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76章 她老大萬裡挑一的好

第176章 她老大萬裡挑一的好

爸爸。“爸,媽媽就算做錯什麼事,你罵一下就好了,為什麼要下這麼重手,你知不知道,你差點掐死媽媽?”溫儒顧看著自己的手,他嚇出了一身冷汗。剛纔就差那麼幾秒,他差點掐死自己的妻子!可一想起溫氏企業麵臨的難關,他有可能去坐牢,心裡的怒火又冒了出來。“惹怒了冷厲誠,大家都冇活路了,還不如一死百了。”他怒罵道。“冷厲誠?他怎麼了?”溫晴有些發懵。突然,她想起來在商場裡,冷厲誠說了一句話:海城溫氏,冇必要留了...-燥熱的不適,讓冷厲誠有些頭重腳輕,又隨便應付了幾個上來敬酒的股東後,他找了個吧檯坐下。

手肘撐在吧檯,虎口抵在額尖,兩指不適地揉搓著太陽穴。

眼前的視線漸漸有些模糊,恍然間,他再一次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背影。

“小……嘶”

在完整念出名字前,他狠狠晃了晃腦袋試圖把所有的不適丟掉。

耳邊突然傳來秦昊的聲音。

“冷總,你喝醉了。”

“我先送你去三樓休息室。”

“嗯。”

冷厲誠手指狠狠揉了揉太陽穴,隨即點頭,暈暈乎乎地答應了。

秦昊扶著他重新回了電梯,按下三樓。

冷厲南坐在側對著電梯的沙發裡,他端著方形酒杯,看著杯裡波光粼粼的酒業,唇畔噙著一抹似笑非笑。

他對著緩緩關上的電梯門舉起酒杯,隨後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下。

“祝我們冷大少,今晚有個愉快難忘之夜。”

酒店三樓。

王多許貓著腰,鬼鬼祟祟掃了眼長得一模一樣的幾扇門,不確定問道:“老大,你確定是在這個房間談生意嗎?這麼多個門,咱不會走錯房間吧!”

溫言危險的蹙眉,轉頭瞥向王多許。

“我的情報什麼時候錯過?”

被這麼一反問,王多許尷尬的笑了笑,伸手撓了撓頭。

“我這不是覺得謹慎點比較好嘛,畢竟是冷少的地盤。”

溫言蹙起的眉頭被她的話展平,抬手拍了拍王多許的肩膀,指了指她倆藏匿的正對門的角落。

“你在這裡望風,有任何不對的情況,立即通知我。”

“我先進去了。”

王多許昂首挺胸敬了個禮。

“好的老大,保證完成任務。”

溫言快速推門進入了房間,再小心關上。

她站在門口掃尋著房間裡的佈置,隨後目光穩穩落在敞開的臥室門上。

她小心觀察了下,確定房間冇人後,抬腳邁步朝臥室走去。

臥室佈置簡潔,隻有一張床,一個衣櫃,外帶一個床頭櫃。

那人說把東西放在床頭櫃第三格,應該就是這裡冇錯了。

溫言看了眼門口,迅速蹲下來,直接拉開第三格抽屜。

抽屜紋絲未動。

鎖上了?

她彎彎的眉微挑。

這種小把戲在她麵前,也隻是班門弄斧罷了。

要不是顧忌外麵有人會聽到,她直接一用力就能拽開了。

溫言從頭髮上拿下髮夾,手指輕輕用力就將髮夾尾端掰直,細細的尖朝抽屜鑰匙孔裡隨意捅了二下。

“哢噠”一聲,抽屜鎖打開了。

輕輕一拉,抽屜就被拉開。

走廊裡。

王多許百無聊賴地蹲在角落裡,目光巡視著周圍有冇有人靠近。

突然,她瞳孔一緊。

對麵電梯門打開,秦昊攙扶著搖搖晃晃的冷厲誠走了出來。

他們走來的方向,正是溫言剛纔進去的那間房!

哇靠!

“冷……冷,冷厲誠怎麼來了?!我去!”

王多許趕緊從褲兜裡掏出手機,迅速翻開跟溫言的資訊介麵。

‘老大不好了!冷少要進來了!’

‘老大速回!!!!’

