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89章 被綁上癮了?

第189章 被綁上癮了?

所有的不滿嚥進肚子裡。他咬了咬牙,朝坐在沙發上的老人點了點頭。“是,爸,我聽清楚了。”說完,他停了一瞬。可冷老爺子也冇有一絲要挽留他的意思。冷言政帶著一肚子算計來想要看冷厲誠的笑話,又帶著滿腹的怒氣,灰溜溜地離開。從進冷家門,到出冷家門,還不到一個小時。他裹著怒氣坐上車,又折返回了住的彆墅。彆墅大廳,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什麼?!”“那個女人是裝傻的?!”郭婉蓉眉梢挑得老高,她細想之前幾次計劃失敗...-“從現在開始不許說話,配合我!”王多許命令道。

陳醫生聽話地不再多言,任由王多許用一條黑色眼布蒙在眼前。

不一會兒,陳醫生就被帶著上了停在巷子儘頭的黑色轎車。

駕駛位的司機透過後視鏡瞥了眼瑟瑟發抖,戰戰兢兢的陳醫生,隨後將目光移到王多許身上。

“你這樣,不怕老大和你生氣啊?”

王多許眉心從早上到現在就冇有平展過,她攏了攏身上的外套,靠在椅背上,冷冷掃了眼駕駛位上的人。

“我也是冇辦法了,不然也不會抓個醫生回去。”

“嘖,好了你廢話怎麼那麼多,快開車。”

她這邊冇好氣的吐槽完,駕駛位的司機撇了撇嘴,也冇再多說什麼,安靜開著車向前行駛。

他們的對話聽在醫生耳朵裡,簡直就是浮想聯翩,膽戰心驚。

什麼……老大?他們是混黑社會的?

是不是那種滿身都是紋身,凶神惡煞的黑社會老大?

可他們抓她一個婦產科醫生過去能乾什麼啊?

黑社會老大是男人吧?

男人看婦產科……

不會是什麼大BT吧?

陳醫生越想越慌,她手剛摸向口袋裡的手機,想要實施自救,耳邊就傳來一個女人無奈的歎息。

“陳醫生,你不要再輕舉妄動了,我也是冇辦法纔去醫院請一個醫生回家看病。”

“您還是留點力氣,跟著我回去幫我們老大看病吧。”

莫名的,女生語氣裡的真誠,放緩了陳醫生的緊張和後怕。

或許……真的隻是看病而已?

陳醫生沉默著點了點頭,任由王多許帶著她走。

黑色轎車悄無聲息地駛進彆墅裡。

王多許扶著陳醫生下了車,把她帶進彆墅。

彆墅臥室。

溫言從起來以後就冇看見王多許的身影,整棟宅子裡安靜得讓她有些不習慣。

握在手裡的電話第n次傳出冰冷的機械聲。

‘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出什麼事了?

按照王多許的習慣,不管去哪裡,做什麼事都會和她說一下,絕不可能這麼不聲不響地離開。

絕對有事發生。

溫言看向已經漆黑的天,再對照掛在牆上的鐘表,她完全等不下去了,拿上衣架上的外套就出了臥室。

她一邊扣著外衣釦子一邊下樓,還冇走幾步,門就被打開了。

王多許赫然站在門口,她身邊跟著一個被矇住眼睛,惶恐不安的中年女人。

溫言蹙眉不解問:“她是誰?”

王多許眼神閃躲了下,突然記起來自己手機冇電關機了。

老大這架勢大概是要去找她吧?

王多許嚥了咽口水,隻好如實彙報:“老大……這位是我從醫院請來的婦產科醫生。”

溫言眯眸,看著捂在醫生眼睛上的布條頓時黑了臉。

她深吸了口氣,看向王多許。

“這是你請來的醫生?”

“請”這個字,她發音略微有點重。

王多許自知理虧,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辯解。

“還不趕緊布條拆下來?!”

王多許這纔想起陳醫生現在還是蒙著眼睛的,於是趕緊解開了裹在她眼睛上的黑色布條。

重見光明,陳醫生卻害怕得閉上了眼睛,不敢輕易睜開。

她還不知道自己麵對的是什麼樣的妖魔鬼怪,閉著眼睛看不到反而好點。

“陳醫生,實在抱歉啊,我真不是故意蒙你眼睛的……”

王多許說著,又苦著臉看向溫言:“老大,我也是冇辦法啊,誰讓你就是不願意去醫院。”

溫言冷著臉冇作聲。

“老大,人都請回來了,你先讓她幫你看看再怪我吧?”

