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04章 紫色水晶蘭

第204章 紫色水晶蘭

隨即拍著巴掌笑道:“好好好,原來冷總是要求高,這我就放心了!你們都出去,讓阿玉再送一批進來。”冷厲誠自顧自地拿了一杯酒,冷峻的臉上麵無表情。不多時,十幾名年輕更輕的女孩子就被送了進來。大多數嬌嫩的臉上還是帶著妝,唯獨其中一個不施粉黛,眼底還帶著淚痕。冷厲誠隨意望過去,指了指這個女孩子:“她還不錯。”張總一拍大腿,忙讓人把那女孩推到了冷厲誠身邊。女孩拘謹地坐在了冷厲誠身旁,想要倒酒,卻笨手笨腳地打翻...-顧思明是個精明的商人,懂得把握時機。

“蚊博士,金宇近期在投資研發醫藥產品,不過現在團隊遇到了一些瓶頸,您醫學方麵學識淵博,能不能為我們指點指點迷津?”

他的病痊癒以後,再想跟蚊博士取得聯絡,肯定比登天還難,今天不說,以後可能就冇機會了。

溫言微微蹙眉。

顧思明怎麼越來越難纏了?

早知道這麼麻煩,她當初就不應該接這一單生意。

“不好意思,我……”

溫言正打算拒絕,顧思明急急說道:“水晶蘭,它是我們偶然尋得的一枚藥材。”

水晶蘭?

溫言眼神閃了一下。

她在一本古書裡看到過這枚藥材。

“這門草藥生長環境苛刻,很是罕見,我也是機緣巧合下才從朋友那裡得來一株,我們團隊研究後發現,它在醫學界的效用並未被完全激發出來,還有很多可延伸的價值,比如對癌細胞的擴散有一定的抑製作用,若是能把它的藥性全激發出來,將會是眾多癌症患者的福音。”

顧思明腦癌痊癒後,說話都有精氣神了。

溫言冇說話。

顧思明說的這些,她其實早從古書上看過了,當時看到它的藥用價值她就十分動心。

隻不過一直冇有機會親眼看到“水晶蘭”,想要實驗也不能付諸實踐。

現在機會就擺在眼前,去,還是不去?

王多許在一旁聽得也有些著急,她剛好也不想在這個鬼地方待了,於是小聲勸道:“老大,你不是跟我說‘水晶蘭’藥用價值極大,可就是冇機會遇到?現在這麼好的機會,必須去啊。”

溫言睨了她一眼。

王多許有點心虛,她的確是存著一點私心,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她真不想待下去了。

“好,我過去看看。”溫言最終答應下來。

“蚊博士,靜候佳音!”顧思明激動得語氣都變了。

掛了電話,王多許殷勤地拿出了兩顆易容藥丸,遞給溫言一顆,笑嘻嘻說:“老大,給!”

溫言接過了藥丸。

以往和顧思明見麵時,她都戴著蝴蝶麵具,可那層身份已經被冷厲誠知道了,不能再用。

兩人吞下藥丸,又喬裝打扮了一番。

鏡子裡,溫言那張原本明豔動人的小臉已經變得平平無奇,可她還是不太滿意。

冷厲誠那個男人過於精明,和他對著乾,也得有相當的手段才行。

片刻後,溫言將目光轉向了桌前的化妝品。

王多許換好衣服從房間出來的時候,被溫言的樣子嚇得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她臉上的表情一言難儘:“老大,冇必要這樣吧……”

溫言一邊往臉上塗塗抹抹,一邊指揮她將一會兒要用的東西都帶齊,彷彿此時造的不是自己的臉,而是一塊豬皮似的。

十分鐘後,她才停下動作。

王多許抱著工具箱,看著溫言這張已然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的臉,嘴角抽了抽。

老大這是何苦呢……

溫言卻對自己的手筆很是滿意,打了個響指。

“走了。”

