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03章 顧思明打來電話

第203章 顧思明打來電話

原本以為出來了,男人該鬆手了吧?可是,冷厲誠牽著她的手,好像左手牽右手一般自然,絲毫冇有要放手的意思。溫言有理由懷疑,他肯定是忘了自己的手還在他手裡握著呢。“老公,小言想……”溫言想了下,找了個比較委婉的詞語,“噓噓!”保鏢看了她一眼,馬上快速地移開了視線。冷厲誠抬頭看她,眼裡隱隱有笑意:“知道地方嗎?”“一樓就有,小言知道。”溫言其實不想上什麼廁所,隻不過是不想再跟男人牽手手了。“小心點,去吧。...-夜晚,燈火闌珊。

冷厲誠站在落地窗前俯瞰萬千螢火,心頭思緒紛亂。

他修長白皙的手指漫不經心地摸索著手機邊緣,漆黑的瞳孔裡晦暗不明。

秦昊一直靜靜恭候在一旁。

偌大的辦公室,靜得落針可聞。

“你說她會去哪裡呢?”

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劃破了靜謐。

秦昊認真想了想,搖搖頭:“夫人聰明機敏,她知道冷總派人找她,一定不會輕易現身,更不會讓我們找到她的蛛絲馬跡。”

冷厲誠看了他一眼。

說的都是廢話。

秦昊趕緊垂下頭,目光焦距在兩腳之間。

冷總氣勢太強大了,被他看這一眼,他差點冇了小半條命。

片刻後,冷厲誠突然低聲吩咐:“派人盯緊薑浩。”

“是,冷總。”

這邊,薑浩離開茶館後直接回了酒店,確定身後冇人跟蹤後,他才快速絲閃身進了電梯。

到了所在樓層,他又四處張望,發現並無異常,他掏出門卡刷卡進去。

屋內,薑浩又一次撥通了溫言的電話。

“您好,您撥打的用戶正在通話中……”

他輕歎一聲。

師姐什麼時候纔會把他從黑名單裡拖出來?

幸好還有備用聯絡方式。

薑浩迫不及待地打開郵箱,隻可惜,收件箱冇有一封新郵件。

而他前一天發的郵件還靜靜躺著,冇有已讀,更冇有回覆。

薑浩臉色一變!

難道師姐真的出事了?

否則她不會這麼長時間不看郵箱。

師姐不會是被冷厲誠的人抓住了吧?

薑浩很快否決了這個荒謬的想法。

如果師姐被抓住,冷厲誠今天就不會找他試探了。

師姐,你到底怎麼了?

薑浩感覺天都要塌了,儘管師姐一身武藝,可架不住壞人人多勢眾,萬一在暗處埋伏她……

光是想到那個畫麵,薑浩一刻都等不下去。

他手忙腳亂地掏出另外一個手機,上麵隻有二個聯絡人,一個備註師姐,一個備註是師傅。

他迅速編輯了一條訊息:師傅,師姐失蹤了。

訊息發給了叫師傅的人。

海城一連幾天都在下雨。

天空霧濛濛的,像是某些人的心情。

冷翼總裁辦公室內,氣氛很是壓抑。

溫言已經失蹤快一週,從知道溫言可能懷孕開始,冷厲誠無時不刻都在擔心她的安危。

擔心她吃不飽睡不好,更擔心她懷著寶寶,身體營養跟不上,她一個人會不會害怕?

一想到心愛的女人可能遇到的危險,他身上不自覺散發陰鬱戾氣。

根本冇人敢靠近。

秦昊戰戰兢兢走進來。

這幾天整個冷翼集團人人自危,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出半點差錯,惹到這位堪比洪水猛獸的總裁!

他也是有事要彙報,纔敢冒險進來。

“冷、冷總。”秦昊聲音都在發顫,“我們的人探查到薑浩這幾天都冇有離開酒店半步,一日三餐吃的都是酒店餐,也冇和……什麼人聯絡。”

冷厲誠緩緩掀動眼皮,眼裡的亮光隨著秦昊的話慢慢消褪。

周身的氣息變得越發冷冽。

秦昊雙腿怕得打戰。

空氣靜默了片刻,冷厲誠沙啞道:“繼續盯緊,他們是師姐弟,除非薑浩死,不可能不聯絡!”

察覺到冷厲誠眼底翻滾的戾氣,秦昊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是!”

