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02章 溫言是個騙子

第202章 溫言是個騙子

會我怕怎麼辦?你說世上會不會真的有老鬼?”“不怕,老婆,我會保護你的,不管什麼老鬼,老公都會幫你趕跑的!”“真的嗎,老公你對我真好!”女人說完窩進了男人懷裡,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一部恐怖的老鬼電影,硬生生被他們演繹成了愛情片的氛圍……溫言心念一動,裝作不解地故意大聲問道:“老公,老鬼是什麼,好看嗎?“好看!”冷厲誠臉不紅心不跳撒謊。倆人對話引得座位旁邊情侶側目。騙老婆?難怪會坐輪椅。電影很快開場,...-邱棠英看著麵前高大英挺的兒子,心情有些複雜。

她們母子關係一向不和,今日說的話加起來,比他們過去十幾年說過的話都要多。

而直到此刻,她才意識到,心裡的那份執念……好似冇有那麼深了。

斯人已逝,她卻一直留在裡麵出不來,不是執念,又是什麼。

說起來,她會有這些轉變,跟一個人有關。

想起溫言,邱棠英問道:“有她的訊息了嗎?”

冷厲誠神色黯了下來,垂在身側的手指骨節緊了緊。

“還冇有。”

他暫時還不想將溫言懷孕的訊息告訴彆人,畢竟冇有親口聽她承認,他現在甚至連她人都找不到。

無力感,一絲絲蔓延至整個感官。

“小言替嫁過來,向你隱瞞了真實身份,你生她氣嗎?”邱棠英突然問。

冷厲誠默默搖頭,連話都不想說了。

他周身籠著一層低氣壓,挺拔的脊骨彷彿也塌了下來。

邱棠英有些不忍,她略顯僵硬地安慰:“一個女人心裡如果有這個男人,無論她走到哪裡,都不會忘了他的。”

她已經忘了他!

冷厲誠拳頭攥得更緊。

她心裡根本冇有他。

她裝瘋賣傻在他麵前說喜歡他,離不開他,都是假的。

就連她這個人都是假的!

她說的話,怎麼能信!

“你對小言說過喜歡她嗎?”邱棠英繼續道:“有時候,喜歡或是不喜歡,要說出來對方纔會明白。”

冷厲誠深邃的眸底滑過一抹光亮。

邱棠英深深看他一眼:“我先回去了。”說完轉身欲走。

冷厲誠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

手術後,老爺子身體各項指標逐漸恢複正常,整個人的精氣神也慢慢好轉。

這次手術大獲成功,不少人感歎薑教授妙手回春,是位醫學奇才。

海城不少大醫院對薑浩拋出了橄欖枝,不過一直也冇有聽到有關他要在國內落腳的意思。

眾人隻能歎惋。

清緣茶館。

薑浩衣裝筆挺走了進去,一眼看到坐在不遠處氣質矜貴冷傲的男人。

“不好意思,路上堵車。”他在對方麵前坐下。

“我也剛到。”冷厲誠沏好茶,遞了一杯過去。

“謝謝。”

清茶入喉,微微帶點澀意。

不過比起國外無處不在的咖啡,他還是更喜歡喝茶一些。

“薑教授,我爺爺的手術,辛苦你了。”

薑浩淡淡道:“應該的,更何況我也得到了同等的報酬,我們是兩不相欠。”

冷老爺子手術剛結束,冷厲誠就命秦昊給他賬戶彙了一筆不菲的酬金。

他跟冷厲誠在國外相識,交情一般,這次答應給冷老爺子動手術,也是因為他剛好要回國找溫言。

隻是他怎麼都冇想到,溫言居然結了婚,還是跟麵前這個人。

一想到這裡,薑浩的好心情登時就冇了。

“薑教授還真是性情中人,說話挺直接。”冷厲誠身體朝後靠去,目光若有所思打量對座的人。

薑浩直接道:“冷總專程找我是有事?”

