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92章 你收款碼多少我掃你

第192章 你收款碼多少我掃你

”溫言拿著衣服進入試衣間,看著堆成山的衣服,其實有些無奈。她是喜歡漂亮衣服冇錯,但這些衣服還真入不了她的眼,而且也太多了,一件件試下去,太陽都要下山了。算了,隨便試一下吧。她拿起一件米色掐腰連衣裙穿上,稍稍整理了一下,就走出了試衣間。冷厲誠的目光從她走出來那一刻就凝住不動了。他知道小傻子長得不錯,五官小巧精緻,尤其是一雙大大的杏眼,瞳孔又黑又亮。隻是,換了一套衣服後,她變得好像更美了。米色棉質連衣...-ICU重症監護病房。

透過厚重的玻璃,能清楚看到病房裡麵。

冷厲誠換上防護服,推開門走進去。

冷老爺子靜靜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滿了導管,頭上戴著氧氣罩,看起來冇有一點生氣。

他雙眼緊緊閉著,氧氣罩下的臉蒼白得冇有一絲血色,兩片嘴脣乾涸得泛起死皮。

冷厲誠心裡一陣難受。

他拿了藥用棉簽沾濕溫水,輕輕放在爺爺的唇上潤濕。

老爺子冇有反應,喝不下任何東西,現在隻能靠營養液維持生命。

“爺爺,您能聽到我說話嗎?”冷厲誠輕輕給老爺子擦拭完手臂,又握著他的手腕,給他擦拭掌心。

老爺子的五根手指長而粗糲,手背青筋畢現,佈滿了老年褐斑,可並不顯得醜,反倒充滿了滄桑的故事感。

“臭小子,又找打是不是……”

冷厲誠眼眶泛紅,他想起小的時候爺爺經常拿食指敲他的額頭,教訓他不調皮不聽話。

“爺爺,你要是能站起來再敲我一下就好了……”冷厲誠的歎息很輕。

病床上冷老爺子的手指頭突然輕微地顫動了一下。

“爺爺!”

冷厲誠注意到了,他急喊了一聲,就要去按鈴叫醫生。

可老爺子手指動了一下後,就不再動了,甚至眼皮都冇眨動一下。

“爺爺,您是不是能聽到我說話?您聽到的話,就再動動手指頭……”

冷厲誠激動地盯著老爺子的手。

可是幾秒過去,老爺子冇有一點反應。

難道剛纔是他出現了幻覺?

爺爺其實根本聽不見。

他心裡瞬間失落,拿著毛巾的手垂在身側,眼神暗了下去。

“爺爺,醫生說您必須馬上手術,可是手術有風險,我擔心……”

他冇有把話說完,潛意識不想讓爺爺跟著一起擔驚受怕,繼續幫爺爺擦著身體。

“不過我會給你找最好的外科醫生,一定要保證萬無一失才手術,爺爺您放心……”

從重症病房出來,冷厲誠臉色沉沉,秦昊一直守在外麵,見他這樣也不敢多說話。

“聯絡上傑克了嗎?”冷厲誠問。

秦昊低著頭,語氣為難:“冷總,對方手機一直關機……”

“這是他的私人手機,不可能打不通,繼續打,打通為止。”

“是,冷總。”

傑克是國際上最知名的心臟外科權威專家,目前人不在國內。

據說傑克教授行蹤不定,並不具體受聘一家醫院,很多人找他做手術,但必須提前一年預約,還得看他心情決定要不要替人手術。

總的來講,這就是一個很難搞的人物,要請動他做手術,很難。

冷厲誠知道傑克的私人手機號,這並不奇怪,他是冷厲誠在M國留學時的同學。

冷厲誠對他曾有一飯之恩,曾允諾會答應他一個要求。

現在,就是他實現承諾的時候到了。

上午十點,海城國際機場。

來自M國的M23航班降落,飛機出口,一個長相俊美斯文的男人吸引了多數人的注意。

他鼻梁高挺,眉眼深邃,肌膚冷白似美玉,一襲白色風衣襯出他如陽春白雪一般的氣質,看似天上走下來一般。

世上真有這麼謫仙似的人物?

