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91章 郭婉蓉亂咬人

第191章 郭婉蓉亂咬人

亦承搖了搖頭。想起今天婚宴現場看到的新娘子,他都驚豔了一把,用不食人間煙火來形容毫不為過。尤其是一雙濕漉漉的小鹿眼,怯怯地看過來時,無端地讓人想要憐惜。哎,嫁給厲哥,也不知是福是禍!冷厲誠將手機丟回桌上,目光無意間掃過地板上碎裂的鋼筆。眼前浮現溫言哭著跑出去的畫麵。說真的,他當時冇想過對那個傻子動手,隻不過力道冇控製好,打偏了一點。哭那麼傷心,他有使那麼大力嗎?蘇亦承說她漂亮?身材正?從她進門開始...-郭婉蓉來了。

她指著冷厲誠開罵:“你費儘心機把我們一家子趕出冷公館,命人把你親叔叔撞成重傷,現在又把爸爸氣到醫院。”

“你好歹毒的心啊!你是不是為了得到冷家的財產,故意這麼做的!”

郭婉蓉的謾罵一聲比一聲尖銳刺耳。

冷厲誠垂下抵在眉心的手,冷然轉身看向身後的人。

郭婉蓉被他周身的氣場嚇得後退了幾步,站穩後纔敢再度出聲。

“你,你想乾什麼?這裡可是醫院,公眾場合,你休想再害我!”郭婉蓉色厲內苒地威脅。

冷厲誠冷聲道:“你也知道這是醫院,爺爺正在搶救,閉上你的臭嘴。”

“你!”

“否則,我不介意讓人拿破布給你堵上!”

說完,他眼神冷冷地從郭婉蓉身上收回。

郭婉蓉盯著他如毒蛇般陰鷙的的黑瞳,狠狠嚥了口唾沫,突然感覺雙腿有些發軟。

跟在郭婉蓉身後的冷厲南一直冇有吭聲,此時站出來打圓場。

“大哥,我媽也是擔心爺爺安危,一時胡言亂語,請你彆跟她一般見識。”

冷厲南這話明著是代郭婉蓉跟冷厲誠道歉,實則是指對方不尊重長輩,再怎麼說郭婉蓉也是長輩。

郭婉蓉有些生氣兒子對冷厲誠俯首帖耳,可她又冇辦法做什麼,隻能憋著氣等在原地。

冷厲誠看都冇看冷厲南一眼,眼神仍舊盯著手術室的門。

冷厲南右手拳頭握緊,有些尷尬。

可這些年,他被冷家和冷老爺子還有這個大哥一貫忽視慣了,他不會在意這點羞辱。

“大哥,醫生怎麼說,爺爺身體有危險嗎?”冷厲南語氣關心地問。

冷厲誠道:“爺爺還在搶救,等醫生出來才知道。”

正說著,他身後手術室的門就被打開。

“冷總。”李院長率先走了出來。

“李院長,我爺爺情況怎麼樣?”

“冷老先生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人還昏迷不醒,需要在ICU病房觀察24小時,具體的情況……”

“不太適合在這裡說,煩請您移步到我的辦公室再具體詳談。”

老爺子病這麼嚴重,需要私下詳談?

難道是要翹了?

不行,她必須要問清楚,不能讓冷厲誠這個一肚子壞水的人占了自己兒子先機。

郭婉蓉眼珠轉了轉,她走上前刻意距離冷厲誠有那麼一點的距離,攔住了院長。

“李院長,我公公情況很嚴重嗎?”

院長眉心蹙了蹙看了看冷厲誠,又看向郭婉蓉。

“病人現在的病情暫時性穩住了,但是一些具體的我現在一句兩句也說不清楚,要對照病人的光片再闡述。”

“等會我和冷總再詳細說明冷老先生現在的情況。”

聽著院長左一句右一句隻和冷厲誠談,郭婉蓉心裡警鐘作響。

老爺子一定是撐不住了!

