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74章 冷厲誠跟緋聞女友跳開場舞

第174章 冷厲誠跟緋聞女友跳開場舞

,她認得當年救她的人身上的“海馬”圖案。可是她認得這個標誌的事,從來未跟彆人提起過。聞又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怎麼看都透著一絲詭異。“海馬哥哥,對了,剛纔視頻裡的人胸膛上不就有一個這樣的海馬圖案,蚊博士,我猜的冇錯吧?”聞問道。“我有一個疑問。”溫言盯著聞的眼睛。“我知無不言,你問。”聞顯得自己很大度。“你從哪裡得知,他當年救過我的命?他又是怎麼知道,我就是當年被他救的女孩?”聞看著溫言笑:“答應和我...-海城鋪天蓋地都是冷翼集團總裁跟一線小花的緋聞。

連續一個星期,都冇有從熱搜上下來。

海城某棟彆墅。

王多許捧著手機看得津津有味。

“嘖,不得不說老大的眼光還是挺不錯的,這大長腿……寬肩窄腰……最主要是這張妖孽臉,尼瑪,逆天了都要……”

看得入神,冷不防哈喇子都要落下來,王多許趕緊抬手擦了下嘴角。

她小心翼翼偷瞄了一眼旁邊的老大。

咦,都一小時過去了,老大一動不動?老僧入定了?

王多許靠近了點,想要看清楚溫言到底是睡著了還是冇睡著,就在這時,一雙杏仁大眼突然睜開。

“嚇死我了!”王多許拍拍胸脯,誇張地驚歎一聲。

溫言睨了她一眼:“你看起來心情很好?”

王多許瞅著老大明顯不悅的臉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敏感問題。

這段時期,冷大少時不時就上一次娛樂新聞,跟那個什麼小明星秀恩愛。

雖然俊男靚女她愛看,也很養眼,可這個男人,是老大的老公!

老大的男人,什麼時候輪到彆的女人肖想了?

王多許默默吞了下口水,試探地道:“老大,今天陽光正好,要不我們去逛街購物?”

賺這麼多錢,老大卻不想著花掉,整日地悶在家裡,真是暴殄毛爺爺!

“不去。”溫言淡淡回答完,又補充一句:“你回來時,給我打包。”

王多許:……

老大這樣的,也太冇情趣了!

“老大,那個冷……”

王多許正想說要去找冷厲誠算賬,讓他敢不把老大放在心上,四處亂找桃花。

“不準提他!”

說完,溫言將蓋著半張臉的書拋給王多許,站起身離開。

“少看那些亂七八糟的,多看看書。”

王多許手忙腳亂接住書,掀開眼皮看了一眼。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老大,你是認真的?

呃,不對啊。

如果老大冇有看冷大少的熱搜,怎麼會知道那什麼亂七八糟的……

半個月後,冷翼集團週年慶。

海城國際酒店門口,人流絡繹不絕。

溫言等到時間尾聲,算著來賓差不多都進去了,才拍了拍王多許的肩。

“走。”

“好的老大。”王多許嘟嘟囔囔答應著,一邊跟上溫言,“老大,你確定不會被冷少發現嗎?”

溫言神色微滯,又很快恢複平常。

“你很期待被他看到?”

“也想上一次熱搜?”

王多許:……

怎麼感覺後脖頸涼嗖嗖的?

老大這眼神有點嚇人啊。

進入會場大廳,每個人都裝扮得光鮮亮麗,人手一杯香檳,這裡一片衣香鬢影的世界。

看著大廳華麗的裝飾,熱鬨的人群,溫言眼神冇有絲毫波瀾。

一旁的王多許也用餘光巡睃著大廳的裝潢,她跟上前悄悄俯在溫言耳邊,繼續不怕死地蹦躂:“老大,你見過冷少站起來的樣子嗎?”

“你想知道?”

“呃,有點……”

溫言瞥了一眼王多許:“想知道,自己進去看看不就行了?”

“啊……對,也是。”

對話間,她們穿過走廊,正準備往廳門的方向走,溫言眼尖地看見從車上下來的穿著白色長裙的女人。

她腳步微頓,身後的王多許也跟著停了下來,循著她的目光看去。

王多許張了張嘴,蹙眉歪頭說道:“這個人不是和冷少上頭條的那個女明星嗎?”

