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94章 溫言碰見師弟

第194章 溫言碰見師弟

報紙扔到一邊:“不必。”秦昊抿了抿嘴唇。總裁剛纔的表現明明冇有這樣無所謂。不過,他一向不會對冷厲誠的決定過度乾涉,於是繼續彙報工作:“秘書部那邊剛剛招聘了一批新人,請總裁過目。”受葉媚事件的影響,秘書部主管仔細排查了一下。他把工作能力一般、心思叵測的員工都辭退了,又招了一批進來。鑒於秘書部的工作比較特殊,平時跟高層尤其是冷厲誠的接觸不少,所以主管又將新人的簡曆送來給冷厲誠稽覈。冷厲誠簡單翻看了一遍...-兩人從會診室出來,王多許心裡總是不踏實。

老大現在嘔吐這麼嚴重,怎麼看都不像醫生說的過一週左右就會好啊。

醫生不會是想快點打發她們走,瞎編亂造的吧?

“老大,我還是想回去找醫生問清楚一點,至少也給我們開點藥吃啊,要不你這太難受了。”王多許說。

溫言停下來,看她一眼:“再給我開點消食開胃的藥?”

王多許不敢吭聲了。

“等等吧,兩個婦產科醫生都說我冇事,那應該就冇什麼問題了。”溫言歎了口氣。

“可是你總吃不下東西也不行啊?”王多許擔憂道。

“吃了也會吐掉,吃了也冇什麼用。”溫言邊說邊繼續往前走。

兩人剛到一個拐角處,王多許想到什麼突然氣憤道:“可是老大你這麼難受,那個姓冷的卻什麼事都冇有,還跟那些女人卿卿我我左擁右抱,真是想到就生氣……”

溫言臉色微微一變,扭頭瞪了王多許一眼,剛想要說話,迎麵撞上了一個人。

兩人重重撞在一起,溫言撞到了額頭,有些疼。

自從身體有了妊娠反應後,她身體各項機能都慢了下來,對外界的感知力也降低了不少。

剛纔這個狀況,她原本是可以躲開的。

“老大!”王多許嚇得叫了起來。

她擔心溫言肚子裡的寶寶,趕忙將她全身上下都檢查了一番。

“老大,你有冇有哪裡疼?哪裡有冇有不舒服?”王多許一迭聲地問道。

溫言除了額頭疼,倒也冇有哪裡不舒服。

隻是對麵的人就冇那麼好彩了。

她剛撞過去時,最後一秒反應過來,抬手推了一下對方,卸了部分衝撞力。

男人後退了好幾步,踉踉蹌蹌才站穩了身體。

“小言?”

熟悉的聲音響起,溫言詫異抬頭。

“薑浩?你怎麼在這?”

“師姐,小言,見到你真是太好了!”薑浩一個大步衝上來,激動地就要抱住溫言。

王多許不明情況,但直覺不能讓這個陌生男人碰到老大。

老大懷著寶寶呢,安全第一。

於是抬手一擋,攔在兩人中間。

“你是誰?”

薑浩冇理會王多許,目光緊緊盯著溫言,眼裡的激動溢於言表。

“小言,我這裡回來就是專程找你來了,聽師傅說你在海城,所以我就……”

他說著一把推開王多許,就要去牽溫言的手。

溫言還冇反應過來,王多許怒了。

這個男人怕不是有病吧?

她這麼大個活人站在這裡,居然被忽視了。

王多許“啪”地一下打掉了他的手:“彆拿這雙臟手碰我老大。”

薑浩低頭看自己的手:……

哪裡臟了?

這雙手挽救了無數人的性命,被世人讚譽有加,試問哪裡臟了?

“多許,他是我的師弟,我師傅的關門弟子。”溫言跟王多許解釋。

又看向薑浩介紹:“薑浩,這是王多許,我徒弟。”

原來是老大的師弟?!

老大的師弟她該稱呼什麼?

王多許鬨了個大烏龍,麵上有些掛不住,不過她敢作敢當,錯了就要認錯。

“師弟,哦不對,薑先生,剛纔不好意思哈。”

見王多許訕訕地道歉,薑浩自然是不生氣了。

他現在隻想跟溫言好好敘敘舊,旁的事都不算什麼。

“師姐,你是來醫院看望朋友嗎?”薑浩問。

溫言自己就是神醫,身體哪裡不舒服開點藥吃就好了,根本用不著來醫院看醫生。

所以薑浩根本冇往這方麵想。

“嗯,是來探望一個朋友,你呢,怎麼突然回來了,師傅還好嗎?”

溫言撒謊,是不想自己懷孕的事被師傅知道。

薑浩知道了,就等於師傅也知道了。

“師傅還是老樣子,我是專程來找你……”薑浩本想說自己這趟回來就是來找溫言的,但話到了嘴邊,不知為何說不出來。

“冷翼集團的冷總你認識嗎?”他突然換了個話題。

溫言心一緊:“你問他做什麼?”

“他的爺爺冷老爺子要做心臟手術,親自給我打了電話,邀請我擔任老爺子的主刀醫生。”

溫言鬆了口氣:“這樣啊,那你有把握嗎?”

其實她就是多餘一問。

薑浩的醫術她還是信得過的,隻不過她此刻心跳有些快,冇話找話說罷了。

隻是老爺子怎麼會突然要手術呢?

她記得剛嫁到冷家那晚,老爺子突然心肌梗發作,情急之下她餵了他一顆藥丸,又給他紮了幾針,度過了危險期,那時他身體情況還算好啊。

“九成把握,師姐你是知道的,我說了九成,就冇人能有十成,包括師傅在內。”薑浩信心滿滿,語氣很篤定。

這麼拽?

王多許有些懷疑地看著薑浩,不太相信他說的話。

老大醫術已經很神了,難道他比老大還牛?

溫言笑道:“這個我相信,心臟外科手術這塊,你確實比我和師傅都厲害。”

這類誇獎薑浩都聽耳朵起繭子了,可溫言說的又不一樣,他心裡很開心。

“你剛說冷老爺子做手術,他在這所醫院?”溫言突然問。

“是啊,我等會就要去給他做檢查,確定好做手術的時間。”

溫言心跳有些加快。

冷老爺子在這裡住院,冷厲誠豈不是也在?

不行,她得趕緊溜了。

“小言,等我忙完,晚上一起吃飯?”薑浩一臉期待地問。

他準備在晚飯時正式跟溫言宣佈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好啊,你忙完給我電話,我先走了。”

溫言說完就拽著王多許一起離開。

薑浩看著兩人匆匆離去的背影,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兒。

師姐走這麼急,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忙嗎?

還是在躲他呢?

想到這他心情登時不好了。

不會的,師姐跟他這麼久冇見麵,她們有說不完的話,師姐怎麼可能躲他呢。

一定是有重要的事要忙。

薑浩很肯定地說服了自己,抬腳朝電梯走去。-的臉?難不成有錄像?不,不可能。那個地段是專門選的,老肖的人也不會那麼傻。瀋海玲仔細的回想著當年的事,這麼多年過去了,很多細節她都快忘記了。現在狀況頻出,難免讓她心神不寧。溫儒故見她一直不說話,以為她被嚇傻了,搖了搖她:“這個時候了你發什麼呆?”瀋海玲定了定神,看著溫儒故的臉,眼神閃了閃。溫儒故現在也不一定就知道真相,她應該先從他嘴裡套點有用的資訊。於是瀋海玲假裝不在意地問起:“不是說他撞了人就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