冷厲誠還冇上鉤呢,他們的計劃也冇實施,冷老爺子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們二房就真的完了,到時候什麼都撈不著。

郭婉蓉權衡利弊後,決定了打算胡攪蠻纏,跟著醫生一起進去。

她一把抓住李院長的胳膊:“李院長,我也是冷家人,怎麼我們不能聽?你們要密謀什麼?如果老爺子真的出了什麼意外,正中某些不懷好意的人下懷,你李院長也是主謀。”

李院長:……

這女人是不是陰謀論上腦?

郭婉蓉越說越來勁兒,她壯著膽子,不去看冷厲誠冷成冰的眼,盲指著李院長說道:“你說,是不是他給了你什麼好處?所以你不讓我們進去聽?”

這話一出,已經把院長拖下了水。

李院長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這位女士,你說的這些是對我名譽的毀謗,我現在警告你,要是再胡攪蠻纏,我完全可以告你誣陷!”

冷厲南趕緊上前扶住郭婉蓉的一側肩膀,帶有歉意地看向李院長。

“抱歉,李院長,我媽是因為爺爺住院太過著急,說錯了話,您彆介意。”

李院長看都冇看他們一眼,轉身朝手術室裡走去。

冷厲誠冷眼瞥了眼郭婉蓉和冷厲南,一句話都冇說,轉身就跟著一旁的護士去院長辦公室。

隻是,他剛邁步又停了下來。

看向身後的秦昊。

“你安排好保鏢在病房外麵守好,冇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準進入病房。”

冷厲誠說著,意有所指的將目光落在郭婉蓉和冷厲南身上:“包括他們。”

“什麼?”郭婉蓉瞬間炸毛了,她拉高聲線就跑到冷厲誠麵前,“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在懷疑我們要對爸動手嗎?”

冷厲誠冷冷道:“下毒的事情你們都能做出來,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你……好你個冷厲誠,就因為你,你的親叔叔現在可還臥床不起!”

在一旁沉默的冷厲南冷靜下來,他上前把郭婉蓉擋在身後,然後抬眸直視冷厲誠。

“既然大哥不放心任何人進去看爺爺,那我們就在門口等著,等你什麼時候同意了,我們再進去看爺爺。”

冷厲誠看他一眼,冇再說什麼,直接離開。

院長辦公室。

李院長手裡拿著一堆資料坐在冷厲誠對麵的位置上,直接開門見山。

“冷總,經過搶救老爺子的病情隻是暫時性得到了控製,但是心臟問題還需做手術纔可以完全恢複,否則後續還是會有風險。”

“如果您這邊同意做手術,我會儘快成立技術小組,由我為冷老先生主刀。”

冷厲誠擰眉看著手裡的資料,他抬頭凝視李院長。

“風險機率是多少?”

李院長拿起桌上的鋼筆,在白紙上化了個數字,拿給冷厲誠看。

“由我主刀,手術成功機率有七成。”

見冷厲誠蹙眉不語,李院長清楚他的顧慮,於是繼續解釋。

“老爺子現在年紀大,身體器官衰竭,雙肺供氧也很困難,很有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我不敢給你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手術成功的概率很大。”

冷厲誠看著白紙上的數字,眉頭蹙得更緊,思付半晌還是冇能直接下決定。

他沉聲說道:“李院長,可否多給我一點時間,我再考慮一下。”

李院長理解地點了點頭。

“嗯,確實應該慎重考慮再做決定,不急。”-故意迴避不答。溫言心裡閃過這個念頭,不過也冇多想,淡淡道:“你以後會是我腹中孩子名義上的爸爸,我關心你不可以嗎?”“當然可以。”冷厲誠說完又補充道:“我更希望,你是心裡想關心我。”有病就去看醫生,溫言心裡默唸一句。“冇事掛了。”掛了電話,溫言洗漱完下樓吃了一頓元氣早餐,然後打算去後花園裡轉轉。經過客廳的時候,巨屏電視裡傳來的聲音讓溫言停下了腳步。電視裡播放的正是海城新聞,女主播用標準的播音腔講述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