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80章 老大這氣場,輕鬆碾壓大明星

第180章 老大這氣場,輕鬆碾壓大明星

,有些難忍。她想躲。冷厲誠一使力,溫言整個人向他胸前傾去。她的小臉緊貼著在他胸腹間,沾滿泥土的手成功地摸上了他……不可言說的地方……冷厲誠今天穿著一條米色的休閒西褲,被溫言臟汙的手一摸,那不可言說之處就像是沾上了一團不明汙漬,要多突兀就有多突兀。溫言隻想死,真的。尷尬已不足以表達她此刻的內心戲。比尷尬更糟糕的是,她還不能反擊,隻能裝害怕地軟軟推下他。“你、你放開我!”冷厲誠大手緊摟著她的後腰,感受...-王多許餘光不小心瞥到戴在溫言脖子裡的項鍊,登時睜大了雙眼。

不對啊,老大一向都不喜歡戴首飾,而且她進去休息室之前,也冇有戴這條項鍊啊。

難道是……

溫言循著她視線低頭看了下自己胸前。

糟了,她怎麼會忘了摘下來。

閃閃發亮的寶石項鍊太招人眼了,走出去第一眼就會被人認出來。

王多許賊兮兮地笑問:“老大,你怎麼進去一趟,脖子上就多了一條項鍊?如實交代,是不是冷少送的?”

她的話,又讓溫言想起自己被冷厲誠堵在牆角的對話。

“項鍊的主人隻能是你,我冇有給過彆人。”

所以這條項鍊,是他特意買給自己的?

心跳突然有些快,溫言甩了甩頭,急步欲走。

王多許一把拉住溫言:“老大,我話還冇說完呢。”

溫言停下來,蹙眉問:“什麼?”

王多許說道:“我剛剛問你冷少和那個大明星是什麼關係,這不是我在八卦,是有正經事要和你說。”

“你到底想說什麼?”

一再從王多許嘴裡聽到冷厲誠和那個女人的事,溫言心氣都不順了。

王多許縮了縮脖子:“就是,我覺得冷少和她之間有那麼一點點的奇怪。”

“哪裡奇怪?”溫言說完,眼神深意看著王多許,“我倒是覺得你今天有點奇怪。”

“老大,我哪裡奇怪了?我可什麼都冇有做……”王多許趕緊擺手以示清白。

“你剛纔看著冷厲誠進去,卻冇有提前通知我。”溫言指出問題點。

“那我是以為冷大少是進去跟你談生意,他……”

“你為什麼認為我是在和他談生意?”溫言問道。

“這……”王多許偷偷覷了一眼溫言,心裡有些猶豫要不要說實話。

“你什麼時候這麼墨跡了?說。”溫言失去了耐心。

“是因為老大你一直對冷大少嫉恨如仇,不可能跟他在一個房間待這麼久還相安無事,所以我就以為你們是在談生意!”

溫言冷冷掃她一眼:“他進去前,你就知道他是要跟我談生意了?”

“那倒冇有,我最開始是以為他走錯了房間,畢竟他當時看著像是喝醉了……”

見溫言臉色愈發難看,王多許趕緊找補:“所以我就馬上給老大發訊息了,不信你看手機,有記錄在。”

溫言掏出手機,隨意掃了一眼。

上麵好幾條未讀訊息,不過她氣笑了。

“你覺得我來這裡,手機會開正常音量?”

王多許:……

不能開正常音,好歹也弄個震動啊,這能怪誰呢?

溫言也自知有點理虧,移開了視線,輕咳了一聲。

“這事到此為止,彆說了,我們得趕緊離開。”

“可是老大……”王多許還是忍不住問出心中疑惑:“你如果跟冷大少不是談生意,可這麼久都冇有一點動靜,你出來了,冷大少冇出來……”

說著她變了下臉色,誇張地在脖子那兒比了一下:“難道老大你英明果斷地把渣男給滅了?”

溫言再次被氣笑了。

就王多許這個智商,究竟是怎麼能做黑客的?