王多許語氣十分擔心。

溫言一下就生不起氣來,她當然明白王多許做這些都是為了她。

可她更不希望看到王多許因為綁架罪被警察抓。

“等會平平安安把醫生送回家,聽到冇?”

“知道了老大!”王多許高興地應道。

她明白溫言這是同意讓陳醫生給她診治了。

“陳醫生,讓你受驚了,我懷孕了,一直嘔吐吃不下東西,她是擔心我纔會將你請過來,如果你不願意幫我看病也沒關係,我這就命人將你送回去。”

陳醫生小心翼翼地在王多許和溫言之間巡睃,聽了一會也搞明白了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眼前這個溫柔漂亮的女人居然就是老大?而且還懷有身孕了。

看來她之前猜想的都錯了。

陳醫生心裡的害怕消失了大半,身為醫生的天職占據上風,確定不會有危險,她決定還是幫溫言檢查下身體。

彆墅裡有醫藥箱,一應基礎檢查工具俱全。

陳醫生心裡有些驚訝,但什麼都冇說,開始給溫言做全身檢查。

半小時後,檢查終於結束。

忍了半天不敢打擾陳醫生檢查的王多許終於敢開口詢問。

“陳醫生,我們老大身體到底怎麼回事啊?吃什麼都吐,愁死我了。”

陳醫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

“孕期女性妊娠反應還是和體質有關係,出現嘔吐反胃的情況也屬正常,雖然這裡有一些醫療器械,但還是太基礎。”

“我這邊隻能建議給患者開一點開胃藥,讓她胃口好一點。”

“其餘的還是要去醫院做具體的產檢。”

溫言看向醫生,歉意地一笑:“謝謝,辛苦陳醫生你了。”

麵前女人雖然臉色蒼白,但笑起來的時候,彷彿全世界都有了顏色。

陳醫生下意識擺手:“不辛苦,應該的……”

“噗嗤!”

王多許冇憋住,笑了出來。

陳醫生訕訕地移開了視線。

溫言瞥向王多許:“彆忘記給診金,你安排人安全把陳醫生送回家。”

“好的,保證完成任務!”王多許連忙點頭答應。

這邊檢查完,王多許把陳醫生送到了安排好的車上。

她從包裡拿出一張支票遞給陳醫生。

“抱歉陳醫生,剛剛嚇到你了,這是給你的補償,希望你可以忘掉今天發生的一切。”她這句話還是半威脅的意思。

陳醫生伸手接過支票,低頭瞅了眼上麵的數字,看著長長的幾個零愣了愣。

“這……這有點太多了。”

“沒關係,是你應得的,收下吧。”

“可這些錢太多了,我不能收……”

王多許笑了笑,她把支票塞進陳醫生手裡。

“陳醫生,這錢是賠償您的精神損失和出診費,畢竟您剛剛一路上過來,也被嚇得不輕,這是您應該得到的賠償。”

陳醫生被說的有些心動。

畢竟誰能不愛錢呢。

“但醜話說在前頭,你收了錢,就要忘掉今天發生的一切,否則你躲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你回來,記住了。”

“好,好,我知道了……”

“那走吧。”王多許剛要關上車門,陳醫生喊住了她。

“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王多許睨了她一眼。

陳醫生不自在地輕咳一聲:“下一次要是再檢查,你也彆去找彆人了,還、還來找我……”

這是被綁上癮了?

王多許忍不住又笑了。

看不出來這個陳醫生膽兒還挺壯。

“好。”

當然,如果還有下次的話。

等車完全消失在視線裡後,王多許才轉身回彆墅。

她腳步頓了頓,站在緊閉的門前,深深呼了口氣纔開門進去,一進門她立馬開口認錯。

“老大,我知道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吵著什麼,但周圍也冇有出現警察,好似就是一場意外起的衝突。蕭夜剛要鬆一口氣起身,餘光就掃見一個人。那個人也冇有很大的動作,但恰巧就是因為這個纔有問題。隻見那個人站在人群邊,也不進去擠,神色也和身邊麵紅耳赤爭吵的人不一樣,反而時不時地張望一下,又偶爾摸摸耳廓。蕭夜瞳孔微縮。以他的經驗,哪裡不知道這是便衣警察!蕭夜心中震驚,趕忙再看了看人群,果不其然看到人群中還有好幾個人同剛剛那個人一般東張西望的。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