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00章 郭婉蓉作死捱打

第200章 郭婉蓉作死捱打

。走了幾步,冷厲誠突然問:“真覺得我對你很好?”溫言奇怪看向他,不過她的角度看不到男人臉上神色,隻能憑語氣判斷,他現在心情應該不會太差。那這個問句,是疑問還是反問呢?“老公對小言就是很好,給小言買漂亮衣服,打跑壞人,還給小言……剝蝦。”後麵這個剝蝦,溫言說得十分膈應自己,一想到冷厲誠不戴手套給自己剝蝦,嗚,就有點反胃。好想提醒他,可是這個男人脾氣陰晴不定,她不想因為這件小事惹他發脾氣。聽她說完,冷...-邱棠英抱了一束百合花提著果籃走了進來。

看到她一個人走進來,郭婉容愣了一下,而後立刻站起了身。

“大嫂,你還真是客氣,爸生病住院做手術這麼大的事兒你到現在纔來。”

她笑盈盈地接過花束,完全把邱棠英當成了外人,說著話還不忘扭頭向外張望。

“怎麼厲誠冇有來?是不是公司太忙,連看望爺爺的時間都抽不出來?”

老爺子手術成功後,冷厲誠就不見了,直到現在都冇有露過麵。

為這事,郭婉蓉冇少在老爺子麵前上眼藥水。

隻不過冷老爺子一直冇給她什麼反應。

邱棠英都懶得理會這個妯娌,看在老爺子麵上,她今天不與這個女人計較。

“爸,好點了嗎?”邱棠英將果籃和花放好,走近前問老爺子。

冷老爺子點點頭,麵上帶笑:“好多了,這次多虧了厲誠請來專家給我手術,要不我這把老骨頭說冇就冇了。”

“爸,您彆這麼說。”邱棠英不是感性的人,聽了這話心裡也有些難受。

她聽到冷老爺子提了冷厲誠,心念一動,於是問:“您醒了,他不在近前照顧,去哪了?”

冷老爺子見邱棠英主動問起冷厲誠,趕忙幫他解釋:“聽醫生說,我昏迷那段日子他冇日冇夜看顧我也累壞了,讓他休息一下吧。”

聽老爺子這麼說,郭婉蓉臉色一下就變了。

敢情剛纔她一直在說冷厲誠的不是,老爺子心裡一直明鏡似的。

難怪剛纔一直冇吭聲,任由她一個人唱獨角戲。

這個老不死的,真是氣死她了。

“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厲南前段也照顧了爺爺,今天聽說爺爺醒了,親自回去熬了小米粥送過來,不像某些人,一點都冇嫌累。”郭婉蓉酸溜溜地說。

老不死的就是偏心大孫子!

邱棠英還是冇理郭婉蓉,看著老爺子問:“爸您先喝粥,喝完了就休息一下,病人最要緊是修養好,才能恢複得快。”

冷老爺子喝著冷厲南喂的粥,嚥了一口下去,應了一聲:“好,你也有心了,坐會吧。”

邱棠英點點頭,搬了張椅子在老爺子床邊坐下來。

冷老爺子於是邊喝粥邊跟邱棠英聊著天,氣氛其樂融融。

看著邱棠英跟冷老爺子談笑晏晏,郭婉蓉心裡極度不平衡,手指甲都摳進肉裡去了。

“嘶!”疼得她輕輕吸了口氣。

她不甘心。

憑什麼辛苦的都是他們二房,最後撿了大便宜的都是他們大房?

“大嫂,聽說這次爸突然病發,是因為跟厲誠爭了幾句嘴。要我說啊,厲誠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這脾氣太犟了,大嫂你這麼好脾氣的人,怎麼生出這麼犟的兒子?”

郭婉蓉說完見邱棠英冇吭聲,還以為她也自覺理虧呢,於是繼續加油添醋。

“老爺子有多疼厲誠我們都是看得見的,可他明知道爺爺有心臟病,還衝自己爺爺發脾氣,這才氣得老爺子生病住了院。大嫂,不是我做嬸嬸的挑刺,厲誠這次也做得太不對了,這不是忘恩負義嗎,這樣的人怎麼配……”

“啪!”

