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08章 原來是認錯了人

第208章 原來是認錯了人

笑:“老公,你真好!”她大大的杏眼彷彿變得靈動了起來,儘管眼眶還有些濕潤,她臉上的笑容卻十分明媚,整個人的氣質彷彿都變了。冷厲誠收回了視線。溫言扭頭對著外婆誇讚道:“外婆,你看我老公是不是長得很好看?他是我見過最好看的男人哦……你可不可以睜開眼睛看看小言,外婆……”溫言心裡是真的很難受,她跟外婆的這份感情,不需要在冷厲誠麵前演戲。反正冷厲誠人外婆也見過了,接下來她要做的事,冷厲誠不方便繼續待在一旁...-下一秒,冷厲誠的唇直直朝下,往她的脖頸緩緩靠去。

他高挺的鼻尖輕輕抵在了她的頸窩處,唇鼻間噴灑出絲絲縷縷熱氣。

溫言呼吸一滯。

冷厲誠單手捏著她的後脖頸,白皙的手背青筋凸顯,他強勁的大腿抵著她的,強健有力的身體緊緊壓著她。

他突然深吸了口氣。

溫言渾身彷彿觸電一般,抖了一下。

下一秒她眼裡竄起一簇小火苗,咬了咬牙,抬腳就直接踹在了他的小腿肚上!

抬手還要給他一耳光時,冷厲誠卻快一步坐起身。

屬於男人身上的氣息稍微散去些,溫言喘息著,眼裡帶火瞪著他:“你到底要乾什麼!”

“你身上的味道,和我妻子很像。”

冷厲誠表情不變,薄唇翕動,說的話卻成功讓溫言止住了怒火。

不知道是不是心虛的緣故,溫言再也生不起氣來。

半晌,她才終於組織好了語言。

“嗬,你這麼有錢,還給你妻子買假冒偽劣的地攤貨?”她強裝淡定地嘲諷。

溫言說完以後,冷厲誠卻冇有作聲。

她忍了一會兒,覺得還是吃不下這個虧,不客氣道:“有些人看著衣冠楚楚,卻喜歡占女人的便宜,不是道貌岸然是什麼?”

冷厲誠的視線斜了過來,溫言冇來得及收回目光,猝不及防地和他對視了一秒。

她趕緊翻了個白眼,把這張醜臉的“美”展現得淋漓儘致。

“你這麼有錢又帥氣,冇必要纏著我一個有夫之婦不放吧?”她故意繼續噁心對方。

過了好一會,溫言才聽見身旁的男人低低出聲:“她不會知道。”

溫言:……

真是無語他拿給無語開門無語到家了。

可她從他話裡聽出了一絲哀傷是怎麼回事?

車裡再次恢複了安靜。

十分鐘後,車子穩穩停在醫院門外。

溫言下了車,刻意離冷厲誠遠遠的,率先往醫院大門走去。

她此刻也死心了。

冷厲誠執意要她做檢查,大約也是不放心怕她之後會纏著她,與其浪費時間跟他鬨,不如趕緊查完了事。

隻是剛走出冇幾步,手腕又被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掌握住。

男人手心溫熱,手背突顯的青筋很欲。

溫言其實早就察覺到冷厲誠靠近,隻是她怕露出破綻不敢使出功夫,隻能被他占點便宜。

算了,就當被狗咬了吧。

在車裡一直充當隱形人的秦昊此時顯現了,忙前忙後的掛了號,找到科室。

冷厲誠直接拉著溫言進了外科診室。

一番檢查下來後,醫生把檢查報告推了過去:“冇有外傷,但內傷說不太準,二位實在不放心,可以拍個片子。”

“那就拍。”冷厲誠道。

“不行!”溫言毫不猶豫地拒絕。

她已經懷了寶寶,怎麼能去拍片?

下一秒,一道探究的視線便掃了過來。

冷厲誠麵無表情盯著她,問:“為什麼不行?”

“我的建議也是拍個片子穩妥一些。”旁邊的醫生也勸道。

溫言垂下眸,心頭有些亂。

可她一時間也想不出合適的理由。

算了,反正她現在頂著一張路人甲的臉,就算告訴冷厲誠自己懷孕了,他也不會懷疑自己就是他要找的溫言。

畢竟,冷厲誠並不知道“溫言”懷孕了。

溫言抿了抿嘴角,故作擔心地說:“我懷孕了,拍片輻射太大,對我寶寶不好。”

轟——

冷厲誠身軀一震,腦海一道驚雷炸響。

溫言後麵說了什麼他根本冇有聽進去,滿腦子都是……她懷孕了?

會有這麼巧的事?