金宇集團。

龐大的寫字樓拔地而起,公司裡的員工如火如荼為金宇偌大的產業忙碌,無一例外,能進入這兒的定然都是精英人才。

顧思明一行人已經在公司大門外等候了,他一身黑色西裝,身量筆直,麵容俊朗,精神煥發的模樣彷彿換了個人,已經無法與之前那個病怏怏的形象相提並論。

黑色賓利緩緩停下。

車門推開,兩道人影一左一右下了車,一齊朝大門口走來。

顧思明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了一圈,便準確無誤地停在了溫言身上。

女子今天冇有像往常一樣戴蝴蝶麵具,驕陽下,隨著她抬頭的動作,整張臉便露了出來。

顧思明有些緊張,目光緊緊盯著她,卻在看清她的臉時有些失望。

以往見麵時,溫言都戴著蝴蝶麵具,看不清真容,可那副好聽清亮的嗓子又忍不住引人遐想。

顧思明不是冇有幻想過蚊博士的模樣。

明顯,眼前人與他想象中的差距有點大。

眼前女人皮膚略顯暗沉,五官扁平,臉頰上還長著淡淡的雀斑,整張臉乏善可陳,扔在人堆裡也認不出來的那種。

唯獨……一雙杏眸清澈透亮,顧盼生輝,倒也為她這張普通的臉平添幾分色彩。

旁邊的王多許長得就更加路人甲了。

不過顧思明並未表露出來,他也隻是對溫言的真容有些好奇而已。

上次她的好意提醒幫了他的大忙,顧思明心裡便對溫言有了些說不出的好感。

更是打心底的尊重。

斂下思緒,顧思明大步迎上前,恭敬道:“蚊博士,辛苦你走這一趟了。”

溫言淡淡頷首:“久等了。”

“請。”他做了個請的手勢,親自領著二人進了醫藥研發室。

作為金宇集團的掌舵人,顧思明平時忙得腳不沾地,可現在卻親自帶領著溫言去研發室,給她介紹裡麵的各種器材,親力親為的照料,不難看出他對溫言的重視程度。

幾位穿著乾練的研發人員正在各種儀器前忙碌,有些奇怪地抬頭看過來。

顧思明清咳一聲,逐一介紹:“蚊博士,他們都是金宇的研發團隊,顏軒,趙奕,李慧寧……這位是國際著名的醫學天才蚊博士,以後就由她來指導你們的研發進程。”

聞言,這些人的目光落在了溫言身上。

女人長得平平無奇,一雙寡淡的眸子在研發室內轉悠,也不知道她在看些什麼。

眾人心生不屑。

他們都是領域內冒尖的研發人員,金宇花大價錢培養出來的研發團隊,在國內都是排得上名號的存在。

天纔有傲氣,很正常。

顧思明無緣無故讓一個看起來就不入流的女人來指導他們這些領域人才,他們怎麼可能服氣?

不過顧思明在這裡,這些人也隻能敷衍地和溫言打了聲招呼,又埋頭進行自己的試驗,輕視的意思很明顯。

溫言並不在意這些人的態度,而是圍著研發室轉了一圈。

顧思明就陪著她轉悠。

他也想見識一下這位蚊博士的真正水平。

溫言也冇管他,徑直來到了容器區。

金宇不愧是數一數二的大公司,各種研發工具配備十分齊全,這些儀器都是國外進口的,價值不菲,光是容器區這些玻璃罐罐,保守估算都能在海城市中心買一套三居室了。

“顧總花了不少心思。”溫言淡淡出聲。

顧思明頷首:“我比較俗,喜歡享受事成後的榮譽感。”

顧思明說話很有一套,哪怕隻是閒聊,他也在表明自己有心將這件事做好。

溫言視線停在了一個玻璃容器上。

裡麵放著一株暗紫色的草藥!

這就是今天讓她跑這一趟的主角!

溫言眼中微亮,腦海自動浮現出關於這門草藥的相關知識。

這種草藥酷似常見的蘭草,葉片卻更窄,酷似針狀,色調暗沉偏紫,蘭科被子植物,每年隻有春至那幾天纔會在溪流邊的石縫裡生長一株,生長環境講究天時地利人和,極為罕見。

這種草藥的藥性霸道,多食一分就能要人性命,用藥適當又能救人一命,屬於兩種極端。

“這就是那株水晶蘭,蚊博士需要研究的話,這些儀器隨意使用。”顧思明適時的在旁提醒。

“不用。”

溫言淡聲答道,朝王多許看了一眼。

“是,老大。”

兩人多年來的默契,隻要一個眼神便能明白對方要做什麼。-也是形同虛設而已。溫言站在他們麵前好一會了,他們也冇有發現。冷厲誠確實很謹慎。利用披著鳥羽的移動監視器監視她不夠,還派了兩個人肉監視器來。溫言心情有些複雜,為了抓到她,狗男人真是不遺餘力。他就那麼想要她肚子裡的孩子?可堂堂冷翼集團總裁想要找個女人生孩子,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為什麼非揪著她不放?難道……溫言眉頭蹙起。他那麼急想要抓到她,其實是不想她生下孩子?這麼一想,溫言心裡一驚。如果冷厲誠真不想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