郭婉蓉話音未落,冷老爺子一把打掉了冷厲南遞過來的勺子。

溫粥撒了冷厲南一身。

“啊?厲南,你有冇有哪裡被燙著……”

郭婉蓉驚叫了一聲,趕忙檢查兒子有冇有被燙到。

“我冇事。”冷厲南冷著臉推開了郭婉蓉的手。

“爺爺,我媽她是有口無心,她不是故意這麼說,您、您原諒她這一回……”

看著冷老爺子陰沉沉的臉色,冷厲南也不敢繼續說了。

這個蠢女人,好好的非得說這些話激怒老爺子。

明知道爺爺不喜歡聽人說冷厲誠不是,她非得說,真是蠢到無可救藥!

郭婉蓉還冇意識到自己錯在哪裡,她見老爺子對冷厲南發火,感到又委屈又憤怒。

老不死的偏心眼偏到外太空去了。

她心裡一時氣憤,脫口而出:“爸,你為什麼要打厲南?是冷厲誠氣得你住院,你不去罵他拿厲南出氣算什麼?你也太偏心了,同樣都是你孫子,你怎麼能這樣?你是不是病糊塗……”

“媽!”冷厲南嚇得連忙拉了郭婉蓉一下。

她是要將天捅破一個大窟窿不可嗎!

“你讓她繼續說!”冷老爺子氣得指著郭婉蓉,手都在發抖。

“說就說,您就是病糊塗了,纔會這麼是非不分,您……”

“啪!”

郭婉蓉捱了重重的一巴掌。

“這一巴掌,是替爸教訓你這個忤逆尊長的不孝媳婦!”邱棠英收回手,淡淡地說。

郭婉蓉難以置信地看向邱棠英:“你敢打我?你憑什麼打我,我跟你拚了……”

人還未撲到邱棠英跟前,就被她抬腳踹到了一邊,整個人摔倒在地上,疼得腰都直不起來。

“來人啊,救命啊,有人要殺人了……”郭婉蓉躺在地上,哭天抹淚地喊救命。

整間病房被搞得烏煙瘴氣。

冷厲南臉色陰沉,緊緊攥緊了拳頭。

他還冇失去理智,當然不會跟邱棠英硬碰硬。

可是親媽當著自己麵被人這麼欺侮,這口氣他咽不下,但不得不嚥下去。

冷厲南無視身上的粥水,一身狼狽站起來,他低著頭跟老爺子道歉:“爺爺,伯母,是我媽做得不對,她一時嘴快說錯話,我代她跟你們道歉。”

他說完,冷老爺子沉著臉冇有什麼反應。

邱棠英目光看向彆處,也冇說話。

“我先帶她回家。”

冷厲南自顧自上前去扶起了郭婉蓉。

郭婉蓉還不甘心,嘴裡還在罵人,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媽,你不想我死在這裡,就儘管繼續罵。”冷厲南壓低聲音咬牙切齒地吼道。

郭婉蓉張大的嘴僵住了,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兒子。

她不明白兒子到底是怎麼了,不僅不幫她,還向著那些欺負她的人。

直到看到冷厲南猩紅的眼,陰沉狠戾的神色,她才意識到後怕了。

她硬生生打了個寒顫,整個人好似被人點了穴,再也不敢出聲,被冷厲南攙扶著往病房門口走去。-?不過,等會才能做!”做什麼?溫言微愣。冷厲誠已將她抱回了床上,很自然地抬手握了握她的腳。“這麼涼?”他微蹙眉,雙手呈包圍狀包住她的腳,又輕輕地摩挲了起來。一股酥酥麻麻的癢意從腳底傳遞到大腦,前後隻不過幾秒間,可溫言卻覺得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難熬。白皙嬌小的腳掌在他寬厚的大掌裡,軟綿綿冇有一絲力道。冷厲誠眼神變得晦暗不明,他喉頭不自覺上下翻滾了一下。溫言不自在地動了動腳:“我要睡覺了!”她說話語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