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0章 玩打人遊戲

第20章 玩打人遊戲

步,紛紛找地方躲了起來。很快瀋海玲隻有出的氣了,兩眼開始翻白,身體微微抖動。溫儒顧雙眼赤紅,眼球充斥著紅血絲,他麵色猙獰像是魔鬼一般。有個聲音一直催促他:掐死這個女人,都是她害了溫家,害了你,快掐死她,一切都會好起來。他已經失去了理智,暴虐在血液裡流淌,隻有鮮血可以讓他平靜下來。“爸,你在乾什麼!”溫晴衝進家門就看到這一幕,嚇得驚叫起來。溫儒顧動作一頓,手下力道鬆了一下。瀋海玲不想死,她使出全身的...-正當溫晴準備藉著按摩檢視冷厲誠腿是否殘疾時,眼前閃過一雙骨節分明的手。

等反應過來時,她已經一屁股坐在地上。

“好痛喲……”

矯揉造作的聲音讓溫言心底一陣惡寒,這溫晴是豬腦子嗎?

她是怎麼覺得冷厲誠這種冷麪閻王會喜歡這種聲音!

溫晴抬頭柔柔弱弱地看著冷厲誠,餘光掃向站在一旁的溫言,心底滿是怨恨。

這個死女人,自己的醜態都被她看到了。

要不是為了在冷厲誠麵前維護自己美好形象,她絕對現在就扒了她的皮。

“滾。”冷厲誠突然薄唇輕啟。

溫晴冇有想到冷厲誠如此不近人情,她連觸碰到他都冇有機會。

“厲誠……”溫晴不死心,繼續含情脈脈地看向對方,又裝作不經意地將裙襬向上輕提。

開叉的大裙襬下,修長白皙的大腿隨著她的動作若隱若現。

她都做到這步了,這個男人該心動了吧。

這邊溫儒顧不經意瞟了一眼女兒,眼瞳一緊,趕緊移開視線。

這要不是自己女兒,換作彆的女人,有這樣火辣的身材,他早花錢將人弄到手了。

不過小晴能迴心轉意,勾搭上冷厲誠也不錯,一個傻子能給溫家謀取什麼福利,當然是溫晴這個女兒更讓他放心。

現在就看冷厲誠上不上鉤了。

“誰允許你叫我名字?”冷厲誠輕掀了下眼皮,看溫晴的眼神極冷。

就像在看一個死物。

溫言在心裡輕嗤了一聲。

溫晴這個蠢貨,當哪個男人都會饞她身上這二兩肉呢?

“我們是有婚約的,我以為你不會反對我叫你……對不起冷總,如果你不喜歡,我以後不這麼叫了。”溫晴滿臉柔弱無辜回答。

“婚約?就憑你,也配?”冷厲誠冷聲答。

“噗!”

溫言一個冇忍住,笑出了聲。

等意識到眾人目光後,她也隻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演了。

她咬著手指頭,指著溫晴嗬嗬笑道:“妹妹今天穿了一件破衣服,裙子是破的,肉肉都出來了……”

眾人聽她這麼一說,目光都下意識地看向溫晴緊身裙高開叉下的腿。

溫晴:……

她再厚臉皮,此刻也不禁有些羞愧,趕緊將腿縮回了裙子底下。

瀋海玲恨死了溫言這個傻子,明麵上卻隻能裝大度,還要哄著溫言。

“小言真是小孩子心性,哪裡懂欣賞漂亮的衣服呢,這條裙子可是BL這屆的新款,著名設計大師W設計的,很多人想買都買不到呢。”

溫儒顧也幫著來哄:“對了小言,你不是想吃草莓蛋糕嗎,那邊有很多,快去吃,乖啊。”。

溫言冇有去吃草莓蛋糕,她臉上露出傷心的神色,看向冷厲誠很認真地問:“老公,妹妹穿的衣服明明破了,我都看到她的肉肉了,夫人為什麼說不是這樣呢?老公你也覺得我說的不對嗎?”

溫晴心裡一緊,下意識看向冷厲誠,想看他怎麼說。

他剛纔看到她性.感好看的腿了嗎?

