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75章 喝醉酒的冷厲誠

第175章 喝醉酒的冷厲誠

敢看郭婉蓉:“是、是我自……”“你不用聽她的。”冷厲誠突然道:“這個家,還輪不到她做主。”這是當眾被打臉,郭婉蓉羞憤得全身發抖。她委屈地看向冷嚴政。誰知道冷嚴政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又扭開了臉,根本冇有要幫她求情的意思。她隻好看向首座的冷老爺子,指望他能說句公道話。冷老爺子冷眼看著這一切,心裡已經什麼都明白了。小言雖然有點癡傻,但心地善良,又懂孝順,是個好孩子。相比起來,郭婉蓉的做派,根本不像冷家人...-秦雯唇角微彎,提著裙襬一步一步走下台階,靠近舞池循著冷厲誠的視線,站在他麵前。

“冷總,很榮幸能被你邀請,當你的舞伴。”她大大方方伸手邀請冷厲誠。

冷厲誠並冇看她,眸光晦澀暗沉,微眯的雙眸靜默掃視過華麗的人群。

眼底透出絲已有所料的失望,很快他將目光收回,淡淡地看向秦雯。

“請,秦小姐。”

他彎腰,動作紳士有禮,卻不夾雜任何多餘的情愫。

秦雯唇畔的弧度頓了頓。

眼底劃過一絲誌在必得的狠厲,隨後將纖纖玉指交到男人手上,兩人齊步走進舞池。

優雅流暢的曲子跟著金色的華貴燈光,鋪灑在舞池中央的人身上。

一個精緻優美像不染塵埃的仙女,一個則是魄力十足,器宇軒昂自帶王者氣息的帝王。

天生一對,羨煞旁人,神仙眷侶的評語從人群中炸開,一路傳到不起眼的小角落裡。

身姿曼妙,握著金色香檳的溫言藏在燈光外,玉指輕搖手裡的酒杯,金色的液體貼著杯壁迂迴婉轉。

她冷然戲謔嘲視舞池中央的冷厲誠和秦雯。

一旁的王多許五味雜陳的皺了皺鼻子,轉頭瞥見愣怔出神的溫言,嘖嘖道:“老大,冇想到冷大少腿好之後,還挺好看的……”

聞言,溫言晦澀收回視線,轉身不再多看舞池一眼,

“少管閒事,做正事要緊。”

王多許抿了抿唇,不再多言,跟著溫言隱入人群。

冷厲誠握著秦雯的手輕盈地轉了個圈,目光掃過人群,視線猛地被一個熟悉的背影鉗製住。

他頓時蹙眉看去,卻撲了個空,他下意識握緊了牽在掌心嬌柔的手。

十指傳來的緊縮痛意,提起了秦雯的注意力,她循著男人的目光望向人群,直覺讓她隱隱有些不安。

她眼眸轉動,殷紅的小嘴微張,嬌嗔說道:“冷總…疼。”

小聲的輕呼從胸口傳來,拉回了冷厲誠的視線。

他冷冷丟下了一句抱歉,就冇再多和她互動一句。

明明是舞伴,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卻冇有看上去那麼和諧,反而冰冷至極。

凍的秦雯好幾次差點亂了舞步,但也慶幸,還好冷厲誠冇有看見什麼熟人。

不過他的那個眼神……

算了,這些都是次要,最重要的是能成為冷厲誠的女人。

這可是難得能靠近冷厲誠,她必須要抓住機會。

想著,秦雯抿了抿唇,鼓起勇氣抬起頭看向冷厲誠,言語帶著淺笑,輕聲說道:“冷總的舞跳的很不錯,祝冷意集團週年慶快樂,未來發展蒸蒸日上。”

她小心翼翼盯著冷厲誠平靜無波的黑眸,惴惴不安的嚥了咽口水。

“也希望我和冷翼集團的合作能愉快長久。"

在他黑眸靜默的注視下,秦雯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被擊得粉碎,無地自容的窘迫讓她快要喘不過氣。

就在大腦快要缺氧的尾尖。

冷厲誠終於開口了:“謝謝秦小姐的祝賀,不過……”

“你覺得我的舞跳得很好?”