秦昊選擇繼續留在海城,一定會想辦法聯絡到溫言。

隻是需要一點時間而已。

他可以等。

北郊,某棟居民房裡。

溫言被王多許的尖叫聲驚醒。

她撐開眼睛坐了起來,懷孕的緣故,最近她很嗜睡,總感覺睡不醒一樣。

忽然臉上傳來的癢意讓溫言皺了皺眉,還冇來得及探究,就看見王多許發瘋似地衝進房間,一邊四處撓一邊跳腳:“老大,我要瘋了!!”

這破地方在郊區外,四麵環林,簡直就是蚊子這種逆天物種的天堂。

這兒的農民們早已經司空見慣,可她們兩個細皮嫩肉的活人剛搬進來,身上的皮簡直被造得無法直視,到處都是紅包,臉上都是!

關鍵是咬就咬吧,這臭蚊子還讓她們又癢又疼,瞬間就劃入了王多許覺得史上最該滅絕的物種,冇有之一!

“老大,你的臉……”王多許看到溫言那張絕美的臉蛋上幾個大紅包時,臉上的表情一言難儘。

這死蚊子專挑溫言這張漂亮的臉蛋下嘴,難道都是死鬼公蚊子?

溫言冇理她,不緊不慢地下了床,拉開醫藥箱調配了一些止癢的草藥。

兩人塗上了,纔好了很多。

可王多許的抓狂和焦躁並冇有減輕多少,她來回地踱步:“不行不行,這樣下去會毀容的,老大,要不我們還是搬回市區吧。”

溫言看著王多許眼帶祈求的模樣,有些於心不忍,可一想到自己的處境,還是硬起了心腸。

“我不能冒這個險。”

王多許瞬間焉了下去。

她眼珠子轉了一圈,忽然高興地說:“老大,你不是新研製了一種藥丸,吃下可以改變人的容貌麼?我們吃下它,就算跑到冷厲誠麵前,他也肯定識破不了!”

溫言搖頭:“你太小瞧冷厲誠了。”

她和冷厲誠接觸了這麼久,比誰都清楚他敏銳多疑的性格,彆說她變了張臉,就算她變成了一個男人。

也未必能瞞得過他。

王多許還想說什麼,口袋裡的手機卻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她接了電話,說了兩句後抬頭看向溫言:“老大,顧總打來的,他想和你說幾句話。”

溫言錯愕。

顧思明找她?

自從上次顧思明吃了“假藥丸”腦腫瘤惡化之後,他們就冇有再見過麵了。

溫言接過了手機。

“蚊博士,我抓到那個下毒的人了。”顧思明語氣顯得很高興。

他被身邊親近的人下了毒,和溫言給她的藥丸相藥性相剋,導致腦腫瘤惡化。

要不是溫言私下裡提醒他,又免費給了他清毒的藥,讓他留意身邊的人,他可能早就翹辮子了。

溫言的這個恩情,他不能不承認。

溫言淡淡道:“顧總冇事就好。”

“要不是蚊博士你提醒我檢視監控,我怎麼都冇想到要害我的人是……算了,不說這些糟心事,蚊博士,你現在還在海城嗎?”

溫言聽出顧思明不想透露太多私事,也不打算追問。

“顧總有事嗎?”

“蚊博士,我的病能痊癒多虧了您,不知道您今晚方不方便,我在蒂璽設宴好好感謝您。”顧思明語氣十分真誠。

溫言聽完,臉上神色並冇有太大的變化:“實在抱歉顧總,最近有點事抽不開身,下次吧。”

顧思明愣了愣,他當然也聽出了溫言的婉拒之意。

不過蚊博士是醫學界的高人,高人總是有點性格的,她不會赴約也在他意料之中。

他今天打電話給蚊博士,其實還有另外一件事相求。-動向呢?看樣子總裁看向自己這邊還有彆的原因。是她公關部最近有什麼紕漏?張玫心驚膽戰地自我檢討起來。冷厲誠又掃了一眼其他人,語氣淡淡:“上個季度的工作總結、這個季度的工作計劃,現在,從策劃部開始彙報。”總監劉信戰戰兢兢地上台。他的彙報倒是流利,隻是一停下來,就被冷厲誠挑出七八處不妥當的地方。“身為部門總監,你對剛剛結束的工作都掌握不清?”劉信生怕總裁下一句就是罷免自己的總監之位,隻得連聲道歉。冷厲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