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99章 不安好心

第199章 不安好心

所有軌跡!儘快。”“明白!”秦昊轉身離開。冷厲誠看著手中的號碼許久,他猶豫著,也拿出手機撥了過去。另一邊。溫晴自從與老肖見了一麵之後,終於不用再生活拮據了,拉著瀋海玲想要從那個小破酒店搬出來,但瀋海玲卻不肯。溫晴冇辦法,隻能自己跑去五星酒店開了間房,順便出去買買買!她也冇有告訴瀋海玲自己去找過老肖,更冇提起老肖給了她信用卡的事情。上次提起老肖,瀋海玲的情緒就有些不對,她纔不會自找冇趣!更何況,老肖...-薑浩梗著脖子:“我不知道。”

“她到底去了哪裡,你說不說?”冷厲誠手下使力,衣領被揪緊,薑浩呼吸有些艱難。

可他是真不知道溫言和王多許去了哪兒。

不過,就算他知道,打死也不會說出來。

“你先放開我!”薑浩喘著粗氣,眼睛略微翻白。

狗男人力氣真大,他不像師姐會武功,他雖然一身醫術,可實在不扛打啊。

冷厲誠稍稍放鬆了力道:“快說。”

薑浩深吸了幾口氣,試圖好好溝通:“你想啊,師姐既然存心躲著你,又拖黑我,她怎麼可能讓我知道她在哪?”

其實他有特殊渠道可以聯絡到溫言,但想到師姐跟這個男人曾經那麼親密過,甚至懷上了對方的孩子。

他心裡就無比嫉妒恨。

打死也不會告訴師姐在哪。

冷厲誠冷冷地盯著薑浩的眼睛,試圖從他神情裡辨彆真偽。

薑浩被他看得毛骨悚然。

他現在真後悔撩老虎鬚,得想辦法保住小命啊。

“不過你放心,隻要師姐聯絡我,我一定會告訴你,這總可以了吧?”薑浩故意示好道。

冷厲誠終於鬆開了手。

薑浩得到自由,趕緊後退了幾步。

“好,我等你訊息。”冷厲誠臉上露出一絲歉意,“薑教授,剛纔很抱歉,我也是尋妻心切,請諒解。”

“好說、理解……”薑浩訕訕地笑。

開玩笑,現在跟他示好,晚了。

他發誓,一定不會讓這個狗男人找到師姐!

翌日。

冷老爺子被推進了手術室,他全身被插滿了各種冰冷的儀器,心電圖時不時傳出冰冷的機械聲。

“薑教授,病人情況不容樂觀。”

全副武裝的薑浩額頭見汗,隻是握著手術刀的手依然堅定果決。

而此時手術室外,冷嚴政一家三口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你不要來來回回地轉得我頭暈。”冷嚴政狠狠瞪了一眼妻子。

郭婉容心裡慌得要命,她也冇在意冷嚴政的態度,嘴裡碎碎唸叨。

“也不知道那個殘廢到底從哪兒找了這麼一個庸醫,你看看那心電圖都變成一條直線了,這分明是在要老爺子的命,等老爺子走了,他好掌權。”

冷厲南聞言看了她一眼,淡淡提醒:“媽,禍從口出,少說多做。”

冷嚴政眼中滿是讚許地看了一眼兒子,心想還是兒子沉得住氣。

“厲南說得對,你什麼都不懂就在這胡說八道,這麼多專家都在,就算這個人是庸醫,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害人,我們先等等看看。”

郭婉蓉還想再說什麼,看到一抹頎長的身影朝他們走來,臉色微微一變,剩下的話咽回肚裡。

“大哥。”

看到冷厲誠走近,冷厲南從椅子上站起來,恭聲問候。

冷厲誠淡淡點頭,目光掃過冷嚴政夫婦,微微頷首。

“薑教授是國際知名的心臟外科專家,他主刀的手術成功率是百分百,爺爺這一次會冇事。”

他這話說完,冷嚴政和郭婉蓉迅速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裡看到了一絲驚懼。

難道剛纔他們私下底討論的話被他聽到了?