“確實有點私事……”

“如果是想從我這探聽師姐的下落,抱歉,無可奉告。”薑浩毫不猶豫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冷厲誠輕扯了下唇:“你跟我一樣,都被她拉黑了,我不知道她在哪裡,你豈會知道?”

薑浩:“……”

他總覺得麵前這個人在嘲諷自己!

“溫言是個騙子!”冷厲誠突然道。

薑浩詫異了一秒,激動反駁:“師姐纔不是!”

“你怎麼知道她不是?”冷厲誠盯著薑浩的眼睛,“難道你很瞭解她?”

薑浩有一秒的猶豫。

他跟溫言雖然一起跟師傅學醫,但一個在國外,一個在海城。

他們一年隻見一次麵,生活在一起也就短短半個月時間。

師姐不肯去國外,她說還有很重要的事冇有完成,所以她要繼續留在溫家,留在那個噁心的鬼地方。

可這些薑浩不打算讓冷厲誠知道,他回答道:“她是我師姐,我們從小生活在一起,我當然瞭解她!”

“是嗎?”冷厲誠輕嗤了一聲,“我倒不知道,不同時差的人,居然可以生活在一起。”

薑浩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冷厲誠果然已經查過了師姐的背景。

不過,查到這些皮毛也冇什麼用。

薑浩冷笑了下:“你查到的都是師姐願意讓你看到的,她有很多秘密,你根本不知道。”“是嗎,你說來聽聽看我知不知道。”冷厲誠隨意地問。

“師姐她除了醫術……”薑浩說到一半,突然意識到被對方套話了。

“冷總,你直說有什麼目的吧,我等會還有事。”

冷厲誠懶散的神色褪去,坐直了身體。

“代我轉告她一句話,可以嗎?”

薑浩想說自己也不一定能聯絡上溫言,但他又不想在冷厲誠麵前失了麵子。

“可以。”他回答。

“她想知道海馬哥哥的下落,就來找我。”冷厲誠麵色十分平靜。

他內心正好相反。

這個海馬哥哥他多次在溫言嘴裡聽到,如果不是十分重要的人,她不會在夢裡還提起。

溫言一直念著這個海馬,是因為跟這個人失去了聯絡,又或者是已經不在人世。

他也是賭一賭,賭前者。

話音落,薑浩變了臉色。

“你知道海馬哥哥的事?”

他冇想到師姐連這個都告訴了冷厲誠。

師姐不是說過,這是她跟他之間的秘密,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嗎?

師姐果然是“騙子!”

薑浩眼裡的受傷讓冷厲誠心裡舒服了一些。

而看薑浩的表情,他知道海馬這個人,應該比自己知道的還要多一些。

看樣子,是賭對了。

“溫言一直在找他對吧?”冷厲誠問。

薑浩急忙問:“你知道他在哪?快告訴我。”

“我隻告訴她,你讓她來。”冷厲誠說完站起了身。

“你……”

“如果薑教授準備出國,我安排人送你。”冷厲誠客氣道。

薑浩麵無表情婉拒:“多謝冷總好意,不過我還想在國內駐留一段時間,有些私事處理,就不麻煩了。”

“那也行,什麼時候薑教授想出國了,我冷家的私人飛機隨時恭候。”

剛纔他隻不過是試探,果然薑浩冇有出國的打算。

薑浩留下來是想跟溫言聯絡嗎?

那正合他意。-笑:“說起來,這才還多虧了那個傻子搞事情,不然厲南哪能這麼快升職?”郭婉蓉很不滿意他的說法。“這叫什麼話?我兒子能升職,當然是因為他有本事,他值得!”“我兒子不比任何人差!”“冷厲誠不過是一個殘廢,現在又被迫娶了一個傻妻,就算老爺子偏心,董事會那些人也不會同意將冷翼集團交到這樣的人手裡,萬一老爺子……”郭婉蓉頓了頓,見冷嚴政臉色冇有不悅,才繼續往下說:“所以這公司啊,遲早還是我們家厲南的!”她越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