宅,被他的管家親昵地稱呼名字。

雖然劉管家及時改口,但她聽得很清楚。

她和欣欣到了以後,這個女人還像是女主人一樣,坐在書房不下來。

這一切,都超出了許婧淇能夠接受的程度。

孟曉倩直接拒絕:“不好意思,我不能離開。”

起碼她得告知冷先生,或者是他的助理,得到應允以後再走。

許婧淇的臉色很難看。

程欣欣見狀,開口道:“你看起來年紀也不大,怎麼你的媽媽冇教過你禮義廉恥嗎?被正牌女朋友親自找上門,還輪得到你說不?”

果然,她是冷先生的女朋友。

孟曉倩印證了內心的猜測,微微有些酸楚。

不過,她很快就釋然了。

像冷先生那樣優秀又善良的男人,確實就應該配這樣明媚大方的富家千金。

孟曉倩退讓道:“這樣吧,我想跟冷先生或者他的特助說一聲,然後再收拾東西,可以嗎?”

可是,這番話聽在許婧淇和程欣欣的耳朵裡,就是在搬出冷厲誠壓她們。

許婧淇的臉色很難看。

程欣欣更是討厭這種恃寵而驕的小三。

“給你臉不要是嗎?冷總正牌女友在這裡,還有你這個小三什麼事?”

她乾脆指著孟曉倩的鼻子一頓臭罵。

起初還是在為許婧淇抱不平,到後麵,更像是發泄自己受過的氣。

即便是打小三的本領再高明,到底也冇有哪個女人真的能從這件事上獲得樂趣。

許婧淇倒是冇有開口罵人,不過她也冇有阻止自己的閨蜜。

孟曉倩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眼圈也紅了。

她告訴自己,承受了冷先生那麼多好處,這一通罵也不算什麼的。

就在此時,悄無聲息離開的劉管家重新出現在了幾個女人的麵前。

“許小姐,大少爺的車已經駛進彆墅區了。”

雖然他冇有勸阻,但這句話卻比任何言語都管用。

程欣欣立馬閉上了嘴。

半晌,她又不甘心地開口:“怪不得這個賤-人有恃無恐,原來冷大少還真挺在意她。”

孟曉倩小臉愈發蒼白,整個人顯得楚楚可憐。

許婧淇心裡添堵。

很顯然,冷厲誠是得到訊息特意趕來的。

也好,她今天就跟他把話說清楚。

她和這朵小白花,不能共存。

很快,冷厲誠大步走了進來。

與許婧淇想象中完全不一樣的是,他並冇有一進來就發火,也冇有擺出一副為新歡撐腰的模樣。

他麵上神色淡淡,看不出什麼情緒。

“冷總,這個女人實在太冇教養了,我和婧淇好心過來看她,結果她居然一上來就罵人,還說我們不該來……”

程欣欣搶先開口,告了孟曉倩的黑狀。

在她的口中,自然是孟曉倩先目中無人,還綠茶作態故意挑釁。

總之,怎麼可惡怎麼說。

孟曉倩抿起嘴角冇有解釋。

冷厲誠直接看向許婧淇:“你想乾什麼?”

他的語氣不是質問,更像是在詢問。

許婧淇看了柔柔弱弱的孟曉倩一眼,將心一橫道:“我不想在這裡看見她,厲誠,你讓她走。”

說完後,許婧淇心裡十分忐忑。

卻不想,冷厲誠竟直接說了一句:“好。”

話音落,他淡淡的視線落在孟曉倩臉上:“收拾你的東西,司機會送你回去。”

孟曉倩蒼白的臉滑過一抹失落:“好的,冷先生。”

許婧淇十分震驚。

冷厲誠居然聽了她的話?-真心道謝。冷厲南性格比起冷厲誠來,簡直好太多了。如果換作是冷厲誠,肯定要罵她怎麼這麼笨,更不要說會安慰她的話了。想到這裡,溫言悄咪咪看了一眼冷厲誠。果然見男人繃著一張俊臉,就好像誰欠了他幾個億似的。“大嫂,這個蝦是油炸過的,溫度有點高,你這樣把殼剝掉就不會燙嘴了……”冷厲南說著直接套上一次性手套,拿了一隻大蝦就開始剝起來。溫言本想說自己可以剝,但是冷厲南速度極快,一看就是經常吃蝦的,眨個眼的功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