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01章 終於聽到他叫一聲“媽”

第201章 終於聽到他叫一聲“媽”

爺,有一件事,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老爺子摘下了老花鏡,犀利的眼神望向冷厲南:“什麼事?”冷厲南再三斟酌了一下,纔開口道:“我出差回來,才知道全公司上下已經加班大半個月了,大哥更是身先士卒,整個人吃住在公司,連休息都冇有過,這樣下去,我怕大哥的身體吃不消啊!再說,公司員工也會怨聲載道的。”老爺子皺眉:“有這樣的事情?”冷厲南有些心梗。以前的爺爺縱使對自己冇有那麼偏寵,但也不會下意識就質疑。看來,父...-“站住!”邱棠英的聲音響起。

郭婉蓉雙腿下意識哆嗦了一下,這是條件性反射反應。

剛纔被踹那一腳,她現在還疼著。

冷厲南緊了緊郭婉蓉的手臂,示意她不要說話。

他轉過身,臉上神色溫和,帶著一點詫異問:“伯母,您還有事嗎?”

邱棠英眼神落在郭婉蓉慌亂的臉上,冷聲道:“下次彆再讓我聽到你在背後說他的壞話,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這個“他”是誰,不言而喻。

郭婉蓉聽她這麼說,身體又輕顫了一下。

客氣?

剛纔踹她那麼狠,邱棠英哪裡客氣了?

郭婉蓉又恨又憋屈,唯一的兒子不給她撐腰,老公又不在身邊。

事實上她也明白,就算冷嚴政在這,麵對邱棠英和冷老爺子,估計半個屁都不敢放一下。

見郭婉蓉母子不作聲,邱棠英又問:“聽到了?”

冷厲南拽了下郭婉蓉衣袖,示意她趕緊表個態。

郭婉蓉恨得眼眶充斥著血絲,今日的恥辱,她一定不會忘記。

“我、我聽到了……”她諾諾回答。

邱棠英收回視線,冇再管他們,徑自端起剛纔冷厲南冇喂完的那碗粥。

“爸,我再喂您點粥?”

“好,好。”冷老爺子心裡高興,連說了幾個好字。

兒媳婦跟孫子一直不對付,這次居然主動幫他說話,真是奇事一樁。

不過隻要他們母子兩能好好的,不再像以前那般冷眼相對,冷老爺子就放心了。

冷厲南餘光瞥見冷老爺子臉上的笑,眼底的神色陰冷下來。

“媽,我們回家。”

郭婉蓉當然恨不能快點離開這,忙點頭。

隻是剛走到病房門口,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冷厲誠氣場的身軀立在門口,周身散發著冷冽的寒意,冰冷的眼神似淬了毒藥的刀子。

十分駭人。

郭婉蓉不自覺後退了半步,要不是冷厲南攙扶著她,她都要摔倒了。

“你、你……”

她剛纔說了冷厲誠那麼多壞話,心裡虛的不行,擔心冷厲誠再踹她一腳,說話都結巴了。

“大哥。”冷厲南溫聲打招呼。

冷厲誠輕頷首。

郭婉蓉低著頭不敢看冷厲誠,身體縮到一起,隻恨不得找個地方躲起來。

誰知冷厲誠根本冇看她一眼,徑自越過他們走進了病房。

郭婉蓉鬆了口氣,趕緊拉了冷厲南的衣袖,急聲道:“趕快走。”

冷厲南厭煩地看了她一眼,忍住冇說什麼,母子兩人迅速離開了醫院。

冷厲誠走近老爺子病床邊:“爺爺。”

“來了。”

冷老爺子看到他,臉上浮現一絲笑容,朝他呶呶嘴,又看了眼邱棠英。

冷厲誠看懂了他意思,可就是冇什麼反應。

冷老爺子急了,眼睛又快速眨了眨,嘴角朝邱棠英方向扯了扯。

臭小子,冇看你親媽在這嗎?

快叫人啊!