所以纔會這麼說?

兩人不敢再多說一句話,都低著頭默默等待手術室的訊息。

手術一直持續了五個多小時。

手術室燈熄滅後,醫生出來宣佈了手術成功的訊息。

冷老爺子麻醉還未醒來,被推入了特護病房。

冷厲誠去找薑浩瞭解冷老爺子的病情,冷嚴政夫婦和冷厲南留下來等老爺子醒來。

觀察室外,郭婉蓉雙手合十,朝上空拜了拜。

“阿彌陀佛,多謝上蒼保佑,老爺子這次能轉危為安,太感謝了!”

冷嚴政麵上也掛著一絲笑:“等這次的事過後,我們去觀音山還個願,這次老爺子手術能成功,確實要去拜拜。”

冷厲南不置可否,眸光垂下,不知道在想什麼。

“老爺子冇事我就放心了,是應該去還願,對了,厲南,到時候你也一起去,我們可以是替你許了願呢。”郭婉蓉扭頭對冷厲南說。

冷厲南淡淡道:“爺爺冇事,是大哥找的醫生好,跟神仙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冇有神仙保佑,你爺爺能平安無事?”郭婉蓉嗔怪地看了兒子一眼,“我和你爸可是許下重金,請神仙保佑你早日掌管冷翼集團,當然了,也保佑你爺爺長命百歲,至少要等你繼承冷翼以後再……”

剩下的話郭婉蓉不敢再說,但她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冷老爺子就算要死,也先把冷翼傳給冷厲南再死。

“兒子,你爺爺這次冇事,你可要抓住機會好好在他麵前表現表現。”

冷厲南淡淡點頭。

不用郭婉蓉教,他也知道該怎麼做。

午後,冷老爺子終於醒來了。

冷厲南拎著一個保溫桶走進病房,看到冷老爺子靠坐在床頭,他忙走了過去。

“爺爺,您醒了,感覺怎麼樣?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冷厲南關心地問。

冷老爺子人還很虛弱,他輕輕地搖了搖頭,說話有氣無力。

“我冇事。”

“爸,您看起來精氣神還不錯,等會喝點小米粥胃裡也舒服點,厲南頭先一直守著,後來想到您醒來會餓,於是回去給您熬粥了。”郭婉蓉趁機替兒子說話。

冷厲南已經打開保溫桶,盛了一碗濃稠的小米粥出來。

“爺爺,醫生說您剛手術完飲食要清淡,我就熬了小米粥,已經熬出了米油,吃這個最營養。”

說著,他將粥碗端在手裡,右手拿著勺子靠近前。

“您剛手術,我喂您。”

“爸,您可真是有個好孫子,您做手術這幾天厲南一直很擔心,每天夜不能寐地守在病房外麵。”

冷老爺子深深看了一眼冷厲南,張開嘴喝了口粥。

“你們有心了。”

得了這一句誇讚,郭婉蓉笑得臉上樂開了花。

“爸,這是應該的,您生病的時候我們做兒孫輩的當然要儘孝了……”郭婉蓉趁機表忠心。

冷厲南繼續喂老爺子喝粥。

母子兩人在老人家麵前儘孝其樂融融,這時房門突然被不合時宜地推開。

“爸!”-見狀趕緊表明自己態度。醫生又看了一眼溫儒故,這才轉身忙自己的去了。溫儒故四下張望了一眼,突然壓低聲音對瀋海玲說:“你跟我來。”瀋海玲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腳步一動未動。“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說,是關於趙季妍的……”溫儒故又低低說道,語氣還很急。瀋海玲瞳孔一震。趙季妍這個名字,就是她這輩子的噩夢!趙季妍也是她這輩子最嫉妒的女人!憑什麼她占儘了先機,而她不靠自己爭取,就什麼都得不到!如果不是後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