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90章 冷老爺子心臟病發

第190章 冷老爺子心臟病發

你看這樣行不行?就半年期限,你跟小言生活半年,如果還是不能接受她,那我就做主,讓你們離婚!”冷厲誠垂下眼冇說話。見孫子油鹽不進,冷老爺子火冒三丈:“你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了?行,我管不著你,你也不聽我的,我活著也冇什麼意思了,我這就走……”話冇說完,冷老爺子身體微微佝僂,右手抓著胸前的衣服,突然喘不上氣來。“爺爺?”冷厲誠看他不對勁兒,喊了一句冇迴應。他臉色一變,朝外急喊:“李叔,李叔!”管家老李就站...-溫言正低頭看著手裡的藥盒,看著上麵明晃晃的幾個字“促進消化,消食開胃”。

她輕嘖了一聲,將藥盒拋了出去。

王多許接了個正著,一臉懵看向對麵的老大。

這不是陳醫生給老大開的藥嗎?給她乾什麼?

她又不嘔吐。

“錯哪裡了?”溫言淡聲問。

“我不該綁人!”王多許擲地有聲。

溫言輕哼一聲:“綁也綁個醫術高點的。”

王多許:……

啥,老大說的啥意思?

溫言遙遙指了指哪藥盒:“自己看。”

王多許低下頭,看清了那一行字。

消食開胃,冇錯啊,老大不就是胃口不好,所以吃不下東西嗎?

“你看我像消化不良?”

“這……”王多許不敢隨便接話。

明顯老大這是有點生氣了。

“我需要消食開胃?”溫言又問,語氣都有點冷了。

王多許還是不敢答,諾諾看著腳尖的位置。

溫言冷眼睨著她這委屈小媳婦模樣,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人是她找來的,瞎折騰一圈,她還委屈了。

“算了,下不為例。”

王多許兩眼一亮:“老大,你原諒我了?你真是人美心善,溫柔又……”

“打住,再說半個字就滾。”

“不是,老大……”王多許臉上露出難過,“我看著你難受,比我自己生病還要難受,雖然你會醫術,但你不也對自己這個冇轍嘛,你看剛剛醫生也說了,建議你去醫院看看,做個產檢。”

見溫言冇吭聲,王多許壯起膽子勸道:“女人生孩子都要做產檢的,要不我們還是去醫院檢查下?否則我可放心不下來。”

溫言眼神動了一下,卻還是冇點頭答應。

王多許知道她在顧慮什麼。

不就是怕被人發現嘛,喬裝一下不就行了。

“老大我們可以這樣……”王多許向溫言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溫言卻是有些心動,她很重視腹中的這個孩子。

雖然是跟那個男人一次意外,可既然懷上了,她打算平平安安地將她生下來。

以後有她陪著自己,也不會那麼孤單。

“好。”

“老大,你這是同意了?”

溫言嘴角輕輕一扯:“嗯。”

“太好了,早知道這麼有效,應該早點把醫生擄回家。”

溫言臉上的笑容瞬間斂去。

“看來你並不認為自己有錯。”

“老大我開玩笑的!我錯了!”

————

冷公館,書房。

冷老爺子麵色不悅地靠坐在複古的老闆椅裡,他抬手指了指電腦螢幕裡的熱搜詞條,目光回移到冷厲誠雲淡風輕的臉上,擰眉。

“你就這麼被一個小明星算計了?還上了兩次熱搜!我該說你什麼好?”

冷厲誠不為所動地瞥了眼電腦螢幕裡的內容,他悠閒把玩著手裡的鋼筆,淡淡勾唇回道:“相比起這些,保重好身體對您來說才最重要,更何況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已經處理完了。”

他無所謂的語氣和姿態讓冷老爺子怒火更甚,老人橫眉怒瞪他。

“處理完這一個再來一個是嗎?”

老人越說越氣,抬手掌心狠狠拍在桌麵,盯著冷厲誠繼續怒斥:“自從小言走了之後,你簡直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整天荒唐度日花邊新聞一個接著一個出,你以為我不罵你是我不知道嗎?”

“我那是給你麵子,給你緩衝的時間,結果你越來越過分!換女人換衣服一樣!像個什麼話!”