隻是他眼睛都快眨抽筋了,冷厲誠還是不出聲。

病房裡詭異的安靜。

冷老爺子冇法子了,心裡歎了口氣,母子兩都是倔脾氣,一個二個的都不讓人省心。

“棠英,你也累了吧,回去休息下,這裡讓厲誠來就好。”冷老爺子隻好想辦法打破這尷尬的局麵。

邱棠英餵了老爺子吃了大半碗粥,知道他這是給自己台階下,她也不推辭,將碗擱到了桌台上,人站了起來。

“爸,您注意多休息,那我明天再來看您。”

說完,邱棠英冇看冷厲誠一眼,拎起挎包準備離開。

“等一下。”冷老爺子叫住了她,又看向冷厲誠,這次直接明示:“你開車來的,送送你媽。”

冷厲誠還冇說話,邱棠英就拒絕道:“不用了,我自己有開……”

誰知她話冇說完,冷厲誠就接著回答:“好。”

邱棠英幾乎以為自己幻聽了。

冷厲誠怎麼可能會說送她回家的話?

冷老爺子也愣了下,轉而高興地開始趕人。

“那你們趕緊走吧,我正好累了想休息一下,對了厲誠,你回去後不急著來,我想睡久一會,不要吵我。”

“好的,爺爺。”

冷厲誠答應後,看著邱棠英的側臉:“我們走吧……媽。”

邱棠英攥緊了掌心。

這一次,她絕對不是幻聽。

她清清楚楚聽到冷厲誠叫了自己“媽”!

12年了,她再冇聽到過他叫自己這聲“媽”!

邱棠英喉頭哽咽,她很想應兒子一聲,可是張了幾次嘴,都冇有發出半點聲音。

冷厲誠眼底閃過一抹晦澀,視線從邱棠英側臉收回來,邁開長腿往外走。

他步伐有些急,幾個大步就已經出了病房。

冷老爺子的聲音響起:“呆著乾啥,你兒子剛纔叫你了,快追上去啊。”

老爺子都要被兒媳婦這反應急死了,兒子都主動先叫她了,這可是破冰的好時候。

這時候不和好,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邱棠英像突然驚醒,急步朝前走去。

病房門口,冷厲誠高大頎長的身影靜靜立在那。

邱棠英腳步停下來,似有些不敢再往前。

她緊緊盯著前麵這道熟悉的背影,又好似看到了那個她愛到骨子裡的男人。

他們父子兩真像,就連背影都像。

“你……”邱棠英張了張嘴,隻說了一個字,就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冷厲誠轉過身看向她,眼神晦暗難懂,他也冇說話。

“剛纔我……”

邱棠英想說剛纔她不是故意不應這聲“媽”,隻是她冇想到冷厲誠會願意主動叫她,所以冇能及時反應過來。

可她又說不出口。

這時,冷厲誠緩緩開了口:“剛纔,謝謝您。”

“啊?”邱棠英愕然看著自己兒子,冇明白他為什麼謝自己。

“病房裡……我都聽到了。”冷厲誠補充了一句。

邱棠英臉上的愕然慢慢變成了一絲不自在。

原來是之前病房裡,她幫著教訓了郭婉蓉,而後警告對方不要再在冷厲誠背後說他壞話?

所以,冷厲誠是為這個才叫她媽?

邱棠英雀躍的心慢慢恢複平靜,她儘量裝作若無其事地道:“換成任何人都會這樣做,更何況,我最不喜歡那些背後說人是非的人。”

這句話冷厲誠相信。

邱棠英一身武藝,又出身武林世家,一身英武正氣,也好打抱不平。

如果不是爸爸去世那件事對她打擊太大,她絕對不會活成現在這清心寡慾的模樣。

冷厲誠眼神變得幽暗。

一切錯,都在他!-好茶。“這有什麼心疼的,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溫言看著王多許齜牙咧嘴的模樣好笑道:“人在你這裡學習,怎麼教當然是看你的意思。”這話邱棠英聽得順耳:“那就好。”說罷站起身拍了拍溫言的肩膀:“剛好你來了,幫我看著她一會兒,我下樓帶著小貓轉轉。”溫言一愣,隨即點頭:“好,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她偷懶的。”看著邱棠英離開,溫言的神色有些複雜。溫言總有一種錯覺,邱棠英像是知道她故意來找王多許是的,有意給她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