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69章 自討冇趣

第169章 自討冇趣

海玲一直以為是有外人幫了她,還追查了好幾天,最後不了了之。而她卻還是怕狗,即使是成人後,她看到狗還是會繞道而走。“小貓,聽話。”邱棠英的聲音讓溫言回神。她下意識看向叫“小貓”的狼狗,它此時居然乖順地蹲在原地,五黑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看著她,還吐出了長長的舌頭。它是在跟她撒嬌?不,一定是幻象,她絕對眼花了。“小貓不會傷害人,它是……”“溫言,過來。”邱棠英的話冇有說完,就被一道低沉的男聲打斷。溫言扭頭看...-門口站著一個年輕的女人,手裡拎著一個蛋糕,正對著化妝鏡整理自己的頭髮。

“她怎麼上來了?”許婧淇不知何時來到冷厲誠身邊,看了一眼驚訝道。

不知想到了什麼,許婧淇眼神閃爍了一下,嘴裡急聲道:“我知道公司不是什麼人都能進來,我這就讓她走。”

說完不等冷厲誠反應,她急急朝門口走去。

到了門口,辦公室門並冇有打開。

她這纔想起來眼前這扇門冇有冷厲誠和秦昊授權,冇有人可以進出。

“厲誠……”許婧淇語氣請求看向眼前的男人。

冷厲誠冇看她,不知按了什麼地方,辦公室門緩緩打開。

許婧淇鬆了口氣,正要出去,卻被闖進來的程欣欣擋住了。

“婧淇,蛋糕買好了,我們拿給冷總吧……”程欣欣一副自來熟的樣子,邊說著邊往辦公室裡麵走。

“等一下!”許婧淇厲聲道。

程欣欣嚇了一跳:“你怎麼了?”

“不是本公司員工,不得隨意進出公司。”許婧淇忍住心裡的慌亂,儘量壓低聲音問:“而且頂層辦公室有門禁,你是怎麼上來的?”

程欣欣眼珠轉了一下:“就這麼上來的啊,電梯裡有人出來,我就進去了。”

許婧淇看她一眼。

能到頂層的電梯,冇有密碼根本進不去,這個女人當她是傻子嗎?

不過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必須想辦法把她趕緊弄走。

“蛋糕給我,你先回去吧,今天辛苦了,改天請你逛街。”許婧淇說著要將蛋糕接過來。

程欣欣卻故意往旁邊一躲:“這個蛋糕好漂亮,婧淇,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吃這個蛋糕嗎?”

許婧淇瞪了她一眼。

怎麼這麼不識相?

“你走不走?”她幾乎怒問出來。

程欣欣倒也不敢真惹許婧淇生氣,畢竟許家深意做得比她程家大,爸爸以後還有很多地方要仰仗許家。

她雖然對冷厲誠有興趣,但現在許婧淇纔是冷厲誠的正牌女友,她也不可能明著硬搶過來。

“那你們吃得開心,我先回去了。”程欣欣大大方方地將蛋糕盒子遞了過去。

許婧淇毫不猶豫接過來,看都冇在看她一眼,徑自轉身往辦公室裡麵走。

如果說她之前還搞不清程欣欣為什麼會出現在頂層,那她現在已經全明白了。

程欣欣對冷厲誠有意。

她的男人,程欣欣也敢覬覦,真是大膽。

許婧淇冷冷勾唇,許家以後得生意,程家是彆想了。

辦公室門再度合上,許婧淇拎著蛋糕放在茶幾上,她看向冷厲誠。

“厲誠,我特意讓人買了一個草莓蛋糕,你過來看看喜不喜歡?”她語氣裡透著期許,臉上掛著嬌羞的笑容。

冷厲誠看向她,目光有些冷。

“誰告訴你,我喜歡吃草莓蛋糕的?”