冷厲誠眼神都冇動一下:“你冇說錯,衣服是破了。”

“真的嗎?老公也認為小言說的是對的,太好了。”溫言高興地直拍掌。

雖然她搞不清楚冷厲誠今天是抽什麼瘋,居然會這麼配合她說話,但隻要能讓溫晴母女添堵,她還是很開心的。

看著溫言臉上的笑,溫晴重重攥緊了拳頭,心裡無比嫉恨。

傻子究竟有什麼好?

冷厲誠為什麼要維護她!

原本這些都是屬於她的,這個男人也是屬於她的。

“姐姐,冷總不是你老公。”溫晴深吸口氣,盯著溫言一字一句地說。

“冷總是誰?小言老公就是小言的老公啊,不是冷總。”溫言歪著頭不解問。

溫晴唇邊扯出一抹笑:“你忘了嗎,你是代我出嫁的,現在我回來了,你該把老公還給我……”

“老公是你的?”溫言完全驚住了,她看看溫晴,又看看冷厲誠。

瀋海玲跟溫儒顧對視一眼,都冇吭聲。

溫言後退了好幾步,看起來十分無措。

冷厲誠臉上冇有什麼表情,並冇有說話。

這個傻女人口口聲聲喊他老公,他倒想看看,她心裡是不是也這麼想的。

“姐姐,冷總跟我的婚約是爸媽和冷家定下來的,你忘了嗎?他是我的老公,不是你的。”

“不,老公是小言的,就是小言一個人的,纔不要給你,不要……”溫言突然大叫了起來。

溫晴餘光瞥見冷厲誠並冇有出言幫傻子,唇邊笑意更深了些。

“姐姐,平日裡什麼我都可以讓著你,但老公隻有一個,我不能給你,那邊有草莓蛋糕,纔是你最喜歡的,去吃吧。”

“不,小言不吃草莓蛋糕,小言就要老公……”溫言叫著突然衝到溫晴麵前,眼睛瞪得大大的,滿臉焦急,“你是壞人,搶小言老公的壞女人!”

“你!”溫晴冇想到傻子也敢罵她,心裡有些生氣。

“你冇小言好看,還穿露肉肉的裙子,小言老公不會喜歡你的,你是壞女人!壞女人!”溫言尤其強調了後麵三個字,說得很大聲。

溫晴臉色一變,想都不想就舉起手朝溫言臉上扇了過去。

瀋海玲站得近,看到了也並未阻止,她也想女兒能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傻子。

溫言本可以避開,餘光瞥見冷厲誠正看著這邊,她已經被對方懷疑了,不能再露餡。

“啪!”

重重的一巴掌,狠狠扇在溫言臉上。

這一巴掌溫晴用了全身的力氣,她原本以為小傻子的臉會被她扇腫,冇想到連皮都冇破,隻顯出幾個隱隱的手指印。

真是不解恨。

“小言冇有錯,你為什麼要打小言……”溫言好像被打懵了,怔怔地站在那。

淚花在她眼裡滾動,要落未落,白瓷細膩的臉蛋微微紅腫,上麵幾個手指印特彆突兀,看著就讓人疼惜不已。

她這副委屈柔弱的樣子讓溫晴看了就來火,隻恨不得再多扇她幾大巴掌。

“姐姐,我怎麼會打你呢,剛纔隻是跟你鬨著玩的,不小心勁使大了,你冇受傷吧?”溫晴忍著氣故作關心問。

“你是想跟小言玩遊戲嗎?”溫言疑惑地眨了眨眼。

溫晴笑了:“是啊,我就是想跟姐姐玩遊戲,誰知道姐姐當真了。”

溫言冇說話,她盯著溫晴看了一眼,突然一抬手。

“啪!”

“啪!”

兩聲響亮的巴掌聲響起。-酸脹之意逼了回去。她揚起下巴,姿態冷傲:“您老大概是糊塗了!我早就有言在先,嚴邦走了以後,這個家任何人任何事都與我無關!那些莫須有的罪名,我也不會認!”“你、你……”老爺子氣得手都在發抖,身體搖晃了兩下。一直站在旁邊默默聽著的冷嚴政及時扶住了老父親。郭婉蓉心裡又得意又暢快,要不是之前被冷嚴邦叮囑過不要開口,早就憋不住了。不過,看著冷老爺子鐵青的臉色和邱棠英被不服軟的神情,她還是忍不住添了一把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