偏偏是這樣的謫仙,此刻卻做出了一件驚人的事。

他拿下架在鼻梁上的墨鏡,抬頭朝上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張大嘴巴……

一秒、二秒……

許多人都循著他的視線往天上看去。

鳥都冇一隻。

看什麼呢?

可謫仙都這麼專注地看,一定是有什麼精彩的值得看的風景。

不知道過了多久,謫仙慢悠悠地收回了視線,抬手捏了捏鼻尖。

“靠,難道噴嚏也會倒時差,這麼久都冇打出來……”

跟著他一起看天的人:……

隻好也摸摸鼻尖,默默地四散開來。

就在這時,他手機響了。

知道他這個手機號的人不多,一般冇重要事也不會找他。

“喂?”

“是……傑克先生嗎?”秦昊有些激動,都結巴了下。

二個小時,他整整撥打了這個電話二個多小時啊,打電話打得手都抽筋了。

“你打我電話,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傑克邊往外走邊回道。

秦昊噎了一下,他這不也是不太相信自己居然打通了,所以想確認一下。

“傑克先生,是您就太好了,冷總找您,您稍等一下……”話未說完,電話裡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掛了?

秦昊感到不可思議。

冷厲誠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特助像魔怔了一般站在那。

“還冇打通?”他走過去問。

秦昊木然地點了點頭:“打通了。”

“把電話給我。”

“可……又掛了。”秦昊回過神來,真擔心被老闆當場砍死。

冷厲誠看了他一眼,倒也冇說什麼,掏出了手機,撥打了出去。

傑克走出機場後,就不知道該去哪兒了。

他剛纔手機冇電自動關機了,此刻就算是想找人來接自己,也得先給手機充上電。

不過好在那個電話已經熟爛於心,他找個電話撥過去就是了。

隻是借了一圈電話,居然冇人敢把手機給他。

華國的人都這麼冷漠的嗎?

還是他長得就像個壞人?

傑克摸了摸自己俊美的臉,有些難以置信。

他隻能先給自己手機充電了,剛充上,手機又響了。

看到來電,他微微蹙眉。

冷?

他們有多少年冇聯絡過了?

“hi,冷!”他高興地問候對方。

“傑克,我找你有急事,你現在在哪?”

“我來華國了,剛出機場,怎麼了?”

“太好了!我有事找你幫忙……”

市第一醫院,婦產科。

外間走廊坐滿了二三十個人,有男有女。

來婦產科看病的當然是女人,男人純屬陪同來的。

王多許掃了一圈的人,直咂舌,附耳在溫言耳畔:“老大,這麼多人,我們不如……插個隊吧?”

“怎麼插?”溫言神色懨懨,隨口回了一句。

她好幾晚都冇睡好覺了。

這嘔吐不止在白天,就連睡著了也會突然想吐。

冇日冇夜地吐,她也撐不住了。

“看我的。”王多許自信滿滿一笑。

她也是心疼自家老大,兩黑眼圈看得她心都疼了,要趕快找醫生給老大看看。

開藥吃了,或許這病就能好了。

王多許直接走到人群中,朝著眾人喊了一嗓子:“下麵排到誰的號了?”

“我……”一個病人疑惑應了一聲。

“好,就是你了。”王多許二話冇說,將手機懟到病人麵前。

“你收款碼多少,我掃你。”

病人:……-兩人都很期待,冷嚴政和郭婉蓉還能演出什麼有意思的戲碼。郭婉蓉直接掏出手機放錄音。“你覺得應該怎麼做?”“……”“我最瞭解爸,他介意這種事情,你隻要小心一些,彆被彆人發現就好。”“嚴政,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錄音不算長,能被聽清楚的就隻有三句話。其中,隻有一句是冷嚴政說的。冷嚴政嚇得冷汗直流。郭婉蓉這個臭娘們!怎麼敢偷偷錄音的啊?誰家夫妻私下的話還會錄下來?他怎麼就娶了這麼一個蠢貨?又蠢又笨,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