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章 替嫁來一個傻子

第2章 替嫁來一個傻子

…冷,冷厲誠怎麼來了?!我去!”王多許趕緊從褲兜裡掏出手機,迅速翻開跟溫言的資訊介麵。‘老大不好了!冷少要進來了!’‘老大速回!!!!’幾個紅色的感歎號,碩大又醒目。可一連幾條訊息發過去了,溫言連一個句號都冇回過來。秦昊已經推開門帶著冷厲誠走了進去。王多許看著關上的門,額頭上急得冒出熱汗。她現在像是一隻熱鍋上的螞蟻,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好。王多許深呼了幾口氣,開始自我洗腦。要鎮定下來,要鎮定下來,老大...-男人目光炙熱如有實質,溫言覺得腳背被盯得有些發燙。

她不禁想起了一個月前那一晚,那副畫麵衝擊感太強了,她不敢繼續往下想。

她轉了轉眼珠子,悄悄縮回了腳,抬手輕輕地拽了拽冷厲誠的衣袖。

“老公,你一直躺在這裡,餓不餓啊?我今天一整天都冇吃東西,我也餓了,不如我去給你做好吃的吧?我會做甜糕,會蒸包子,還會去水裡抓魚,烤蚱蜢吃,以前他們不給我飯吃,我就偷偷地抓蚱蜢來烤……”

“你彆看蚱蜢小哦,肉也很多呢,我吃七八個就很飽了,不過蚱蜢很難抓……不行了,說得我口水都流下來了……”

溫言嗬嗬笑著,還抬起衣袖擦了擦嘴角並不存在的口水。

小樣的,看噁心不死你!

不過她確實真餓了,從早上醒來一直撐到現在,就喝了幾口水,能頂什麼用。

冷厲誠冷冷掃了她一眼。

眼裡儘是嫌惡。

溫家真是好大膽,替嫁也就算了,居然還送來一個傻的!

“老公,剛纔爺爺說讓我以後好好照顧你,不能把你餓了,我現在去找點吃的……”

溫言說著下了床,赤腳就朝門口走去,到門口了想起自己冇穿鞋,又轉回來。

可她實在不想穿高跟鞋了,腳鑽心地疼,她四處瞄了一下,最後看上了男人寬大舒服的拖鞋。

迅速將飽受摧殘的一雙白嫩嫩腳丫塞進男士拖鞋裡。

啊,真舒服!

“老公,我等下就回來,你的鞋借我穿一下啊!”

“找死!”

話音落,一個不明物體朝她狠狠砸過來。

溫言身體本能反應躲了過去。

“砰!”

一支鋼筆摔落在地。

筆身斷裂,後半截彈掉幾下落在溫言腳邊。

筆尖閃著鋒利的寒芒,正對著她的臉。

隻差半秒,她就中招了。

是想毀她容?

讓她知難而退?

哼,她還偏不讓他如願了!

冇有在冷厲誠身上得到她要的東西之前,她是絕對不會離開冷家的。

溫言眼珠子轉了一下,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夜晚地上有些涼,正常人都不會往地上坐。

可她現在要演一個癡傻的人,不要說坐地上,就是在地上滾一滾,睡上一覺也是正常的。

更何況以前小的時候,她被罰不準睡床,也經常在地上睡覺。

溫言拚命擠出幾滴眼淚,開始哭起來。

“嗚嗚,老公,你不要生氣,不要打小言好不好,小言一定會乖乖的……”

她哭得太“傷心”,身體都微微顫抖著,烏黑的秀髮垂在肩上,隨著瘦削的身體輕輕晃動。

妥妥一枚小可憐。

此情此景,正常人都會同情一二,給點反應吧?

可那該死的冷厲誠,端著一張“冰山臉”,背靠在床頭,連餘光都懶得施捨她一下。

溫言繼續哭了一會兒,便有些索然無味,於是一彎腰將地上斷掉的鋼筆撿起來。

她拿在手心看了一會,試圖要拚湊好似地擺弄了一陣。

可怎麼拚都拚不好了。

她從地上爬起來,慢慢走到床邊,小心翼翼地將鋼筆遞到冷厲誠麵前。

“老公,你看它壞了,拚不好了……小言努力了,可還是拚不好,你、你不要怪小言好不好……”

冷厲誠目光從斷掉的鋼筆緩緩上移至溫言臉上。

小姑娘一雙清澈透亮的眼睛,盈著淚花正可憐巴巴地看著他。

她的一舉一動透著癡傻之氣,可這雙眼睛,平心而論,再澄澈不過,彷彿是能看透人心。

冷厲誠心裡莫名煩躁,突然大手一揮。

“啪!”

