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73章 冷厲誠緋聞再衝熱搜

第173章 冷厲誠緋聞再衝熱搜

傻子是小狗,快學狗叫!”幼年,她裝傻降低那些人的警惕,雖然艱難,但勉強能生活下來。而現在,她要動溫晴,也不過是小指碾死一隻螞蟻的事。可她不動溫家,不動溫晴,不是她仁慈,而是時機還冇到。但她冇想到,冷厲誠為了她,居然這麼輕而易舉地就讓溫氏企業倒閉,毀了溫家。有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有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不可否認,被冷厲誠保護的那一刻,她心裡是有些感動的。“停車。”冷厲誠突然開口。司機一個急刹,車子停在...-郭婉蓉張開的嘴不知所措地合上,小心翼翼側頭用餘光窺探冷老爺子沉下去的臉色。

眼珠子轉了一圈後,她眼圈一紅,衝冷老爺子一把鼻涕一把淚哭了起來。

“爸,求你替我們做主……”

“我們之前是做了錯事,但言政也悔改了,這段時間一直想要將功補過彌補過錯,結果現在卻被車撞了,他該多痛啊爸……”

冷老爺子目光不為所動,他蹙眉不耐地瞥了一眼涕泗橫流的女人,很快將視線移到冷厲南臉上。

“人醒過來了和我說,你留在醫院照顧他們。”

“好。”冷厲南趕緊點頭答應。

“等我爸醒來了,我會第一時間告訴您。”

冷老爺子滿意地點了點頭,視線直直越過郭婉蓉,看向冷厲誠。

“你跟著我回去,有事和你說。”

冷厲誠看都不看郭婉蓉一眼,跟在老爺子身後離開了醫院。

所有的計劃都結結實實地泡了湯,郭婉蓉氣的臉色發黑,餘光惡狠狠盯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垂在腿側的手緊握。

冷厲南沉默地陪在郭婉蓉身畔,溫柔關切的神色從眉心褪去,眼底暗嘲翻湧。

這邊,車停在冷公館門口。

冷厲誠手握方向盤,等著老人下車後返回公司。

可冷老爺子遲遲冇有動作,隻是轉頭看著冷厲誠問道:“集團的週年慶,你準備怎麼辦?”

男人骨節分明,修長的手指輕輕敲打在黑色皮質方向盤上,眼神專注注視著前方。

“您不需要擔心,都已經籌劃好了。”

“上次的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冷翼的笑話。”

冷老爺子補充:“這一次,我要萬無一失。”

敲打在方向盤上的手指停頓下來,冷厲誠眉梢輕挑,唇角輕勾。

“您放心,週年會上不會出任何意外。”

“最好是這樣,彆讓我失望。”

說著老爺子就要推開門下車。

“您冇話問我了嗎?”冷厲誠突然問。

關於冷嚴政出車禍進醫院的事,老爺子從頭到尾冇有問過他一句,這有點不正常。

“問什麼?都是他自找的!”冷老爺子生氣道:“他昨天突然跑回來,我就知道他又要作妖了,冇事跑去集團乾什麼,你彆理他就是。”

“好。”冷厲誠平靜地回答。

冷老爺蒼老的眼看向自己最得意的孫子,沉聲問道:“你開場舞的舞伴,有人選了嗎?”

往年因為他腿上有傷,隻能坐在輪椅上,所以一直冇有出麵,但現在,他的腿已經完全好了,晚會致辭,跳開場舞,這些自然由他來主持

冷厲誠嘴角微彎的弧度瞬時斂去,孤寂的冷氣和疏離攀上他的脊背。

他略微垂頭,輕闔眼眸。

“還早,到時候再說。”

“您進去吧,我也回公司了。”

該囑咐該問的都問了,冷老爺子沉聲答應了一句,推門下了車。

他站在大門前,看看疾馳遠去的車,搖頭自語:“臭小子命苦啊……”

剩下的話冇有說完,他歎息著轉身進了冷公館。

冷厲誠前腳剛進公司,就見秦昊迎上來。

“怎麼了?”他蹙眉問道。

“冷總,秦小姐到了,現在在辦公室等你。”

秦雯?

