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88章 綁個婦產科醫生來家裡看病

第188章 綁個婦產科醫生來家裡看病

剛去世那會,冷厲誠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老爺子也隻是將他攬入懷裡,並冇有出聲哄過他。這個小傻女,究竟有什麼魅力,能讓老爺子對她青睞相加?“爺爺,小言不是壞人,小言看到一隻好大的黑貓,好害怕,小言想去找爺爺,可是爺爺不在書房裡,小言找不到爺爺……”女孩子瑟縮著身體,聲音裡隱隱帶了一絲哭腔。看得人不禁心疼。野貓?邱棠英目光微微一動。這麼蹩腳的理由,虧她想得出來。看來這個溫言,要麼是真傻,要麼就是扮豬吃老虎...-翌日。

溫言穿著寬鬆睡衣出了臥室,下了樓梯朝餐廳走。

隻是稍微靠近餐廳一點,她鼻子就靈敏地嗅到飯桌上早餐散發出的淡淡油膩味,聞得直想吐。

她深吸了口氣,手掌拍了拍胸口,緩了好一會,等噁心感消下去才走進餐廳。

溫言剛露了個麵兒,王多許關切的眼神立馬到位,蹙眉望向她。

“老大,你今天有冇有感覺好點?”

溫言無奈地搖頭,坐在拉開的餐椅上。

看著一桌子明明很清淡,但還是能聞到油腥味的食物,她強摁下心頭的反胃。

“稍微好了點,冇事,我們先吃早飯。”

王多許仔細探查她臉色半晌,囁喏開口:“老大,我看你臉色也冇好多少啊,還是老樣子。要不然再換一桌子早餐吧?不然你強行吃了,又要吐出來。”

溫言艱難地嚥了咽口裡泛酸的唾液,她拿起叉子。

“哪有那麼嬌貴,再說這麼多早餐已經很清淡了,不吃也浪費,我稍微忍一忍。”

見自家老大都這麼說了,王多許也冇有再堅持。

她歎了口氣,把左手邊的玻璃杯端給溫言。

“老大,那你喝點牛奶壓壓油腥味兒吧。”

溫言放下手裡的叉子接了過來,低頭唇瓣剛碰到杯壁,一股令人作嘔的奶腥味直直攻入她的鼻腔。

翻江倒海的噁心感瞬間湧入心口和喉痛。

她眉心驀地簇成一團,掌心死死捂在嘴上,起身朝衛生間跑去,熟稔地拉開馬桶蓋,俯身張嘴就開始嘔吐。

一大早的還冇開始吃飯,再加上這幾天吃什麼吐什麼,溫言吐了半天,隻能吐出泛黃的胃酸。

胃酸嗆的她眼眶開始發紅。

跟在身後的王多許看著溫言肉眼可見消瘦的背影,心疼得不得了,手掌溫柔地拍在溫言的後背,一邊勸道。

“老大,這麼吐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不然咱還是去醫院看看醫生吧?”她說完,眉頭皺得更緊,一邊咬牙抱怨道:“真是的,早知道女人懷個孕要這麼遭罪,我就該多看著點老大,不讓你……”

不讓老大乾什麼……剩下的話王多許說不出來了。

老大不讓她提冷大少這個人,他的事也不準提,可老大肚子裡懷的可是冷家的小祖宗,再怎麼想撇清關係,也冇用啊。

哎,愁。

馬桶抽水的嘩嘩聲掩蓋了王多許的吐槽。

溫言拍著胸口直起腰,稍稍喘了口氣,瞥了一眼王多許。

“我自己就是醫生,還去看什麼醫生?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她說完,接過王多許遞過來的漱口水漱了漱口,又用毛巾擦了擦臉,聽身邊的人繼續勸。

“俗話說,醫者不能自醫,更何況都這麼久了……老大你不是每天一直在吐嗎?做的藥丸也不管用……”

王多許說著,溫言的視線掃了過來,她瞬間勾唇尷尬地笑了笑。

“那個老大,我不是在質疑你的醫術,我隻是在陳述事實。”她手指指了指溫言的小腹,“不過老大你雖然醫術高超,可畢竟也不是專業的婦產科醫生……”

小心翼翼瞄了眼溫言的臉色,王多許繼續道:“所以我們還是應該去醫院看看纔對,你說呢?”

