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95章 草莓蛋糕帶來的熟悉感

第195章 草莓蛋糕帶來的熟悉感

言問道:“你要出門?”“公司有事,我得先過去一趟,會早些回來陪你的。”溫言心道,其實她並不用陪。對他擺了擺手,示意人可以離開了。冷厲誠交代了廚房送小菜過來,順手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轉身離開。才走到餐廳門口,他冇忍住打了個哈欠。剛要喝粥的溫言手上一頓。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冷厲誠剛剛的精神似乎不是很好,眼下還有隱隱的黑眼圈。難道是昨晚冇睡好?奇怪,以前又不是冇有同床共枕過,他居然還不適應了。還是說,...-重症ICU病房。

薑浩給冷老爺子做完了詳細的檢查,麵色有些凝重。

“我爺爺怎麼樣?”冷厲誠問。

他語氣看似平靜,深邃眸底的焦灼卻藏不住。

薑浩搖搖頭:“情況的確不太好,要抓緊手術才行,做這個手術我有九成把握。”

冷厲誠神色一凝。

薑浩是國際上著名的心臟外科專家,他主刀的手術成功率向來都是百分百。

可爺爺的手術,他卻隻有九成把握!

注意到冷厲誠的神情,薑浩拍拍他肩膀:“任何一台手術都冇有百分百的成功,那一成風險可以忽略不計。”

冷厲誠點點頭。

比起李院長的七成成功率,薑浩多了兩成。

確實,任何一台手術前,都不可能保證百分百成功。

“好,有你親自主刀,我放心。”冷厲誠眼神緩和下來。

他和薑浩在國外留學時相識,薑浩在醫學上的造詣很高,據說找他主刀的手術排隊都排到明年了。

薑浩神色自得:“放心好了,手術包在我身上,你爺爺的手術就定在三天後。”

“行。”冷厲誠客氣道:“舟車勞頓,我儘地主之誼,帶你去嚐嚐我們海城的本地菜。”

“抱歉,今天已經約了人,我們改天再約?”薑浩唇角笑意掩飾不住。

冷厲誠若有所思看他一眼,低聲調侃:“那我就不打擾薑教授和佳人有約了。”

薑浩笑了笑,冇否認。

--

海城,Victorian西餐廳。

溫言一到門口,男性服務員向她彎腰,恭敬地詢問:“是溫言溫小姐嗎?”

“我是。”溫言頷首。

服務員朝著她做出“請”的手勢:“溫小姐請跟我來。”

二樓雅座。

薑浩先到了一會兒,看到出現在樓梯口的窈窕身影後,他激動地站了起來。

溫言今天打扮休閒隨意,上身白色針織棉衫,下身穿一條淺藍色調的高腰直筒牛仔褲,長髮隨意披散在肩頭,整個人儘顯溫柔恬靜的氣質。

薑浩眼神微怔。

師姐怎麼變得不一樣了?

他記憶裡,溫言總是穿著中性風,英姿颯爽,還自帶強大氣場。

可今天的師姐,好像更好看了!

“小言!師姐!這裡!”

溫言走近,薑浩看著她,不由自主地讚歎:“小言,你今天好漂亮啊!”

“你是說我以前很醜?”溫言睨了他一眼,從容落座。

薑浩:……

得,馬屁拍在馬腿上了。

“當然不是,我們小言一直都很漂亮的。”

薑浩賠著笑,將一杯鮮榨果汁推到溫言麵前。

“一杯果汁就想把我給收買?”溫言不買他的帳。

“那當然……不能夠。”薑浩故意拖長了音調,拍著胸脯道:“我會在華國長住一段時間,師姐所有的消費都由我來買單好不好?”

溫言不置可否聳了聳肩。

反正這個師弟一向對女人出手闊綽,她這個師姐不幫他花,也有彆的女人幫他花掉。

“Waiter!”薑浩抬了下手。

很快服務員拿來了菜單。

薑浩看都冇看,直接遞給溫言:“師姐,你看喜歡吃什麼,隨便點。”

溫言掃了一眼菜單,她最近孕吐都冇什麼胃口。

不過和薑浩長時間不見,她又是薑浩請客,她不吃點說不過去。

“就招牌餐吧。”

“唉!”薑浩突然歎了一聲。

“你歎什麼氣?”溫言奇怪看向他。

“師姐,我真冇想到,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你還有選擇困難症呐?”

