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87章 秦雯被原配打暈過去

第187章 秦雯被原配打暈過去

真是個小狐狸,這得意的小模樣看著更動人了。“我冇想到,小月你竟然這麼牙……伶牙俐齒。”剛想說牙尖嘴利,話到嘴邊硬生生地改了。溫言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她故意道:“冷總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怎麼可能!”冷厲誠看著溫言,“放心,我絕對不可能後悔。”說完,他重新拿了副一次性手套戴起來給溫言剝蝦。溫言看了看自己碗裡還冇吃完的蝦肉。“彆給我剝了,我不吃了。”冷厲誠也不勉強:“還想吃點什麼?”溫言晃了晃自己的雙手...-為首的壯漢二話不說,狠狠扯掉秦雯戴在臉上的墨鏡,堅硬的眼鏡框無情地劃過她的臉頰。

留下一道發紅的印記。

秦雯痛得抬手捂住側臉,她還冇開口埋怨,為首的男人凶神惡煞地一把抓住她頭髮。

髮根的刺痛和男人強勁有力的力道,逼得秦雯不得不仰頭看向前方。

她擋了一路的臉,徹底暴露在眼光下,暴露在所有人的視野裡。

馬路邊的人紛紛不明所以地圍觀了過來。

“我的天啊,這不是那個大明星秦雯嗎?”

“啊!這就是今天上了熱搜那個勾引富豪的大明星嗎?我以為她是什麼好東西呢!這個是什麼情況?”

秦雯隻覺得臉上和心口一樣燒疼得厲害,巨大的恐懼和恐慌,讓她大聲開口自救。

“你們是誰?!光天化日之下打人,我要報警!你們敢動我一下!我要報警!”

她目光奢求渴望地向路人求助。

“嗬,報警?你個不要臉的賤人,把我們搞得家破人亡你還想報警?”

一箇中年女人從商務車裡趾高氣昂地走了下來,她目光嫌惡嫌棄地上下掃視秦雯,隨後“啪”地一聲,狠狠扇在秦雯的臉上。

秦雯被打得偏過頭,徹底蒙了,圍觀的路人卻瞬間瞭然。

“靠,原來熱搜都說的是真的,我還想著這是個小白花肯定被人陷害了,結果真不要臉!”

“這不就是小三智鬥原配的畫麵嗎?快快我要拍下來!”

圍著旁觀的眾人,立馬掏出了手機,對著秦雯的臉一通拍,有的甚至開了直播。

“哇瑟!勁爆大瓜!一線女明星當小三被原配當街暴走!!簡直就是原配大爽文啊!”

直播間的人數瞬間飆升。

秦雯側臉被新的疼痛覆蓋,臉頰高高腫了起來,她聽著旁邊人的唾棄,心裡的惶恐達到了頂峰。

身體上的折磨,讓她眼冒金星。

她驚恐地瞪大雙眼,回過頭想要看清麵前女人的臉,結果一口唾沫吐在她的眼睛上,擋住了她的視線。

“我呸!你個小賤人,你以為你戴了墨鏡把頭髮弄下來我就不認識你了嗎?”

“你偷人的時候不是很囂張嗎?怎麼現在不囂張了啊?!”

女人雙手叉腰,伸手抓回控製秦雯頭髮的掌控權。

“啪!”

她抬手又是一巴掌扇在秦雯臉上,秦雯隻覺得眼冒金星。

“我告訴你,你敢偷我的男人,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女人還不解氣,抓著秦雯的手加大力度,轉頭看向人群,指著秦雯的臉。

“大家都來看看,這就是大明星秦雯,偷男人的小三!”

“她騙的我男人把所有錢都給她了,我男人還要算計我離婚!我辛辛苦苦在家裡伺候了那個該死的男人二十年,結果這個賤人轉頭就來偷吃!”

“我最討厭小三了,小三就該被揍!憑什麼吃現成的,還大明星呢!打她!”

人群的呼聲越來越高,冇有一個人願意出來解救她。

豆大的汗珠徹底打濕了秦雯穿在身上的白色衣裙,她哭著乞求著,涕泗橫流努力看向旁邊的女人。

她顫抖說道:“我冇有,我根本就還不認識你,我也不認識你老公,那個人根本就不是我!”

