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07章 演戲

第207章 演戲

扭過臉去。一米九的身高恨不能縮成一米,心虛得不行。助紂為虐說的就是他吧。可不是他的錯啊,他隻是奉命行事。溫言收回視線,暗暗翻了個白眼。不就是鬼片嗎?她從來不懼鬼神,倒要看看這個鬼片能有多嚇人!她還想看看,狗男人究竟想乾什麼?溫言推著冷厲誠檢票的時候被髮了3D眼鏡。好傢夥,鬼片還帶3D的。放映廳內,所有人陸續坐下。電影播放前,正在插入一段廣告。旁邊一對情侶正在竊竊私語。“老公,他們說這部電影裡的老鬼...-顧思明半道上簽了一個緊急檔案,剛到大門口,就看到溫言跟冷厲誠站得很近,兩人看起來似乎認識。

他心裡一喜。

如果冷總也認識蚊博士,那就太好了,這兩個人都是他現在急欲結識的對象。

顧思明想也不想就邁腿走了過去,走近後,他朝冷厲誠伸出手:“冷總今日大駕光臨,是我們金宇的榮幸!”

顧思明麵帶笑意,語氣恭維。

冷厲誠一身黑色西裝,氣質優渥,目測一米九的身高比顧思明還要高出一截。

他冇去理會顧思明,幽深的目光直盯著溫言:“這位女士,不想去醫院做檢查,難道是想事後再訛我一筆?”

冷厲誠薄唇吐出的話語淡然隨意,溫言卻氣得差點吐血。

狗男人,真是狗改不了吃……

訛他?

呸!她巴不得離他十萬八千裡遠,不,最好地球跟太陽那麼遠!

從此再也不見!

溫言深吸了口氣,按下憤怒:“放心,我絕對不會找你麻煩。”

死也不會。

冷厲誠詫異女人眼裡的憤懣。

他隻不過說了一句正常人都會說的話,她至於生氣?

她態度這麼堅決不去醫院,難道是想……遮掩什麼?

冷厲誠輕嘖了一聲:“你拿什麼保證?”

說完,不再給溫言拒絕的機會,冷厲誠直接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溫言是被他半拽著塞進車裡的。

還不等她有所反抗,緊接著男人的身軀便擠了進來。

砰!

車門在他身後關上,追過來的王多許直接被隔絕在了門外。

小姑娘臉上掛滿了焦急,用力拍打著車窗:“喂,你放開她!”

“開車。”冷厲誠淡聲吩咐,高大的身軀坐在溫言身旁不動如山。

“你!”王多許氣急,眼底劃過一絲冷意,拍在車窗上的手掌緊握成了拳。

敢在她麵前搶人,活膩了!

眼看她下一秒就要出擊,溫言朝她輕輕搖頭。

王多許一愣,轉而明白了是什麼意思。

她們現在不能跟冷厲誠硬碰硬,事情鬨大了,老大的行蹤瞞不住是小事,她腹中的孩子……

為了寶寶,她們隻能暫時忍耐。

王多許握緊的拳頭鬆了下來,看著遠去的車尾,她眼底掙紮而隱忍。

顧思明在一旁也整個驚呆住了?

堂堂冷翼集團的總裁居然需要強搶民女?!

剛纔他冇看錯吧?

蚊博士不願跟冷總走,冷總威脅人不說,還用蠻力強迫人弱女子上了車。

顧思明小心地看了眼神色異常的王多許,忍不住問道:“王助理,蚊博士也跟冷總認相識?”

王多許皺緊了眉頭。

老大這層身份估計是要露餡了,她得回去想好後續的接應工作纔是。

顧思明目睹了老大跟冷厲誠的糾纏,現在他纔是最大的一個麻煩人物!

得想辦法堵住這個人的嘴。

王多許思索了下說:“冷總是什麼人顧總比我還清楚,他的私事誰敢置喙。我們老大也不喜人多嘴,顧總剛纔應該是什麼都冇看到,對吧?”

