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98章 持證上崗

第198章 持證上崗

愣。有一幅畫捲上畫著許多人物,各種人物姿態豐盈優美,栩栩如生,讓她感到奇怪的是,這是一幅贗品,而且隻有四分之一殘卷。老爺子書房裡所有字畫溫言一看就知道都是真品,隻有這幅,不僅是殘卷,也非真品。是有什麼重要意義?她目光微微一動。這幅殘卷會不會跟饕餮玉佩的秘密有關?“小言,我喝完藥了。”冷老爺子喝完了碗裡的藥,嘴裡含著蜜餞,細細回味酸酸甜甜的滋味,滿足地眯起了眼。溫言探頭看了看藥碗,見他都喝光了,笑著...-冷厲誠凝眉冷眼看著對麵的男人。

他以什麼身份來質問自己跟溫言的關係?

想到薑浩說的“師姐弟”關係,他墨色的眸子裡閃過一絲晦澀不明:

“溫言是我妻子。”

薑浩瞳孔微微一震。

師姐結婚了?!

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他會不知道?

雖然得知溫言有孕時他就懷疑她身邊有彆的男人,但卻冇想到,她居然瞞著師傅和他跟人結了婚!

薑浩不願相信這個事實。

或許,師姐根本不愛眼前這個人,她有難言之隱,纔沒有對他和師傅說。

薑浩嘴角溢位一絲冷笑:“冷總,師姐從未告訴我她結婚了,你有什麼證據嗎?”

他心裡隱隱有一絲希冀,隻要冷厲誠拿不出證據,這一切就不是真的。

“溫言是我的合法妻子,是名正言順的冷夫人,全海城人都知道。”

冷厲誠說著語氣變冷,身上不自覺散發威壓:“還需要什麼證據?”

此時換作一般人,早就被他身上強大的氣場壓得喘不過氣來,哪裡還有膽子跟他要什麼證據。

薑浩心裡也發怯。

之前冷厲誠對他客客氣氣,禮貌有加,他差點忘了對方是有著“鐵血殺手”稱號的冷翼集團掌門人。

可是心裡再畏懼對方,他也不能退縮,他對師姐的感情,任何人都比不上。

“冇有證據就無法證明你和小言的婚姻關係,而且小言也從未告訴我她結婚了,所以,我有理由懷疑你撒謊。”

薑浩故意不叫溫言師姐,改為他們平時私下裡相處時用的昵稱。

小言?

冷厲誠眼神徹底冷了下來。

他已經不止一次從這個人嘴裡聽到“小言”二個字。

平日裡這個人就是這麼叫溫言的?

他們的感情好到可以互相叫昵稱了?

思及這個可能性,冷厲誠眼底的怒火如有實質,墨色的瞳孔變得愈發幽暗。

“是不是拿不出來證據?拿不出來就不要胡說……”

薑浩剩下的話卡在喉嚨口,他瞪大了雙眼看著麵前突然閃現的紅本本。

這……是……結婚證?!

薑浩下意識抬手去抓,可冇等他抓住,冷厲誠已經收回了手,很嫻熟地將結婚證塞入懷中。

等等,名字他還冇看清……

薑浩心裡哀嚎,兩眼難以置信地看著對麵的人。

“你、你這麼快,我什麼都冇看清,有本事你再給我看一次!”

他快要瘋了好不好!

而且這男人怕不是有病,好好的誰會把結婚證帶在身上?

冷厲誠慢慢地欣賞了一會薑浩的抓狂神情,心裡的怒火漸漸平息,他輕蔑地看著對方,故意說:“你如果還有疑問,我可以請夫人出來解釋。”

“夫人”二個字他咬字特彆清楚,擲地有聲。

薑浩臉色變了又變,最終一咬牙:“不用了。”

說完,他又覺得哪裡不對勁兒,想了想終於明白過來。

薑浩冷冷一笑:“小言現在躲著你,說明她並不想見你,甚至對你避之唯恐不及,對吧冷總?”

冷厲誠攥緊了拳。

這討人厭的臉,好想一拳頭砸過去怎麼辦?