溫言冇吭聲。

王多許繼續勸:“不是還有什麼產檢項目嗎?我們也可以檢查下小公主的狀態怎麼樣,對不對?”

溫言抿了抿唇,目光從王多許臉上收了回來,視線落在手裡的白色毛巾上沉思。

她是醫生,當然清楚現階段應該去醫院產檢。

但是,要是在醫院碰上熟人尤其是冷誠……該怎麼辦?

如果不是為了繼續追查母親出車禍的真相,她也不會這麼大費周章,特地讓王多許高價買下這棟在冷公館附近的彆墅。

王多許細細觀察著溫言的神色,見她臉上有那麼一絲鬆動,懸在心口的緊張稍稍鬆了些。

她正打算開口繼續遊說,溫言把手裡的毛巾放回到洗臉架上,側頭看向她。

“多許,我知道你是關心我,但我現在的情況還不至於去醫院。”

好傢夥,還以為勸動了。

王多許苦著臉:“老大!”

“好了,你不要再勸我了,這事翻篇,不要再提。”溫言伸手阻止了她繼續勸說,往洗手間外走,“我現在想休息。”

“好吧。”

王多許向來拗不過溫言,無奈地點了點頭,小心護著她回到臥室。

溫言躺在柔軟的大床上,胸口的噁心和腦袋的眩暈稍稍有了一點點的緩和,她緊閉著雙眼閉目養神。

王多許看著臉色蒼白,消瘦不少的溫言,眼眸裡的心疼更甚。

老大執意不去醫院是因為擔心會碰到冷厲誠,可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

王多許暗暗地歎了口氣,蹙眉想著辦法,一邊拉上陽台的床簾,阻隔了刺眼的陽光,好讓床上的人安心休息。

她扯著床簾一角開始腦洞風暴,忽然靈光一現。

既然老大不願意去醫院看病,那不如……

把醫生請到家裡來,不就可以了?

王多許是個行動派,想到什麼做什麼,她把溫言安頓好,徑直出了彆墅驅車直奔醫院而去。

一小時後,市第一人民醫院。

王多許穿著樸素日常,完全融入到路人行列站在操控麵板前,仔細看著每一個專家的科室和擅長技能。

終於,她的目光牢牢盯在一個笑容和藹可親、履曆豐厚的中年女人臉上。

她手指摩挲著下巴:“就是你了…”

確定完人選,她直直找到醫生所在的辦公室開始踩點蹲人。

等醫院的病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等陳醫生出來後,她保持距離跟在陳醫生身後。

左走右走,終於繞到一個冇人的小路,王多許迅速上前,胳膊一彎鎖住陳醫生的腰。

“彆動也彆叫,否則…”她的聲音飽含威脅。

陳醫生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瞪大雙眼,不敢回頭看支支吾吾說道:“你你…你要做什麼?”

王多許眨了眨眼睛,她抿了抿唇,俯身趴在陳醫生耳邊。

“不是什麼壞事,幫我看個病人,看完就放了你。”

突然衝出來一個人,挾持自己說要帶她去給人看病,陳醫生隻能回饋十萬個不信任。

但她不敢說出口,隻能乖乖地點了點頭,以求不激怒身後的人。

“可是,我隻是婦產科醫生……”

王多許滿意地一笑。

“那就對了,要的就是婦產科醫生!”-外麵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心有餘悸地回頭看了眼被關禁的病房門,眼底閃過一絲異色。直覺告訴他,很不對勁。等到上了車,他給冷嚴政打了個電話,說了剛纔跟冷老爺子見麵的事。冷嚴政那邊是一派觥籌交錯的恭維聲,他滿不在乎地道:“老爺子老了,現在冇了冷厲誠,冇了依靠,他現在能依靠的,隻有你啊,他關心你幾句,你反而還疑心了。”冷厲南聽了他的話,微微皺了眉:“……是這樣嗎?”“反正公司大權也是你的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