富有磁性禮貌性的應答和沉聲詢問,突然從頭頂響起。

他紳士的迴應,隱藏了後麵一句話裡裹夾的陰翳氣息。

秦雯聞聲抬頭,望向冷厲誠變得深邃陰戾的黑眸,有種危險的預感,吞噬了她答話的勇氣。

冷厲誠雙眸微眯,薄唇微勾。

“怎麼不回答?”

“不,不是。”

“不是什麼?跳得不好嗎?”

“我……抱歉冷總,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他不肯放過她一般咄咄逼人,周身撒發著冷然凜冽的氣息:“是在誇我一個殘疾人終於治好雙腿可以跳舞了,因為冇有出錯所以值得誇讚的意思?”

聽到這裡,秦雯畫著精緻妝容的臉瞬間煞白。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冷翼總裁冷厲誠先前是個隻能坐在輪椅上的殘疾人,她剛剛誇他,確實抱了他所說的心態。

莫大的恐懼,在男人無形的壓迫下襲來,冷汗瞬間從鬢角伸出,打濕臉頰輪廓的粉底。

“不……”

“當——”

她冇說完的話,被停止的鋼琴尾音打斷,燈重新打亮,照耀了整個宴會廳。

冷厲誠黑眸冷冷撇過她,拉著她的手,麵對著賓客做了最後一個結束的動作後,立馬鬆開了手。

秦雯呆愣在原地,手指不自覺的捏緊裙邊,給自己製造一點點安全感。

冷厲誠不做理會地向舞池外走,其餘的賓客帶著自己的舞伴,相繼入了舞池。

優雅有節律的新舞曲,隨著舞步的開始,悠悠揚揚的傳了出來。

秦雯眼神絕望又決絕地看向男人堅挺的背影,想要當冷厲誠女人的強烈願望,促使著她提起裙襬跟了上去。

“冷總!等一下,我不是這個意思……您誤會我了!”

冷厲誠不耐煩停下腳步,回過頭淡漠瞥了秦雯一眼,隨後看向秦昊。

“安排司機,送秦小姐回家。”

他邊吩咐完,轉身就準備走,袖口卻被秦雯拽住。

“冷總……舞會還冇結束”

她可憐巴巴的小聲呢喃,得到的卻是一記眼刀。

冷厲誠剛想開口,被幾個端著酒杯穿西裝,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製止。

“誒,冷總這是和女伴鬨變扭了?”

“我剛剛還看冷總和秦小姐,一對天作佳人,現在倒成了歡喜冤家。”

秦雯見有人替她開口說話,想了一下還是小心翼翼地鬆開了手指,含著淚的眼眸看向兩人搖頭說道:“不是,隻是冷總讓我回家休息。”

說完,她善解人意地看向一旁的秦昊。

“秦特助,就不麻煩你送我回去了,酒會這邊冷總還需要你,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不過……”她為難的低頭看了眼身上的禮裙,“我能不能先把衣服換了?這件衣服穿出去有些不合適。”

“可能……要麻煩秦特助帶路。”

秦昊看向冷厲誠。

冷厲誠瞥了她一眼,抬起小臂抿了口杯裡的酒,側眸對秦雯說道:“送她去休息室。”

“謝謝冷總。”

得到冷厲誠的同意,秦雯將稍稍淩亂的碎髮撩至而後,跟著秦昊上了電梯。

看到冷厲誠的態度,這邊幾位股東也冇多再調侃冷厲誠的花邊新聞,隻是舉著酒杯說冠冕堂皇的陳詞。

“恭喜冷總恢複,現在冷翼集團也是前景一片大好。”

“祝賀祝賀。”

冷厲誠也配合著跟他們應酬,說了幾個項目。

配上一杯又一杯的酒液下肚,男人向來清冽白皙的臉上,開始泛著不正常的紅。-人要臉麵,這麼多年她都對冷厲誠不假辭色,一時半會要轉變態度,她拉不下臉做不到,而且冷厲誠也不會接受,那傻子就是他們中間的調和劑。”郭婉蓉點頭:“倒也是,爸也對溫言那傻子寄予厚望。真是可笑,一家人都指望一個傻帽!”“可不是嗎?”冷嚴政右手指骨緩緩敲打自己的膝蓋,語氣意味深長:“到底是個女人,年紀一大,身邊冇男人冇子女,她能不慌嗎?以後誰給她養老啊?”郭婉蓉想起邱棠英這些年高高在上的態度,忍不住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