“薑教授恐怕有所誤會,夫妻之間鬨點彆扭很正常,小言隻是暫時生我的氣,等我好好哄哄她,我們還是恩愛的夫妻。”

為了堵住薑浩的嘴,他連“恩愛夫妻”這麼肉麻的詞都說了。

薑浩明顯不信,逮住“溫言躲起來”這個話題不放。

“你有本事找到我師姐再說!”

師姐存心躲一個人,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也找不到她!

想到這裡,薑浩心情登時又好了一些。

因為,這個人找不到師姐,可他能聯絡到,師姐不會躲他。

冷厲誠看了薑浩一眼,倒也冇馬上反駁他的話。

薑浩說得冇錯,他現在確實找不到溫言。

小女人狡兔三窟,之前是在M國碰到她,現在又突然出現在海城,恐怕這棟彆墅也隻是她藏身地之一。

到底要怎麼才能讓她現身呢?

說不定眼前這個人用得上……

“冷總,冇話說了?”

薑浩被冷厲誠打量的眼神看得心裡發毛,明明是質問的話說得有氣無力。

冷厲誠大大方方地承認:“我是找不到她。”

說完他睨著薑浩:“你也找不到。”

“誰說我不找不到……”話音未落,薑浩突然感到自己被算計了。

這個狡猾的男人,就是想利用他找到師姐,纔會說話激他!

他是不會上當的!

“怎麼,我能承認,你冇膽承認?”冷厲誠輕輕笑了。

居然敢蔑視他!

薑浩二話不說掏出手機,想都冇想就撥通了溫言的手機號。

“您撥打的是空號……”

靠!

他被師姐拖黑了!

薑浩惡狠狠盯著冷厲誠:“都怪你,師姐連我都不理了!”

冷厲誠微微一笑:“薑教授,出問題就把責任推給彆人,這樣不好吧?”

“你!”薑浩肺都要氣炸了。

冷厲誠又道:“看來你跟你師姐關係不像你說的那麼好,否則她不會不理你,人貴在自知之明,你居然一點都冇有,可惜了。”

薑浩氣得火冒三丈,理智全無。

“冷厲誠,你到底還是不是男人?你光會自責彆人,你怎麼不問問自己。我師姐懷孕了都要拚命躲開你,你在她眼裡,一文不值,你還意思說我?”

“懷孕?”冷厲誠臉色大變,“你說誰懷孕?”

薑浩後悔不已,掩飾道:“冇、冇誰懷孕啊,你聽、聽錯了……”

冷厲誠攥緊了拳頭。

那晚他們在酒店,恩愛了很多次,他什麼措施都冇有。

一定是那晚,溫言不小心受孕。

都怪他!

“薑浩!”

冷厲誠大跨步往前,一把揪住薑浩的衣領,語氣冷冽:“我不是開玩笑,最後問你一次,溫言懷孕了,是不是?”

他眼球整個充斥著紅血絲,眼神又冷又可怕,整個人像是要走火入魔一般。

薑浩完全驚住了。

“說!”

薑浩身體抖了一下,下意識回答:“她……我也是昨天吃飯看到她在嘔吐……還、還不確定……”

冷厲誠閉了閉眼。

還要確定什麼。

薑浩是醫生,跟溫言一起吃飯,兩人近距離接觸了,溫言有冇有懷孕,他怎麼可能看不出。

“她去了哪裡?”他一字一句地問。-言心下已經有了決定。薑浩見她還是冇有點頭,心裡有些焦急,絞儘腦汁勸道:“師姐,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你聽過……”溫言笑出了聲:“有空你和王多許拜個把子吧。”薑浩一臉懵。這跟那個大馬哈助理有什麼關係?溫言冇多作解釋。其實薑浩說得也冇錯。她現在懷著身孕,又要躲避冷厲誠的人,難免感覺身心疲憊。隻是她又有些顧忌……與此同時,冷翼特助辦公室內。秦昊接到了手下的電話:“薑浩來了北郊,跟一個女人見了麵,離得太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