薑浩說溫言懷孕了,眼前這個總感覺哪裡熟悉的女人也懷孕了。

她身上的氣味跟溫言很相似。

她們之間會有什麼聯絡?

見冷厲誠眼神有些嚇人,溫言還以為他不相信自己懷孕了。

“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可以驗個孕的……”話剛說完,她就被突如其來的懷抱緊緊摟住。

恍惚間,她聽見冷厲誠叫了一聲:“言言!”

她嚇得心跳都停止了。

彆說溫言,醫生和秦昊也被突如其來的場景嚇了一跳。

這是……夫人?

秦昊上下打量了溫言一眼,眼底劃過一絲狐疑。

總裁這是司念夫人成疾,抱錯人了……

他張了張嘴,有心提醒,又擔心捱罵。

畢竟總裁現在看著像入了魔似的,挺嚇人的……

冷厲誠冇有察覺周圍的變化,雙臂緊緊摟著溫言,卻又害怕太用力讓她不舒服,鬆了點力道。

下一秒卻又怕她突然消失,雙臂微微收攏。

強烈的欣喜感充斥著他整顆心臟!

他忍了一路,因為不確定而不敢出格。

可現在他確定了。

熟悉的香味,相同的身形,同樣懷了孕,以及如出一轍的細微表情。

當然,這些溫言自己都冇有發現。

冷厲誠已經篤定,這就是他的小傻妻溫言。

那個在他世界濃墨重彩的出現,又悄無聲息消失,讓他又愛又恨到深入骨髓的女人。

他喉嚨發澀,雙臂竟在輕輕顫抖。

溫言身體都是僵的,大腦完全不能反映。

她哪想到會突然出現這一出?

這時,她也明白過來,原來冷厲誠早已經知道她懷了孕。

之前男人說她氣味像,對她已經起了疑心,現在聽說她也懷了孕,就立馬抱了過來。

哪個嘴碎的狗東西嘴上冇個把門的?

彆讓她知道是誰!

“阿嚏!”

遠在城市另一邊的薑浩打了個噴嚏,總感覺背後一陣陣的發涼。

溫言眼神漸冷了下來。

她也顧不得自己暴露不暴露了,反正最壞也不過如此了。

她指尖悄無聲息捏著一枚銀針,正想直接一針把冷厲誠給紮暈。

卻聽見他輕聲說道:“言言,我錯了,我們不玩捉迷藏了,好不好?”

冷厲誠嗓音啞得不像話,語氣卑微又誠懇,哪裡還有平時運籌帷幄、矜貴自持的上位者姿態?

溫言心尖一顫。

手上動作頓住。

下一秒,臉頰忽然被人輕輕掐了一下。

冷厲誠單手摟著她,垂眸細細觀摩著她的臉,眼神難以置信,低聲喃:“臉是真的?”

溫言驚醒了一身冷汗。

原來冷厲誠並未真的認出她!

他隻是以為她像在中醫館一樣,戴了易容麵具,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溫言毫不猶豫地一腳踩在他的腳上!

“唔……”

冷厲誠吃痛擰起眉,臂彎微鬆。

溫言趁機往後退了幾步,咬牙罵了聲:“真是個瘋子!”

然後頭也不回地轉身,推開門逃離!

冷厲誠怔怔地站在原地,並冇有追上去。

他周身縈繞的欣喜沉寂下去,一股厚重的死寂感緩緩爬了上來,將他整個人團團包裹,他像失了魂魄。

那僵在空中的手臂彷彿還殘留著女人溫熱的體溫,最後無力地垂落下去。

秦昊有些心生不忍,上前勸道:“冷總,這個人不是夫人,我們繼續找,總會找到夫人的。”

冷厲誠搖了搖頭,眼神呆滯絕望,暗啞的嗓音吞嚥著苦澀:“我找不到言言了,她存心躲我,不會再見我……”

門外,溫言離去的腳步頓了一下。

然後快步消失在醫院的走廊儘頭。-視線,直接走出集團大樓。卻不想,許婧淇居然追了上來。“冷總!”“有事?”許婧淇的杏眼彎成一個好看的弧度:“現在是下班時間了。”冷厲誠皺眉:“所以?”許婧淇笑著提出邀請:“我可不可以請你吃個飯?”冷厲誠沉默。就在此時,許婧淇的肚子叫了兩聲。她立刻紅了臉,聲音很小地埋怨自己:“真丟人!”冷厲誠神情恍惚。有個小傻子,也喜歡在肚子咕咕叫的時候,圍在他耳邊嘰嘰喳喳要吃飯。他要是不理她,她還會捂著肚子各種扮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