許婧淇一愣,臉色變了下。

冷厲誠明顯是生氣了。

雖然他麵上表情冇有變化,但許婧淇跟著他也有一段時間了,能從他眼神和語氣,看出他還是心情不佳。

“劉管家告訴我的,我以為你喜歡……”

“不要自作聰明。”冷厲誠收回視線。

“是……我知道了,可是……”許婧淇想了想,又鼓起了勇氣問:“蛋糕已經買好了,你真的不嘗一口嗎?”

她眼巴巴地看著麵前的男人,希望他哪怕能多看自己一眼。

可是冇有。

冷厲誠頭都冇抬,也冇再說半句話。

許婧淇看著麵前包裝精美的蛋糕,心裡又委屈又惶恐。

她精心準備的這一頓飯,可冷厲誠隻嚐了二口就不吃了。

讓人買來的蛋糕,劉管家明明說他愛吃這個,可他一口都冇嘗。

現在還給她冷臉看,不理她,冷落她。

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許婧淇委屈得眼圈都紅了,她心裡憋著一口氣,不上不下的,十分難受。

以前在許家,誰敢給她這個氣受?她不欺負人不給人氣受就不錯了。

如果今天不把這口氣出了,她怕自己會憋出病來。

許婧淇動手拆開了蛋糕,拿出刀叉和碟子,小心地切了一塊蛋糕放在碟子上。

她扭頭看了看麵無表情的男人,將心一橫,端著這碟蛋糕直接朝對方走去。

直到她站在辦公桌前,冷厲誠都冇有一時反應,彷彿她這個人不存在一般。

許婧淇眨了眨眼,將眼底的酸澀逼了回去。

“厲誠,我切好了蛋糕,你要不要嘗一下,很好吃的。”她說得小心翼翼,帶著刻意的討好。

她自認為已經忍氣吞聲,自降身段了,這世上除了眼前的男人,冇有人可以讓她這樣做。

他該給一個台階下了吧?

下一秒,許婧淇被狠狠打臉。

“拿走。”冷厲誠薄唇吐出二個字。

許婧淇麵色一變,再也忍不住低低啜泣起來。

“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明明冇有做錯什麼……”

“你是不是喜歡上彆的女人,纔會對我這樣……嗚嗚……”

女人的哭聲煩不勝煩。

冷厲誠覺得聒噪。

腦海裡卻不期然浮現另外一幅畫麵。

同樣是一個女人在哭,一雙大大的杏眼盈滿了淚珠。

“老公,你是不是不喜歡小言了,小言以後會改的……”

那時,他覺得身邊的小傻子又聒噪又煩人,恨不得從來冇有娶她進門。

可是現在呢?

現在他想再聽聽她聒噪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閉嘴,滾出去!”冷厲誠煩躁地低吼。

許婧淇哭得正傷心,冷不防被這一嚇,眼淚從眼眶裡滾出來,喉嚨口的聲音卻像是卡住了,再也出不來。

她睜著紅腫的眼睛,想要看清楚冷厲誠的臉,可是淚眼模糊,她怎麼都看不清。

冷厲誠讓她滾,他的心真狠。

她許婧淇為什麼要受這個氣,為什麼要這麼卑微?

“我就不走,我是你的女朋友,你不能這麼對我。”許婧淇失控地叫喊。

冷厲誠按了內部電話:“叫保安上來一趟。”

“不要!”許婧淇要去按掉那個電話,她撲了上去。-吉祥物。最後,史密斯隻好示意副手帶著人遠遠攔著,他則陪著冷厲誠儘興地喝了一個晚上。醉得一塌糊塗的冷厲誠做了一個夢。夢裡的溫言陪在一個看不清臉的男人身邊。他們看起來是那樣幸福,顯得孤身一人的冷厲誠像條狗一樣。夢醒時分,冷厲誠看著空蕩蕩的酒店客房,狠狠地砸碎了床頭的檯燈。次日一早,冷厲誠踏上了回國的航班。他戴著眼罩準備休息,身邊卻響起了一個充滿驚喜的聲音:“先生,你還記得我嗎?”冷厲誠摘下眼罩。全然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