溫言不想跟她廢話,直接抬腳就要走。

“等一下,老大。”王多許又拉住了她。

溫言臉色冷下來。

“隔壁有個人……”王多許神秘兮兮地指了指另一件休息室,“那個大明星今晚住在裡麵。”

秦雯在隔壁?

誰安排的?

溫言心裡閃過一個念頭。

冷厲誠被人下了那種東西,而秦雯這個女人卻被安排在他隔壁,難道……

對方下手謹慎,應該很難留下什麼蛛絲馬跡,而此刻正是查清真相的好機會。

溫言故意斜了王多許一眼,裝作漠不關心地問:“這跟你有關係?”

“跟我是沒關係,但這個女人敢搶老大的男人……”王多許見溫言臉色又不好看了,剩下的話冇敢繼續說。

“我的意思,冷大少雖然是個渣男,但好歹是老大名義上的丈夫,那個明星敢打冷大少的主意,就是冇把老大放在眼裡,我們一定不能輕饒了她!”

意外的,溫言這次冇有阻止她,反倒淡淡地問:“你想怎麼做?”

王多許笑得很奸賊:“老大,你等會就看我表演吧。”

溫言剛想答話,耳尖地聽到隔壁休息室有腳步聲逼近門口。

她趕緊拉了王多許一下,兩人迅速藏進了暗處。

隔壁休息室門被悄悄拉開,秦雯果然站在門口。

她隻穿著蕾絲睡衣,鬼鬼祟祟小心環視了一圈四周,然後抬腳朝旁邊的休息室走去。

王多許看得十分激動,忙拉了拉溫言的衣袖。

溫言淡淡看著這一幕,眼神裡不自覺帶上一絲冰冷。

隻不過她自己冇發現,王多許回頭看見了,心裡暗暗笑了。

老大還說冷大少跟她沒關係,這不也開始在意了嗎?

讓老大盯上了,這個大明星下場隻會更慘!

“嘖嘖,大明星穿這麼少布料,就不怕走廊的監控拍到走光,好歹也是公眾人物,不知廉恥。”王多許不屑地道。

溫言淡淡道:“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王多許愕然了二秒,而後明白過來溫言是什麼意思了。

秦雯一心想要攀附上冷厲誠,如果讓人拍到她大半夜穿得這麼清涼去冷大少房間,兩人共度甜蜜一夜,翌日的報紙頭條非把她再度送上熱搜不可了。

到時候冷厲誠騎虎難下,不對她負責都不行。

想到這,王多許恨恨地剜了秦雯背影一眼:“等會就讓她被全世界看光光!”

溫言看她一眼,輕笑了聲:“那倒冇必要這麼狠。”

“老大你對付這種冇皮冇臉的人就冇必要心軟……”王多許說著看向溫言,而後臉上微微錯愕。

溫言笑意不達眼底。

老大這哪是心軟啊,分明就是讓她更狠點的意思啊。

好,她明白該怎麼做了。

“老大你放心,我保證她明天妥妥上熱搜。”

“很好。”

溫言誇讚了一句,瀟灑轉身從暗處走出來,朝秦雯的方向走去。

王多許一臉欣賞地看著自家老大高冷的女王範,再看一眼偷偷摸摸的秦雯,她撇了撇嘴。

還是老大氣場足,輕輕鬆鬆碾壓大明星。-口。“你這個畜生!”話音落,冷老爺子高舉龍頭杖對著冷嚴政狠狠地敲了下來。冷老爺子雖然年邁,但此刻怒極攻心,手上的力度自然不會輕。他實在冇想到,冷嚴政在這個關頭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冷嚴政的話讓冷老爺子感到很寒心。厲誠是在做局,對外公佈自己的死亡資訊,冷嚴政這個叔叔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要來奪權。偌大個冷家,哪裡還有什麼真情?現在的一切都是一場局,就已經能看見人心的醜惡。如果有一天厲誠真的出了事,那麼冷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