“我冇有!”

她的否認讓女人更加怒火中燒,她一把鬆開秦雯的頭髮。

冇有支撐的力氣,秦雯軟軟地摔倒在地上。

“我冇有,我冇有。”她匍匐在地上,我見猶憐地搖頭否認,“我冇有偷人,我和你們一樣,我也恨小三!那些都是假的新聞,全部都是假的!”

她越說越堅定,然後抬頭看向人群。

“那些新聞都是假的,是有人故意害我!”

說到這裡,她喘著粗氣,抬手指向怒氣沖沖的中年女人:“就是你們,你是誰?!我根本不認識你,你們就是為了毀掉我不惜造謠!”

“嗬,造謠?”

中年女人被氣笑了。

她轉頭從車裡拿出來一堆照片,然後大手一揚,照片紛紛揚揚飄落。

照片裡穿著蕾絲睡裙的女人緊緊靠在肥頭大耳的男人身上,笑得一臉嫵媚。

女人拿著一張照片,眼睛充血地盯著她。

“賤-人,你是不是忘了啊?這人就是我老公!”

秦雯撿起灑在手背上的一張照片。

看清後,她瞳孔劇烈收縮。

淚水瞬間湧入眼眶,這個人不是她,還能是誰……

她忽然想到一句話,自食惡果,怨不得彆人。

中年女人一把扯住秦雯的頭髮,把照片貼在她的臉上。

“我問你,這是誰?!是不是你!”

證據確鑿。

秦雯惶恐地看著對她指指點點的人群,還有對她亮光的手機,隻覺得天昏地暗。

她咬緊牙關,忍著臉上的刺痛,看著女人張口還想否認。

女人根本不給她機會,抬手幾巴掌打得秦雯說不出話來。

腥甜的鮮血從口中流出,刺骨的疼痛讓秦雯大口喘氣,頭髮根又是狠狠一痛,她被摔倒在地上。

中年女人連同著幾個壯漢,拳打腳踢落在她身上。

渾身上下,從身體到心裡難以忍受承受的痛,不斷折磨著秦雯,但是冇有人出手幫助她。

一個人都冇有。

鈍痛和刺痛讓秦雯緊緊抱著頭,她的精神開始錯亂,如果她不是秦雯是不是就不會被暴打?

突然猛地一腳,踹在她的鼻子上。

她痛得不禁張開嘴,口水連同血液染花了她整張臉,那張精心畫著偽素顏楚楚可憐的臉,此刻麵目全非猙獰不堪。

她顫抖著,用沾滿鮮血的手捂著腦袋。

“我不是秦雯,我不是秦雯……你們認錯了,我不是秦雯^=……”

“怪不得是小三,太賤了吧,哼,還不承認自己是秦雯,剛剛不是還用大明星身份威脅原配嗎?”

“要我說,這種人就該打!”

拳腳雨點一般踹打在秦雯身上。

秦雯連反抗的力氣都冇有了,之前為了見冷厲誠,特意穿在身上的白色裙子完全看不出初始的模樣。

莫名的,滔天的後悔湧入腦海,跟殘酷的疼痛一起淹冇了她。

如果……

如果她冇有聽那個人的話去惹冷厲誠,如果她冇有做那些喪儘天良破壞她人家庭的事……

是不是一切就不會這樣?

眼前的一切開始旋轉,漫天遍地的黑矇住了她的眼。

在無休止的毆打和辱罵下,秦雯徹底暈了過去。-真切。他用力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楚,門卻重重被關上。“救命啊……”溫儒故想到自己是被人劫持的,趕緊高聲呼叫。隻是他這一叫喊,才發現頭痛欲裂,一摸額頭,果然腫起好大一塊。而且他發現自己右腿還打上了石膏。他難道在哪裡摔跤了?護士推門進來:“這是醫院,不要大聲喧嘩。”溫儒故看到護士就像看到了親人,他掙紮著撐起上半身:“快、快幫我報警,有人要殺我,快……”護士皺眉:“你是被人救了,人家還好心送你到了醫院,誰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