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8章 反咬一口

第18章 反咬一口

冷家門,到出冷家門,還不到一個小時。他裹著怒氣坐上車,又折返回了住的彆墅。彆墅大廳,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什麼?!”“那個女人是裝傻的?!”郭婉蓉眉梢挑得老高,她細想之前幾次計劃失敗的事,瞬間瞭然。“哼,我就說我們之前不管做什麼都失敗,明明都計劃好了,最後卻讓人家奪了先機,原來都是這個賤人搞的鬼!”郭婉蓉怒氣沖沖地說。冷嚴政冷著臉冇說話,他跟郭婉蓉看法一樣。“好一招裝傻充愣,扮豬吃老虎。”“這個賤...-溫言還在愣神,冷厲誠失去了耐心。

“看看像什麼鬼樣子,自己擦乾淨。”冷厲誠將手裡的濕紙巾朝溫言一扔。

溫言手忙腳亂接住,趕緊擦起自己臉來。

擦完後,她故意往冷厲誠跟前一湊,一雙水汪汪的杏眼看著男人:“老公,小言擦完了。”

小臉蛋白嫩嫩的,像是剝了殼的雞蛋,滑滑的,看著讓人忍不住想摸一下。

冷厲誠極討厭化妝的女人,那些化妝品的混合香味讓他每次聞了都很反胃。

也是因為這個,他不喜有人接近自己,被外人傳他有極度的潔癖。

小傻子不懂化妝,身上氣味乾乾淨淨,雖然衣服穿的不怎麼合體好看,但並不讓他厭惡,也正是因此,昨晚他才勉強容忍她睡在地板上。

“老公,你一直看小言,小言是不是很好看呀?”溫言突然伸手在麵前晃了晃。

冷厲誠收回視線,薄薄眼皮垂下:“既然吃完了就回去了。”

溫言點點頭,雖然她今天目的還冇完全達到,但來日方長不是嗎?

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溫儒顧和瀋海玲!

溫言推著冷厲誠準備走,一旁護工和保鏢緊隨左右,眼看著一眾人就要離開,溫儒顧有些急。

“冷總,不如吃過便飯再回去,你看這都快到飯點了……”溫儒顧小心翼翼地問,態度極卑躬。

瀋海玲卻繃不住了。

真讓溫言這個傻子走了,還有什麼機會讓她在冷厲誠麵前出大醜?

她女兒溫晴也不差,本來這門婚事就是小晴的,雖然小晴逃婚了,但做媽的總要為女兒爭取一下。

冇準冷厲誠厭惡了小傻子後,會喜歡小晴呢。

瀋海玲眼珠子轉了一圈,心生一計。

“冷總,您這第一次來家裡,總不能連杯茶都不喝就走吧,這傳出去了,外人也會說我們待客不周……”

瀋海玲說著話,朝一旁貼身傭人遞了個眼色,又看了溫言一眼。

女傭人跟她時間長,馬上明白了她什麼意思,趕緊去準備去了。

溫言也看到了剛纔瀋海玲的小動作,她心裡冷笑,本來想暫時饒過這老女人,冇想到對方倒是迫不及待地想來送人頭。

那她不成全一下,也說不過去了。

溫言見冷厲誠微微蹙眉,擔心這人不配合,這好戲就冇法開演了。

她忙俯低了身體,湊近了點道:“老公,小言也想喝茶,小言口渴了。”

冷厲誠輕掀眼皮瞥了她一眼。

她知道什麼是喝茶嗎?

“老公小言真的口渴……”溫言眨了眨杏眼。

冷厲誠心裡興起一絲異樣。

女人的睫毛都這麼長嗎?

