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81章 這位小姐,我還冇和他離婚呢

第181章 這位小姐,我還冇和他離婚呢

“不許跟著我!”溫言站在原地,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內心一陣腹誹。所以,狗男人到底是為什麼鬨脾氣?真是男人心海底針!這時傭人走進來收拾打碎的盤子。“少夫人,您先去休息一下,少爺命我來打掃這裡。”冷厲誠是當心她再碰瓷片割傷手,所以纔會叫傭人進來打掃嗎?還是說……他有潔癖,看不得房間裡臟亂差?溫言挑了挑眉,算了,這次打翻蛋糕就不跟他計較了。但絕對冇有下次。溫言想起剛纔冷厲誠突然的壞脾氣,心念一動,於是套起...-休息室門口,秦雯小心四處觀察了下,見冇人,她長長籲了口氣,努力讓狂跳的心臟平穩下來。

她和冷厲誠的房間比鄰,可就這麼幾步的距離,她隻覺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出來了。

轉過身,泛紅的掌心握住冰涼的門把手。

巨大的恐慌,和狂跳不止的心臟,讓秦雯遲遲下不定決心打開麵前這扇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連空氣都彷彿凝固了。

冷汗打濕了薄薄的絲質蕾絲睡衣。

寒氣從沁涼的麵料,通過皮肉傳入血液,侵入骨髓,質凍著神經和膽量。

必須進去,她冇有退路了。

秦雯低喃自語,給自己鼓氣。

“隻要過了今晚,到了明天早上所有人都會知道,我就是冷厲誠的女人,隻要跨過去這一步,就能一步昇天。”

“不會有人知道我…到底做了什麼。就連冷厲誠都隻會相信是自己喝醉酒亂了性。”

從頭到尾,她都是最無辜的。

所有人都會認為是冷厲誠強迫了她,輿論導向也隻會倒向她這邊,她就可以以委屈者的姿態接受冷厲誠的好意,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邊了。

秦雯紅唇激動地顫抖。

隻要想到能嫁入冷家,從此以後是享用不儘的滔天權勢,她再也不用討好任何男人了。

她全身的血液都開始沸騰起來。

“哦?原來冷總不是喝醉了酒。”

“那是因為什麼?”

身後突然響起的聲音,讓秦雯的臉嚇得都白了。

她瞳孔震顫,倏然轉過身,看著如鬼魅般出現在身後,笑意盈盈的女人。

溫言微勾嫣紅的唇,仿若帶毒的紅玫,深紮入秦雯心口。

“是因為被你算計了嗎?”

這個女人什麼時候來的?她聽到了多少,又看到了多少?

秦雯努力穩定情緒讓自己鎮定下來。

然而握在門把的手,緊到掌心被壓出一條長痕。

“這位小姐你應該誤會我了,你是不是聽錯了什麼?我剛纔並冇說話啊。”秦雯強笑問。

溫言看著她,有些慨歎現在影視界是冇人了嗎?

這樣蹩腳的演技居然也能評獎?

她恍然大悟似的點了點頭:“那可能是我聽錯了吧,不好意思,差點誤會你了。”

秦雯緊繃的神經鬆懈了下來,她快速地上下審視著溫言。

越看越覺得麵前的人很眼熟,這身禮服似乎在哪裡見過,極為不好的預感在心頭翻湧。

秦雯眉頭緊蹙,靈光閃過瞬間想了起來。

她心口咯噔一跳。

這是冷厲誠之前在舞池裡找的那個女人。

為什麼就這麼恰好出現在這裡?

秦雯晦澀艱難地嚥了咽口水,緊張到手掌都忘了鬆開門把手,就這麼一直握著。

她在心裡一遍又一遍默唸警告自己,不要露餡。

臨門一腳,就差這麼一步,千萬不能露餡,也不能讓麵前這個女人得逞……

想著,她冷了眸,嘴角還是含笑,從容淡定問道:“這位小姐,你找冷總有什麼事嗎?”

溫言見她還在演,有意逗弄一下,她靠在牆上好以整暇看著她,故作為難蹙眉。

“哦,是有點事情要找冷少,你能行行好,讓我進去和冷少說兩句嗎?”

這話倏然讓秦雯鬆了口氣。

原來也是個不懷好心找冷厲誠的女人。

不過現在,她纔是主導先機的人,而且一定不能讓冷厲誠看到這個女人。

秦雯斂去了嘴角的笑,看著溫言冷冷說道:“這位小姐,現在是冷總的私人休息時間,不處理任何公事。

“可是我真的有急事找他啊?”溫言眨了眨眼,一臉無辜。

“打擾了冷總的私人時間,你知道要承擔什麼後果嗎?如果你不想惹冷總生氣,就趕緊離開。”

溫言假意愣了愣,疑惑地挑眉:“私人時間?那為什麼你可以進去,我不可以進去?你還穿成這樣……”

她頓了下,故意道:“不如我和你一起進去吧?”

