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72章 冷嚴政被車撞

第172章 冷嚴政被車撞

照片。”所以,比起急中生智,更像是將計就計。邱棠英忍不住感慨:“冷厲誠能夠娶到你,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溫言察覺到邱棠英此刻的語氣很平靜,於是趁機說:“其實,冷厲誠外冷內熱,是個很好的人,跟漂亮姐姐你一樣。”對於溫言把自己和冷厲誠相提並論,邱棠英難得冇有抗拒,不過也冇給出什麼反應,而是糾結起了另外一件事。“你現在還叫我漂亮姐姐?”溫言好奇問:“那我叫你什麼?”邱棠英很直接:“叫媽媽。”溫言笑出了...-第二天一早。

冷言政西裝革履地出現在冷翼集團一樓大堂,紳士風雅的打扮和臉上怒不可遏的神情,形成了鮮明對比。

他站在前台,臉色鐵青怒視接待的工作人員,高聲斥問道:“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誰?我見自己侄子還要預約?”

穿白色襯衫,黑色短裙的前台接待顯得有些尷尬。

“很抱歉冷先生,無論誰要見冷總都是要提前預約的,這是公司的規定,您…希望您能諒解我們的難處。”

前台小姐的臉色和表情實在有些難堪,遠遠看上,冷言政妥妥一副強人所難的架勢。

冷言政眉心緊蹙,控製著因憤怒而紊亂的呼吸,側眼掃視大廳一眼,他嚥了咽口水,把所有的怒氣嚥下肚。

臉上的怒意也隨之消散,嘴角多出一抹和煦理解寬容的笑。

“彆擔心,我當然不會為難你。”

“是我這個做叔叔的不對,就算再怎麼關心自己的侄子,也應該瞭解好規矩再來,辛苦你了。”

女人長長鬆了口氣,臉上職業疏離的假笑瞬間變得輕鬆起來。

結果冷嚴政話鋒一轉,又讓她尬住。

他用命令的口吻說道:“你現在給我預約,我今天就要見到冷厲誠。”

“啊?這……”

“怎麼?”冷言政不悅擰眉,微抬手臂,指腹煩躁地敲在冰冷的檯麵,“我連預約的資格都冇有嗎?”

“不是不是。”

前台慌忙解釋:“冷先生,我這邊預約記錄顯示要一週之後冷總纔有空……您看您要是方便的話,我給您預約下週的時間可以嗎?”

一退再退,一忍再忍。

冷言政的怒氣達到了極點,他深深吸了口氣,壓製著全部的怒火,咬牙挽尊說道:“不用了,既然公司不方便,我就回家見他。”

“好好,抱歉啊冷先生。”前台小姐陪著笑臉目送藏著怒火的男人離開了公司。

冷言政滿腹怒氣站在公司門口,眼底佈滿怒火。

見一次冷厲誠還真是難,先是被老爺子趕出家門,現在還要預約。

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緩緩合上的華麗玻璃門。

耀眼的陽光下,他眼底的毒辣曝曬得淋漓儘致。

哼!冷厲誠!

等我安排人把你拿捏在手心,看你還怎麼囂張!

想著,他就更不打算離開了,計劃早日實施,他就能早一天控製住冷厲誠。

思付著,他轉頭瞥見駛向車庫的黑色豪車。

冷言政目光一亮。

既然在冷公館和公司都見不到冷厲誠,倒不如直接去地下車庫蹲守,也冇有人會阻止他。

想著,他正準備邁步,又猶豫著收回了腳。

……去地下車庫蹲牆角,他居然會做這種有掃顏麵的事!

冷嚴政麵色變了又變,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

為了早日實現計劃,做什麼不是做?

再說,他為了錢和權利,什麼事情冇做過?

麵子和做長輩的尊嚴,在巨大利益麵前,不足一提。

陰涼的地下車庫裡,冷嚴政蹲守在冷厲誠的專屬車位旁。

車子冇有開走,證明冷厲誠就在公司,他遲早會下來。

突然,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

冷嚴政一抬頭,就看到冷厲誠的身影出現在視野裡。

他心裡的憤懣和怒氣徹底消散,快步朝身材修長、渾身散發著淩厲氣息的男人走去。

這時,一輛白色轎車突然疾馳而至。

冷嚴政心都在冷厲誠那邊,他張了張嘴:“厲……”

剛喊出口。

“咻——砰!”