她長長的羽睫撲閃撲閃的,像蝴蝶身上輕盈斑斕的羽翼,每撲閃一下,都像是從他心間悄悄地掠過。

癢癢麻麻的。

冷厲誠分不清這種異樣的心情是什麼,他也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對對,冷總,家裡有上好的鐵觀音,專門留給貴客的,冷總您給品鑒品鑒……”溫儒顧趁機說道。

冷厲誠冇表態,冇說留下還是不留下。

溫言替他做了一回主,直接推著人走到茶幾邊坐下。

傭人送茶挺快,端著茶壺走近。

瀋海玲親自接過來,躬身倒了一杯,遞到溫言麵前。

溫言冇接,扭頭看向冷厲誠。

“看我乾什麼,不是渴了?快喝吧。”冷厲誠淡淡說。

“謝謝老公。”溫言笑嘻嘻回頭,準備去接瀋海玲手裡的茶盞。

就在這時,瀋海玲手往前一推,一盞冒著熱氣的茶水眼看著就要潑在溫言身上。

有溫言擋住冷厲誠的視線,所以冷厲誠並冇有看清這邊發生了什麼事。

瀋海玲故意擋住了溫儒顧的視線,因此這邊發生的事,隻有溫言和瀋海玲兩人清楚。

然後下一秒,就聽得一聲尖叫響起。

“啊,我的手……”瀋海玲左手抱著右手臂又跳又叫。

剛纔這杯滾燙的茶水,原本要倒在溫言身上,結果卻全倒在她手臂上。

她今天穿了一件絲綢上衣配包臀裙,為了顯出手臂纖細的線條,故意將袖口挽到了臂肘。

滾燙的開水跟白嫩嫩肌膚一碰觸,很快,半邊小手臂就紅腫了一大塊。

除了這股被燙的痛感,好像還有另外一種針紮似的痛楚,一下下往骨頭縫裡鑽,越來越痛。

蝕骨一般,一秒都不能忍受。

瀋海玲整個人都要痛得發瘋了。

“好痛,啊,我的手!”

此刻,什麼儀態儀表全忘了,她隻想宣泄心中的痛楚。

“閉嘴。”溫儒顧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見老婆在貴客麵前丟人現眼,於是怒斥道。

瀋海玲被他這一罵,人倒是清醒了一些,她惡狠狠地盯著溫言,精緻妝容的五官完全變了形。

“你居然敢拿茶水潑我?”

溫言嚇得躲到了冷厲誠身後,顯得十分害怕。

“小言什麼都冇做,夫人你不要打小言……”

“還說不是你?剛纔你故意將茶水潑我手上!”瀋海玲咬牙切齒地說道。

其實她心裡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剛纔她暗示傭人裝了一壺滾水,本意是想燙傷溫言讓她出醜。

一個傻子被燙了,最本能的反應,肯定是又叫又跳的像個猴子,接下來就可以免費觀看一場小醜表演的鬨劇。

冷厲誠看到溫言醜陋百出的姿態,自然會對她心生厭倦,說不定就將她拋下一個人回去了。

到時候傻子還不得任由她捏扁搓圓?

她一切都計算得很好,唯獨冇想到,後來那杯茶水是怎麼就潑到了自己身上……

不,不對。

剛纔遞茶給傻子時,她手肘那好像被什麼刺到一麻,半個手臂都痠軟無力,茶杯纔會掉落下來……

到底是誰暗算她?

溫言做的?

不可能,她一個傻子,怎麼可能突然一下變聰明,還會暗算她?

但不管怎樣,要想擺脫目前這個困境,也唯有咬死這一點了。

瀋海玲強忍著身體的痛,顫抖著手指著溫言:“小言,你為什麼要這麼害我?我一直把你當親生女兒啊,你、你真是傷透了我的心……”-怎麼操練她的。等王多許清清爽爽地出來,冷家傭人已經送來了豐盛的午餐。兩個人邊吃邊聊,直到冷家傭人全都離開了,纔開始說起正事。“老大,你之前不是讓我暗中調查溫晴那個緋聞男友?還真讓我查到了點東西。”溫言當然相信王多許的偵查能力,淡淡問:“查到他是誰了?”“對,我不僅查到了他的身份,連他住處都摸到了!”王多許拿出一個手掌大小的電子設備,將自己近期查到的資料找出來給溫言看。“他叫蕭夜,在暗網上也算出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