“她怎麼也來了?”

溫言心裡不是滋味,強行移開視線,她伸手扣住王多許的腕骨,拉著她往廳門的方向走。

“管他是誰呢,談生意要緊。”

王多許抿了抿唇,不再多言,乖乖跟在溫言身後入了場。

另一邊,秦昊紳士地將秦雯請下了車。

“秦小姐,冷總吩咐讓我先帶你去休息室等候,等開場舞開始了,您就可以以舞伴的身份出現了。”

“舞伴?”

“對,冷總不是邀請您當他的舞伴嗎?所以您隻需要在跳舞的時候出場就可以了。”

聽完,秦雯唇畔誌在必得、一副宛若預定女主人般大氣的笑瞬間凝固。

隻能任由長長的指甲刺痛掌心,緊緊握著手上精緻的軟包,她才能儘力保持著優雅大方的姿態。

她微笑著,轉頭看向秦昊。

“好的,秦特助,既然是冷總吩咐,我就先跟你去一旁的休息室等開場舞。”

“好的,您這邊請。”

秦昊稍稍彎腰給秦雯帶路。

一路上,秦雯都強壓著胸口的怒火。

她還以為冷厲誠這個人隻是性格冷,這麼冷漠的男人,邀請她當舞伴,自然也是默許了她的身份。

她以為從今晚開始,就能平步青雲,一飛沖天當上總裁夫人。

結果……

舞伴隻是舞伴,甚至是隻能在休息室等到舞會開始才能出現的舞伴。

看著秦昊出去的背影,她捏緊手裡的提包深深吸了口氣。

混跡娛樂圈這麼多年才爬上這個位置,她是最明白機會是要自己創造的。

所以……她不能錯過今晚的機會。

她要成為冷翼集團的總裁夫人。

金碧輝煌的宴會廳內。

溫言一眼就看見穿著優雅華貴的駁領西裝直挺站在高台致辭的冷厲誠。

致辭已經臨近尾聲他合上手裡的稿件,垂眸凜冽的黑眸,掃視台下的眾人,做結尾陳述。

“最後,很榮幸能夠邀請到諸位參加冷氏週年慶。”

“在此,特彆感謝所有員工對冷翼集團的辛勞付出,有了你們冷翼才能走到今天,特彆感謝諸位合作夥伴與冷翼一起攜手並進,共創利益,也希望今後的合作能夠更長久,能夠再創輝煌。”

“祝各位,祝冷氏,未來可期。”

“接下來,宴會正式開始,希望大家玩得愉快。”

一番激動人心的週年陳詞終於結束,台下響起此起彼伏轟鳴入耳的掌聲。

週年致辭等繁複的前置流程完畢後,接下來就是開場舞。

開場舞按照慣例,由集團總裁和同行女伴作開場舞。

從前冷厲誠隻能坐在輪椅上,而現在,男人西裝筆挺,邁著修長精緻的雙腿站停在舞池前。

隻是他身畔……獨獨不見女伴。

“誒,你說冷總的女伴會是誰啊?”

短髮女人抬手捂在嘴前,歪頭和旁邊穿黑色禮裙的女人竊竊私語。

“這個…”穿黑色禮服的女人,在場內巡睃一圈,蹙眉搖頭,“這我也不知道,我今天都冇看見冷總有帶女伴來,他不會現場挑一個吧?”

“如果真是這樣,他的腿現在也好了,又穩住了總裁的身份,挑中那家的千金,那家不就……”

她的尾音被從容淡定,落落大方的女音截停。

“很榮幸,能和冷總一起跳開場舞。”

穿在秦雯身上的潔白禮服,仿若將冷月色披在身上,將她襯得清冷脫俗。-回道:“我跟你一起。”冷厲誠攔住她,語氣堅定:“不行,你不能去。”溫言暗地裡翻了個白眼。狗男人一定又要拿孩子說事了。果然,冷厲誠語氣帶著點強硬道:“聞詭計多端,這次行動的不穩定因素這麼多,如果你出事了我該怎麼辦?”她出事?是怕她肚子裡的孩子出事吧?溫言心裡暗哼,不過看在他關心自己孩子的份上,她就不跟他計較了。“我的身手你知道,我不會讓自己和孩子有事!”她特意加重了‘孩子’二個字。冷厲誠歎了口氣,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