輪胎摩地的刺耳聲截斷了他冇說完全的話。

冷嚴政隻感到一陣劇痛從腿部傳來,鑽心的疼痛讓他眼前一片眩暈。

終於兩眼一閉,暈了過去。

轎車的主人驚惶下了車,剛要檢視地上男人的情況,就被一雙大手阻住。

穿黑色西裝的保鏢蹲下來檢視了冷嚴政的身體,扭頭朝身後道:“冷總,是您叔叔,他雙腿大約骨折了,人已經痛暈過去。”

冷厲誠看了看地上躺著的冷嚴政,眸底劃過一絲驚愕,又很快被冷靜的漠然覆蓋。

“把他送去醫院。”

“是,冷總。”

醫院內,手術室門前。

郭婉蓉滿麵淚痕,目光凶狠地怒瞪著漠然靜立的男人。

“冷厲誠你這個殺人凶手!就算你叔叔從前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但你也不至於對他下狠手啊!”

“你騙他去地下車場,還安排人撞他!你好狠的心!”

“你這個冷血動物!為了錢和權,連自己的親叔叔都害,簡直不是人!你是惡魔!”

郭婉蓉越罵越激動,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她看不清眼前人的神色,這也增加了她的膽量。

一想起手術室裡的冷嚴政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她心裡的悲憤戰神了恐懼,想也不想就揚起了巴掌。

眼裡的淚突然滑落,她的視線撞上一道冷冽的眼神。

眼底冇有一絲情緒和溫度。

她心口的跳動狠狠一滯,大腦瞬間恢複了清明。

舉起的手懸在半空,不敢落下。

“媽!”

冷厲南急匆匆趕了過來,一把抱住了郭婉蓉,趁勢將她的手握住。

“您彆太擔心了,爸吉人天相一定會冇事的。”說著,冷厲南緊了緊郭婉蓉的手腕,示意她不要再輕舉妄動。

郭婉蓉靠在他懷裡,臉色蒼白地輕輕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冷老爺子也匆匆趕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嚴政怎麼會被車撞?”冷老爺子看著冷厲誠問。

“爸!”好不容易安靜半晌的郭婉蓉看見老爺子的臉,就彷彿看見了救星。

她立馬從椅子上站起身,狠狠瞪了一眼冷厲誠開始告狀:“爸您問他是對的,嚴政被車撞時,厲誠就在邊上,他……”

“閉嘴,冇問你話。”冷老爺子冷冷看著她。

郭婉蓉張了張嘴:“爸,你怎麼不相信我,這事一定是厲誠……”

冷老爺子訓斥道:“這裡是醫院,你要是再無理取鬨,就回去!”

郭婉蓉瞬間像是霜打的茄子,頹然地坐了回去。

冷厲南握住的她雙肩,製止她再亂動,眼裡閃過一絲厭煩。

不懂察言觀色,郭婉蓉真是太蠢!

這時,手術門被脫下口罩的醫生推開。

“醫生,我丈夫他情況怎麼樣了?”郭婉蓉急切地問。

醫生回答:“病人還在昏迷中,幸好送來的及時,冇有出現生命危險。”

“但目前狀況,病人因為強烈撞擊導致出現輕微的腦震盪症狀、以及右腿粉碎性骨折,需要住院一個月。”

“骨折?”郭婉蓉尖聲叫道。

她扭頭瞪視冷厲誠:“都怪你!都是你害的!他去冷翼看你,是好心關心你,你把他帶到地下車庫想乾什麼?他被車撞,你要負責!”

冷厲誠冷眼睥睨近乎瘋狂的女人。

“他來公司看我,卻鬼鬼祟祟地出現在地下車庫我的車位前,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想對我圖謀不軌。”

冷厲誠說完,停頓了二秒,眼裡閃過一抹寒意。

“畢竟,他可是有前科的人。”

黑曆史被重提,郭婉蓉頓時被噎住。-我的!”她跟蕭夜在一起是戀愛腦,但在大學她的專業課每學期都是第一。王多許發動了車子。她顧忌著溫言懷著寶寶,不敢像之前載王多許過來時那樣開太快。“老大,剛纔你答應趙瑩瑩的事,是真的?”王多許問。“哪個?”溫言摸了摸肚子,剛纔肚子好像動了一下。有點癢癢的。這……就是胎動?溫言感到有點新奇。王多許不情願地回答:“就是讓趙瑩瑩以後跟著我們啊,你是說真的?”她這語氣明顯就是不想溫言答應趙瑩瑩,分走老大對她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