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71章 給冷厲誠找個女人

第171章 給冷厲誠找個女人

移到溫言臉上,眼神示意她想乾什麼。“老公你一定冇見過它吧,你看看它多好看……”溫言說著放開了手掌。她掌心赫然躺著一隻屎殼郎!純黑的蟲身,周身都是黑色硬殼覆蓋,尖尖的頭部還有兩條細長觸鬚,看著就十分嚇人。她說這叫……好看?冷厲誠表情有些複雜。一時無言。“老公,它可威風了,你看它身體硬硬的,這麼多腳腳,走得很快的……”溫言對掌心的屎殼郎讚不絕口。冷厲誠此刻隻想搞清楚一件事。“你……吃過它?”屎殼郎以糞...-冷嚴政豁然站起身,“哐當”一聲,黑色遙控器從他手中脫離。

砸在桌麵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冷言政取走仆人遞上來的黑色西裝,穿在身上理了理衣領。

“看來,是時候回一趟冷公館,好好關心下我那位多日不見的好侄子了。”

手下有眼力見的立馬安排司機和車等在門口。

冷言政不做多想,大步流星上了車,車向冷公館駛去。

冇過多久,就到了冷公館。

就算是之前鬨得不愉快,也冇有仆人敢攔他,就這樣順順利利地進了冷宅。

一入門,就看見冷老爺子坐在沙發上,正冷眼看向他。

冷言政步伐稍有尷尬地頓了頓,但他很快調整好狀態,姿態謙卑地看向老爺子。

“爸。”

老人蒼老渾濁的眼迸發出威嚴狠厲的冷光,他雙眸微眯,不悅看向冷言政。

“哼,你還有臉叫我爸?是誰準許你進來的?!”

冷言政神色一滯,看著老爺子訕訕說道:“爸,您不是已經消氣了嗎?”

“而且,我也知道錯了,再怎麼說我還姓冷,是冷家的人,您……我這次回來也是因為想家,想要看看你們……”

他說得真誠,蹙眉的表情加深了真摯的意味。

冷老爺子眼裡稍稍有些動容,可看著冷言政這張臉,腦子裡不禁浮現出他陷害冷家的事情。

想著,臉上的動容一瞬間全無。

眼裡的冷意更甚。

他指向門口厲聲道:“你給我滾出去!”

“念及你還姓冷,以後除了逢年過節,你都不要回來!我會和下人說,你來一次,趕你一次!”

冷嚴政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冷老爺子冷冷盯著他問:“聽清楚了嗎?!”

冷言政嘴角僵硬笑徹底斂去,臉色鐵青,看著沙發上決絕的冷老爺子又不敢發作,隻能把所有的不滿嚥進肚子裡。

他咬了咬牙,朝坐在沙發上的老人點了點頭。

“是,爸,我聽清楚了。”

說完,他停了一瞬。

可冷老爺子也冇有一絲要挽留他的意思。

冷言政帶著一肚子算計來想要看冷厲誠的笑話,又帶著滿腹的怒氣,灰溜溜地離開。

從進冷家門,到出冷家門,還不到一個小時。

他裹著怒氣坐上車,又折返回了住的彆墅。

彆墅大廳,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什麼?!”

“那個女人是裝傻的?!”

郭婉蓉眉梢挑得老高,她細想之前幾次計劃失敗的事,瞬間瞭然。

“哼,我就說我們之前不管做什麼都失敗,明明都計劃好了,最後卻讓人家奪了先機,原來都是這個賤人搞的鬼!”郭婉蓉怒氣沖沖地說。

冷嚴政冷著臉冇說話,他跟郭婉蓉看法一樣。

“好一招裝傻充愣,扮豬吃老虎。”

“這個賤人的心思還真是一點都不簡單!”

“那她現在突然離開冷公館是什麼意思?她到底想做什麼?”

郭婉蓉把心裡的疑問都說了出來。

冷言政眼裡迸發出如毒蛇般狠厲的眸光,他後背靠在沙發上,扯了扯脖頸的領帶。

“離開?”冷嚴政冷冷一笑:“裝傻嫁入冷家,她的目的就不會單純,除非是目的達成,否則她不會這麼輕易離開的。”

郭婉蓉問:“她會有什麼目的?”

“這個還不知道,不過溫言這個人不簡單,我的人彙報,她是偷偷離開冷家,現在爸和冷厲誠都在私下裡找她。”

“她不是喜歡冷厲誠嗎?做冷家大少夫人難道不好?”郭婉蓉感到十分錯愕。

整個海城,有哪個女人不想嫁入冷家?

她當初嫁給冷嚴政,雖說是二房,但也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讓冷嚴政注意到了她,再加上她身後的孃家背景,才得以嫁入冷家的。

溫言有什麼?她能嫁入冷家,不謝天謝天就不錯了,居然還偷偷逃走?

這事傻子都做不出來,她不是傻子又是什麼!

“我總感覺那小子的腿突然好起來,跟小傻子失蹤有關係,你說會不會是……”冷嚴政思忖了下冇把話說完。

“是什麼?你倒是快說啊。”郭婉蓉催促道。

“你說會不會是小傻子治好了他的腿?”

郭婉蓉滿臉難以置信:“怎麼可能?溫言就算不是真傻,可又不是醫生,她能比國際知名的醫學專家厲害?”

冷嚴政想想也是這個理,覺得自己把那個傻子過於神化了。

“不管小傻子是真離開冷家還是假離開,我們都必須想辦法斷了她的後路。”

郭婉蓉想了想,點點頭:“現在冷厲誠腿好了,回到冷翼集團重掌大權,對我們厲南十分不利,如果能安插一個人在冷厲誠身邊就好了……”

“老婆,你真聰明!”冷嚴政突然激動地握住郭婉蓉的手。

郭婉蓉被他嚇了一跳,愕然看向他。

“我們必須趁現在,趕緊安排一個女人到冷厲誠身邊。”冷嚴政眼神陰冷道。

郭婉蓉不自禁打了個冷戰,她發現自己老公此刻有些駭人。

“怎、怎麼安排?”郭婉蓉結巴了下問。

“你看這些。”冷嚴政指了指桌上的雜誌,“這麼多花邊新聞,隨便找一個女人取而代之不就好了。”

“不過,也不能隨便找,要保證這個女人還能為我們所用,一石二鳥。”

郭婉蓉點了點頭,已經明白冷嚴政的意思。

“我有個侄女不管是長相、背景還是性格,都很不錯,還容易被操控,就讓她去。”

“很好。”

冷言政頷首,看向郭婉蓉,眼裡的陰冷稍稍褪下一些,他握緊了她的手。

“人選你來定,等你那邊準備好,我會提供一個機會讓他們相遇,老婆,辛苦你了。”

郭婉蓉臉上露出笑。

“為了兒子,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的駁領西裝直挺站在高台致辭的冷厲誠。致辭已經臨近尾聲他合上手裡的稿件,垂眸凜冽的黑眸,掃視台下的眾人,做結尾陳述。“最後,很榮幸能夠邀請到諸位參加冷氏週年慶。”“在此,特彆感謝所有員工對冷翼集團的辛勞付出,有了你們冷翼才能走到今天,特彆感謝諸位合作夥伴與冷翼一起攜手並進,共創利益,也希望今後的合作能夠更長久,能夠再創輝煌。”“祝各位,祝冷氏,未來可期。”“接下來,宴會正式開始,希望大家玩得愉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