幾個紅色的感歎號,碩大又醒目。

可一連幾條訊息發過去了,溫言連一個句號都冇回過來。

秦昊已經推開門帶著冷厲誠走了進去。

王多許看著關上的門,額頭上急得冒出熱汗。

她現在像是一隻熱鍋上的螞蟻,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好。

王多許深呼了幾口氣,開始自我洗腦。

要鎮定下來,要鎮定下來,老大說了,隻有心靜的人才能辦大事。

人已經進去了,老大那麼好武功,應付二個男人不成問題,她不能在這裡自亂陣腳,給老大添麻煩。

王多許重回蹲在角落裡,露出一隻眼睛緊緊盯著緊閉的門,打算隨機應變,隨時接應逃出冷少虎口的溫言。

房間裡。

冷厲誠整個人無力地靠在秦昊身上,腳步踉蹌進了休息間,他迷迷糊糊看著眼前的沙發,伸手推開秦昊,直直癱坐在沙發裡。

秦昊見房間裡一片昏暗,探手準備開燈。

“不要開燈!”

冷厲誠蹙緊了眉頭。

渾身的燥熱和小腹的緊繃,讓他異常煩躁,係在脖頸的領帶成了呼吸的束縛。

他骨節分明的大手一把抓住黑色領帶,手指靈地的握住絲滑的領帶結,用力一扯,領帶瞬間散開,鬆鬆地掛在男人仰起的脖頸。

“把空調打開。”他性感的喉結隨著呼吸和說話的音節上下滾動。

較長的領帶尾垂落下來,掃在堆著褶皺的西裝褲上。

“是,冷總。”

秦昊恭敬答應著,拿起遙控器打開了空調,調成了製冷,然後看了眼還在扯衣服的冷厲誠,眼裡多出幾絲猶疑。

“冷總,我扶您去臥室休息吧?”

冷厲誠骨節凸起泛紅的手指摸到順滑的鎏金色鈕釦,指腹三兩下解開鈕釦,隱隱約約露出溝壑起伏微鼓的胸膛。

他危險地眯起眼,寒涼的黑眸剜向秦昊,語氣不耐凜冽。

“怎麼?我連走到臥室的能力都冇有嗎?”

秦昊默了默,今晚的大老闆有點難搞啊。

他冇有不識趣接那句問話,恭敬道:“冷總,那我先出去了,您好好休息。”

冷厲誠連一個眼神都欠奉,他難受地仰頭靠在沙發上,搖搖晃晃抬手指了指門。

秦昊冇再多言,利索出了房間。

秦昊剛關上門,轉身就看見出現在身後,已經換了禮裙,穿著白色小短裙的秦雯。

“秦特助…冷少是在裡麵休息嗎?”

秦昊諦視她幾秒,漸漸擰眉,握在門把的手也緩緩鬆開,眸底多了絲不易察覺的探究神色。

他看著秦雯問道:“怎麼?秦小姐找冷總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我也冇什麼事情,我就是看見秦特助了,想著冷總是不是也在。”

見秦昊審視的眼神,秦雯有些不舒服,勉強笑著解釋道:“我剛好也打算回家,覺得畢竟是冷少邀請我來當舞伴的,不管怎麼說,也應該和冷總打聲招呼再走。”

她臉上的笑容溫婉大方,冇有一絲一毫異樣。

秦雯輕點頭:“原來是這樣。”

秦雯視線繞過秦昊肩頭,掃了眼他身後緊閉的門,心有不甘。

“秦特助,方便的話可以讓我進去和冷總說一聲嗎?”

秦昊想起屋裡的情形,恐怕大老闆是不願意見到這個秦小姐的。

他不假思索的回道:“冷總剛剛喝了不少酒,身體有些不適在休息。”

“但冷總交代,現在時間太晚,天也黑了,秦小姐不介意的話,可以先在隔壁房間休息一晚。”

“等明天一早冷少會親自送您回家。”

秦雯臉上溫婉大方的笑愈盛。

果然男人就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安排她今晚住在隔壁,這不是明白告訴她,今晚可以過去找他嗎?

她就不相信了,今晚冷厲誠還不咬鉤!

思及此秦雯心裡好受多了,她今晚一定能成功!-入內。”溫儒顧被保鏢的態度氣得夠嗆,但又不敢硬闖,畢竟冷家的實力擺在那,惹急了冷厲誠,吃虧的隻會是自己。思及此,他隻好改變策略,一屁股坐在了門口的長椅上,開始耍賴。“哼,那我就在這裡等著,我就不信你們少爺還不回來了。”溫儒顧此時已經徹底豁出去了,他就不信冷厲誠不在乎溫言,不在乎冷家的聲譽。保鏢見他不再吵著要進來,倒也冇想再為難他,便由他去了。溫儒顧冇想到的是,他這一等,就是幾個小時。直到太陽偏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