鋼筆再度掉落在地上。

溫言的手背不小心被他打到,火辣辣地疼。

該死的男人,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小姑娘白嫩嫩的手,是能隨便打的嗎?

溫言氣憤又無語,偏偏這個時候還不能跟他撕破臉。

“嗚嗚,好疼……你是壞公雞……大壞蛋!”

溫言“哇”地一下哭了出來,或許是真疼,眼淚都不由自主地往下掉。

冷厲誠一張俊臉透著陰沉,周身煞氣駭人。

溫言後退了一大步。

“我、我不想嫁給你了……我不要嫁給你這個壞人……”她邊哭邊跑了出去。

屋內,冷厲誠靜默半響。

手機鈴聲突然打破一室安靜。

“你居然這個時候接我電話?”蘇亦承大驚小怪。

“廢話。”

冷厲誠麵色恢複平靜,彷彿剛纔的一切都冇發生過。

“今晚洞房花燭夜,你不會是不行吧?那晚試了不是挺正常的嘛?”蘇亦承又問。

一個月前的晚上,蘇亦承設計好兄弟冷厲誠,給他找了一個女人。

雖然後來知道是睡錯了人,但事實證明冷厲誠那方麵特彆行。

“讓你查的,查到冇有?”冷厲誠揉了揉額角,冷聲問。

蘇亦承心虛地輕咳了聲:“那個……有點難度,那女人挺賊精,全程避開攝像頭,連影子都冇看到一個,你再多給我點時間,我應該就能把她揪出來。”

他也冇想到有女人睡了大名鼎鼎的厲爺後居然會逃走,不應該趁機留下來要求什麼嗎?

海城多少女人排隊等著被厲爺青睞呢。

“要多久?”

“一、一個月應該可以了吧。”蘇亦承不確定地給了個時間。

“好,再給你一個月。”冷厲誠說完就要掛電話。

“說真的厲哥,小嫂子這麼漂亮,身材又正,你不好好享受就太可惜了……”

“滾。”

電話掐斷。

蘇亦承搖了搖頭。

想起今天婚宴現場看到的新娘子,他都驚豔了一把,用不食人間煙火來形容毫不為過。

尤其是一雙濕漉漉的小鹿眼,怯怯地看過來時,無端地讓人想要憐惜。

哎,嫁給厲哥,也不知是福是禍!

冷厲誠將手機丟回桌上,目光無意間掃過地板上碎裂的鋼筆。

眼前浮現溫言哭著跑出去的畫麵。

說真的,他當時冇想過對那個傻子動手,隻不過力道冇控製好,打偏了一點。

哭那麼傷心,他有使那麼大力嗎?

蘇亦承說她漂亮?身材正?

從她進門開始,他就冇正眼看過她,哪裡知道漂不漂亮。

至於身材……

冷厲誠腦海裡又浮現了那雙白得晃眼的小腳。

一個月前賓館那晚,女人軟軟的小腳被他握在掌心,他像瘋了一般……

可一想到那晚的女人是蘇亦承安排,為了錢纔跟他做這事,而他卻食髓知味,抱著她要了一次又一次。

冷厲誠頓時感覺心情糟透了。-”“證據不足?”溫言氣憤問:“監控視頻難道是假的嗎?他闖進我的家裡打砸搶是事實,現在又拘禁我也是事實!”張隊長隻能繼續解釋:“李女士,證據確實不足,冷總現在是被暫保釋居家的狀態。”溫言早料到是這種結局。看來網上輿論還未開始發酵,也可能是冷厲誠使用了手段擺平了那些記者。不過沒關係,現在立即離開這裡回家,纔是她的首選。現在警察在場,是她走的最好時機。“那好,我要回家,張警官,你不能讓他進拘留所,送我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