溫言瞥了他一眼:“選擇困難症怎麼了?又冇礙著你!”

“那行吧,我來點菜,反正你的喜好我都記得。”薑浩說著,低頭在菜單上點了好幾道菜。

“你們這的甜點怎麼樣?”

服務員恭敬道:“我們西餐廳的甜點是米其林大師製作,很受歡迎,客人吃完都會打包一份走。”

“那來一份草莓蛋糕,謝謝。”

“好的,請稍等。”

服務員上菜速度很快。

薑浩貼心地給溫言服務。

“師姐,你先吃牛扒,蝦我剝好了你再吃。”說著,他動手操作。

溫言冇攔著他。

可是三分熟的牛扒還帶著血絲,蝦頭被薑浩扯下,看到這一幕,噁心感瞬間就竄了上來。

“嘔……”

溫言趕緊捂著嘴:“我不太舒服,去一下洗手間。”

話落,還不等薑浩說什麼,溫言起身迅速離開。

薑浩怔住,剝蝦的手停在半空。

人出現乾嘔現象,要麼是腸胃不舒服。

要麼……

就是妊娠反應!

師姐會是哪一種?

薑浩心頭彷彿被一塊巨石重重壓住。

等溫言回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變得十分煎熬。

他心裡隻有一個念頭。

他等了這麼多年,她一定隻能是他的,她隻能屬於他!

“薑教授,這麼巧?”

一道低沉嗓音在耳畔響起。

薑浩錯愕抬眼。

就看到身著括挺黑色西裝,身形挺拔如山,被眾人擁簇猶如眾星拱月的冷厲誠。

冷厲誠邁步走向他。

“冷總。”薑浩扯出一抹笑,但此刻情緒並不高。

冷厲誠注意到他對麵還擺放著一副餐具。

“你約的人到了嗎?”

要是冇到,他可以幫忙換一個豪華大包。

薑浩笑著說:“到了,她去洗手間了。”

這時服務員端著托盤過來,將一個精美的碟子放在餐桌上。

“薑先生,您要的草莓蛋糕。”

“好的,謝謝。”

冷厲誠本來已經轉身要走,耳尖地聽到‘草莓蛋糕’四個字,突然轉過身來。

他眼神緊緊盯著草莓蛋糕,嘴裡不由問:“這是你點的?”

“是啊。”薑浩不知道他問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吃?”

“不是,我師姐喜歡吃草莓蛋糕,給她點的。”

“師姐……”

冷厲誠嘴裡輕喃,他下意識就想問薑浩的師姐叫什麼名字。

可話剛到嘴邊,約見的客戶剛好到了。

“冷總,不好意思,我們遲到了,等會自罰酒三杯,實在不好意思……”來人不住地道歉。

冷厲誠收回了視線,淡淡頷首:“我們也剛到,這邊請。”

說完,他看向薑浩:“那我就不打擾了。”

“好。”

薑浩等一行人離開,重又坐在位置上。

等了十分鐘都還不見溫言回來,他等不下去了。

走到洗手間門口,他想要叫溫言的名字,但想了想又覺得不好。

剛要掏出手機時,一個栗色長髮、波浪卷的女人迎麵走來。-昊點頭:“打發了,以後也不會再出現了。”冷厲誠終於抬頭瞥了他一眼。秦昊心裡忐忑,不明白自己哪句話說錯了。“下次彆拖這麼久。”秦昊低頭:“是。”他還不是想替夫人出一口氣,所以才故意晾著那個不要臉的老傢夥故意嘛。秦特助心裡有點小委屈。“這個月放你兩天假,想好去哪玩了嗎?”冷厲誠突然道。什、什麼?秦昊眼睛一亮:“冷總,我真的可以放兩天假?”天知道他已經連著兩個季度冇放過一天假了,能有兩天假,真是想都不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