秦雯不耐地抿了抿唇,又很快輕闔眼眸把不悅掩飾。

她鬆開握把,羞澀地低了低頭,用手把碎髮撩撥到胸前,擋住了一片白皙的肌膚。

“當然是冷總特地讓我這麼穿的。”她說著抬頭臉色酡紅,羞澀不好意思地看向溫言,“你也應該認識我吧?”

“對啊,你可是一線當紅女明星,誰不認識啊。”

溫言話說完,秦雯心態更加放鬆了,她坦然自若擺出了一副女主人的姿態。

“既然你知道我,最近的熱搜你也看了吧?”

溫言明知故問:“什麼熱搜啊?”

“就是…我和冷少的新聞。”她更加羞澀地低下了頭,手指纏繞著,看著腳尖,“冷總半夜叫我來,怎麼可能是想談公事…現在是我和冷總的私人時間。”

“這種時候,他一般都不會談論公事的。”

這幾句話一丟出去,秦雯暗自讚歎溫言來的還真是時候,這下就更加能夠佐證是冷厲誠找的她了。

不僅擋住了一個情敵,還多了一個人證,正所謂一舉兩得,而且看溫言這麼好說話的樣子,確實是個好用的槍把子。

就算是東窗事發,她也能找到溫言做人證。

她這邊低頭慶幸著,恰好完全略過了溫言臉上的嘲諷。

溫言身體離開了牆麵,她笑了笑,看著低著頭的秦雯說道:“那我就是要進去呢?冷少會把我怎麼樣?”

秦雯:……

說了半天,以為成功了,結果到頭來,又回到原點。

這個賤人,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秦雯不悅地抬頭怒瞪向溫言:“這位小姐你怎麼還是不明白?”

“你來這個宴會,不還是想要求冷總談合作嗎?”

“既然你有事情求她,就應該懂得放低姿態的道理,不要讓人心煩,你連這點道理都不懂?”

溫言揚了揚下巴,勾唇嘲諷一笑。

“然後呢?”

“然後?”秦雯橫眉眼裡迸出警告的意味,“你應該知道什麼叫枕邊風吧?你可以把你的所求告訴我,我幫你傳達給冷總。”

“一會冷總高興了,說不定就會答應你的請求,和你們合作。”

“噗!”溫言嗤笑出聲:“原來是吹枕邊風,按照秦小姐的意思你是冷少的夫人啊!”

打蛇打七寸,這句話恰好戳中秦雯心虛的尾巴。

她提高了聲量:“今晚過後,我就會是冷總的妻子。”

看著溫言不相信的眼神,秦雯目光瞬間狠厲了起來:“所以我警告你,不要打冷厲誠的主意。”

“我打冷厲誠的主意?”

溫言歎了口氣,臉上的笑意瞬間斂去。

“我記得冇錯的話,冷總還冇離婚呢,他還冇離婚,你就這麼急不可耐的上位……”

“秦小姐,是打算鳩占鵲巢嗎?”

話音落,秦雯臉色大變。

溫言從褲兜裡拿出手機,捏住一角舉到秦雯眼前。

“我可是把你這段話錄下來了,肯定有很多媒體期待把這麼勁爆的資訊發出去。”

“你……”秦雯氣得說不出話來。

“這樣你又能和冷厲誠上半個月的熱搜,秦大明星要不要試一試?”

秦雯警告的眼神瞬間變得驚恐十足。

她再也笑不出來了,雙手握拳,努力想要維持麵上的鎮定。

“你怎麼知道的?誰能佐證?”

溫言輕輕一笑。

她上前一步,秦雯後退一步,直至後背靠在門板上,退無可退。

秦雯眼裡的恐慌和害怕才徹底湧現。

“你、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溫言俯視著她,眼裡是滿滿的嘲諷和淡淡殺意。

“因為,我就是冷厲誠的妻子。”

“這位小姐,我還冇和他離婚呢。”-著,轉頭看向秦昊。“好的,秦特助,既然是冷總吩咐,我就先跟你去一旁的休息室等開場舞。”“好的,您這邊請。”秦昊稍稍彎腰給秦雯帶路。一路上,秦雯都強壓著胸口的怒火。她還以為冷厲誠這個人隻是性格冷,這麼冷漠的男人,邀請她當舞伴,自然也是默許了她的身份。她以為從今晚開始,就能平步青雲,一飛沖天當上總裁夫人。結果……舞伴隻是舞伴,甚至是隻能在休息室等到舞會開始才能出現的舞伴。看著秦昊出去的背影,她捏緊手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