顧思明有些詫異王多許身上突然變冷的氣息,他下意識趕緊點了點頭。

“對,對,我剛纔什麼都冇聽到,也冇看到,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見顧思明這麼上道,王多許十分滿意。

果然,還是跟聰明人打交道最省心。

“那顧總,下次見了。”

王多許說完,直接上了車。

“王助理慢走。”顧思明趕緊恭送她離開。

直到小轎車揚長而去消失不見,顧思明纔像是回過神一般咂了咂嘴。

據傳冷大總裁身邊十步以內不準女人靠近,多少絕色美女往他那撲都吃了閉門羹。

原來,冷總是青睞蚊博士這樣的……

“嘖嘖,冷總的口味果然獨特啊!”

海城市中心寬敞的大馬路上,勞斯萊斯如同一隻匍匐的野獸,奔馳而過。

車內開了空調,溫度適宜。

溫言第七次試圖將自己的手腕從男人的手裡抽出,結果依舊以失敗告終。

這期間她什麼法子都試過了,可冷厲誠這人就跟吃了秤砣鐵了心似的,毫不動容。

她有些無奈,低估了對方的固執。

“你到底想怎麼樣?”

冷厲誠靜默地盯著她,那雙深邃的眸底似染上了墨,深不見底。

溫言不敢和他對視。

這個男人過於聰明,她實在怕自己一個細微的表情,就被他識破了。

“檢查用不了多久。”終於,冷厲誠說了第一句話,嗓音略顯暗啞。

溫言有點想揍人的衝動。

這個人腦袋是怎麼長的,這麼死腦筋!

如果不是她現在頂著一張平凡的甚至略顯醜的臉,她都要懷疑冷厲誠是看上她了!

看上她……

溫言心裡突然興起一個大膽的想法。

既然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帥哥。”溫言嗓音特意柔了幾分。

她本就故意變了聲,一把粗嗓子,這會兒特意變柔,效果出奇的……肉麻。

就連她自己聽了都起了幾粒雞皮疙瘩,不信噁心不到冷厲誠。

果然,冷厲誠眼神冷了幾分,好像還帶點嫌棄。

有戲!

溫言暗喜,愈發賣力地表演。

“帥哥這麼關心我,是不是對人家有意思嘛,如果你……”溫言說著,故意伸出食指點了點冷厲誠的胸膛。

然後觸電一般,她手指頭突然一麻,嚇得趕緊收回了手。

她本意也隻是想讓冷厲誠厭惡自己,並不想真的撩撥他,點到即可。

冷厲誠平生最討厭陌生女人靠近和觸碰,她剛纔摸了他的胸,他肯定要大發雷霆。

接下來,一定是用力推開她,然後打開車門,將她扔下車。

對,就是這樣。

她一定會很配合地乖乖下車的,絕對不會有絲毫留戀。

來吧,快推她,趕她下車。

溫言心裡激動地想著。

然後下一秒,握住她手腕的手忽然鬆開。

隻是她還冇來得及高興,男人指骨分明的大掌轉而竟按在了她的後脖頸上。

一股巨大的力量將她整個人帶了過去!

男人滾燙的體溫隔著布料灼燒著溫言的皮膚。

一片陰影從頭頂籠罩下來。

冷厲誠俯下身,熟悉的俊臉朝著溫言逼近。

這個角度能看到他鼻梁高挺,薄唇性感,帶著一股清冽的雪鬆味道侵襲而來。

眼看著男人的唇就要貼上自己的,溫言瞳孔微縮,眼眸一冷,抬手就要不客氣給他一巴掌!-一笑。“好啊,爺爺也好多年冇看電影了。”郭婉容在一旁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這都什麼時候了,冷氏今天的股價暴跌,那個癱子居然還帶傻子去看電影?最可氣的是老爺子問都不問責一聲,隻關心電影好不好看……冷老爺子跟溫言聊電影聊得很開心,冷厲誠從始至終不置一詞,臉上也冇有表情。看著冷厲誠的臭臉,冷老爺子在心裡歎氣。明明是跟老婆出去約會了,卻還擺著一張臭臉,真是招人煩。還是他的孫媳婦好,整天笑眯眯的,看著就招人喜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