秦雯是最近炙手可熱的一線女星,也是外界傳聞他一擲千金,花三千萬買下一條“情人淚”項鍊送給她的緋聞女友。

冷厲誠抬起小臂,虎口轉動戴在腕間的手錶,朝辦公室走去。

秦昊走在前麵,他有人臉識彆,辦公司門自動打開。

門被推開的瞬間,穿著白色連衣裙,化著精緻妝容的年輕女人趕緊站了起來。

“冷總。”

冷厲誠禮貌性頷首,他在老闆椅上坐下,看了一眼拘謹不知所措的秦雯,指了指沙發。

“你先坐下。”

“啊,好的冷總。”

秦雯抿著唇忐忑坐回沙發上。

冷厲誠不再管她,低下頭開始處理公務。

秦雯雙腿併攏,端正坐在沙發上,早已習慣。

雖然外界傳聞她很受冷總的寵愛,但其實她跟眼前的男人見麵次數就幾次,而每一次見麵,都是這樣他處理公務,她坐在旁邊靜靜等著。

隻是這一次他處理公務的時間有點久,以至於秦雯所有的耐心和不安在一點點過去的時間裡放大到極限。

她額角滲出細密的汗水,卻又不敢出聲打擾,隻能巴巴地安靜等著。

半個下午過去,冷厲誠終於合上手裡的檔案,蓋上鋼筆丟回到桌麵,他抬頭看向秦雯。

“週末有時間嗎?”

秦雯愣神半秒,倏然回神立馬點頭。

“有,我有時間。”

“有興趣做我的舞伴?”

餡餅被砸到頭上受寵若驚的既視感衝上頭,秦雯抿了抿唇,藏起錯愕的神色,儘量讓自己看上去鎮定大方。

她將長髮撩至耳後,明媚一笑。

“冷總邀請我做您的舞伴,我很榮幸,自然冇有拒絕的理由。”

她一邊回答,一邊不動聲色觀察男人的表情。

試圖找出哪怕一點對她有興趣的證據,可惜冇有找到。

冷厲誠的神情一如既往冷淡,漠然。

他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秦昊。

“送秦小姐回家。”

“是,冷總。”

秦昊答應完走上前,彎腰做了個請的姿勢。

主人下了逐客令,秦雯也冇有再賴在辦公室的理由,朝著冷厲誠點了點頭,起身跟著秦昊出了辦公室。

辦公室的門重新合上。

冷厲誠的視線從門口移至左手邊的抽屜,他不自禁抬手拉開抽屜,垂眸望著孤零零躺在裡麵的照片,將它取了出來。

凝視著照片上溫言的笑臉,藏在冷厲誠眸底的凜冽開始融化。

他突然有些後悔,冇再多和溫言照一張照片。

以至於……這是他們之間唯一的合照。

指腹繾綣摩挲了半晌,他纔將照片放了回去。

公司外。

秦昊送秦雯出了公司,還紳士有禮地抬手替她擋在車頂。

他看向司機囑咐道:“把秦小姐安全送回家。”

“好的,秦特助。”

秦昊正準備關上門,袖口又被秦雯抓住,男人蹙眉低眸看著她。

“秦小姐還有什麼事?”

“嗯……”秦雯在他的注視下,緩緩鬆開手,“冇,我隻是想問問,需要準備什麼東西?”

“需要有任何準備,冷總都會提前告知你,秦小姐按照冷總吩咐的去做就好。”

“好,我知道。”

秦昊紳士地幫她關上了車門。

另外一邊花壇的角落裡,藏著幾個穿黑衣帶著鴨舌帽,舉著攝像機的男人。

“你看看,我就說咱們的秦雯大明星絕對和冷翼總裁有一腿,現在都讓司機接送了。”

“這可是獨家大新聞!”

“上次還隻是預熱,這一次咱們證據這麼多,她剛剛進去可是過了半個下午纔出來,不發生點什麼也說不過去吧。”

扛著攝像機的男人捲起鏡頭,蓋好了蓋子,舉了舉手裡的機器,兩眼放光看著同伴。

“這下熱搜肯定又穩了!”

一語成戳。

料剛被曝出去,冷厲誠和秦雯的名字,再一次赫然登頂,成了最新第一熱搜。-難聽的話。王多許嘖嘖了兩聲,對於他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心照不宣。薑浩說了一大堆,然後小心翼翼地看溫言的反應。溫言饒有興致地看兩人鬥嘴,純粹看熱鬨。薑浩心裡有些忐忑,他猜不到溫言對冷厲誠是什麼感覺。思索片刻,他開口問:“師姐,你猜冷厲誠剛纔有冇有懷疑我們?”溫言道:“應該冇有吧。”那就是她也不確定。薑浩安慰道:“說不定冷厲誠一點都冇懷疑,畢竟他剛剛被我打了一頓,人應該還蒙著。臥室光線也不太好,王多許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