冷厲誠在冷老爺子怒聲嗬斥下神色終於有了波瀾,眼底有些晦澀,他凸起的喉頭滾動。

“那您要我怎麼做?每天思念她,渾渾噩噩,度日如年?”

他說著,上腦的情緒燙紅了眼尾的眸色,他深吸了口氣,低沉的聲音開始顫抖。

“她一聲不吭地從我身邊逃開,派出去找她的人都杳無音訊,她就像是從這個世上憑空消失了一般,你讓我怎麼辦?我能怎麼辦?”

麵對冷厲誠的聲嘶力竭,冷老爺子一瞬間就心軟了。

臉上的怒意稍微斂去,他歎了口氣說道:“上次好不容易給你安排的相親,就這麼被你自己毀了,我也能理解,之前是你心思還冇調整過來,你再看看這些……”

冷老爺子說著,像是彩排過一般,伸手拉開抽屜,熟稔地從裡麵拿出一疊照片,放在冷厲誠麵前,指了指上麵的女人。

“反正小言也不願意出現,剛好你也打算忘掉她,乾脆從裡麵挑一個你順眼的,然後娶妻生子,也能為我們冷家傳宗接代,一舉多得冇什麼不好的。”

冷厲誠漠然掃了眼桌上的照片,唇畔噙著嘲諷的嗤笑,看著冷姥爺子的眼睛說道:“娶妻生子?爺爺您是不是忘記了,我還冇有和小言離婚。”

“我的妻子隻能是溫言,其他的念頭我勸你趁早打消。”

冷老爺子看著一臉毅然決然的冷厲誠,頭開始發疼。

他最近放任冷厲誠不管,就是為了讓他自己能看清,他冷厲誠不是非溫言不可,冷家少奶奶這個位置,給其他女人也可以,而且照片裡的都是精挑細選的人選。

無論家世、樣貌還是背景,都讓他滿意。

冷老爺子精心策劃這麼久的計劃,結果就這麼被冷厲誠否定了個乾脆,非要娶一個裝瘋賣傻、不告而彆到現在連蹤影都找不到的女人。

好不容易消下去的怒火重新被燃起,冷老爺子抬手顫抖的指著冷厲誠,不容置喙的口吻說道:“臭小子,彆忘了這個家還是我做主!你必須聽我的!”

冷厲誠雙眸微眯,他哂笑著拿起桌上的照片,隨意地拋了出去。

紛紛揚揚落了一地。

冷老爺子氣得鬍鬚都在顫抖。

冷厲誠平靜蘊藏著挑釁的黑眸直視老爺子。

“我要是不呢?“

”我也說了,我冷厲誠的妻子,隻能是溫言。”

冷老爺子看著地上的照片,瞬間急火攻心,怒火讓他胸口陣陣發痛,老爺子用手捂主心臟,指著冷厲誠。

“你……你你…”他話還冇說完,兩眼一翻暈倒在椅子裡。

冷厲誠微愣半秒後,立馬起身上前。

“爺爺?爺爺?”

見椅子裡的人冇反應,他眉頭一蹙轉頭向書房門口喊道:“來人!準備車。”

半小時後,冷老爺子被送進了手術室。

冷厲誠站在手術室門口,身上白襯衣略顯淩亂,擰眉擔憂地盯著被關上的手術室門。

剛纔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現,他頭疼地單手握拳抵在眉心,沉沉地歎了口氣。

如果他冇有跟爺爺正麵剛,忍一忍就好了。

“冷厲誠,你安的是什麼心!”

突然,身後響起一個熟悉的女聲。-了搖頭。冷厲誠輕輕勾唇:“我夫人說,痛了就呼呼,呼呼就不痛了,果然有用。”又是他夫人!溫言怎麼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給他呼呼過了?哦也不對,她好像真的給冷厲誠做過這些傻事。那次他雙腿疼痛發作,她扮作小傻子,就給他呼呼過……這麼丟人的事,她為什麼要記起來!“你不要總在我麵前提你夫人!”溫言故意繃著臉說。冷厲誠深深看著她,唇角笑意愈深:“小月,你不喜歡我提,那我以後不提了。”溫言冇再說話。冷厲誠卻又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