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09章 你年紀不小了

第209章 你年紀不小了

道不明物體擦著溫言的手臂過去,最終也落了地。眾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根柺杖!柺杖通體透黑,毫不起眼,殺傷力卻足夠大。安保部的人趕緊扭過頭,登時眼珠子都不會轉了。“冷、冷總?!”冷厲誠坐在輪椅上,身後跟著特助秦昊。倆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冇有人知道。但他一出現就打傷了李娜,救了溫言。誰輕誰重,明眼人一看便知。安保部的人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都在慶幸,剛纔不是他們對這個女人動的手。“老公?你怎麼來了?”溫言...-回到車裡。

秦昊看了眼後視鏡,問道:“冷總,那我們還要不要去金宇找顧總?”

冷厲誠今天特意來金宇,就是因為他調查到,溫言之前扮成蚊博士給顧思明治過病。

顧思明絕症痊癒這麼大的事,訊息不脛而走。

據傳是出自一位戴著蝴蝶麵具的神秘人之手,人稱蚊博士。

最近不少人到訪金宇,想請顧思明幫忙搭個線,畢竟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這個蚊博士所能創造的價值,不可估量。

隻是顧思明也不是蠢的,三言兩語就把話給駁了回去。

而冷厲誠今天過來,主要是想打探溫言的訊息。

他不垂涎蚊博士的才能,也無關其他,隻是單單想要得到溫言訊息,哪怕她什麼也不是,哪怕她依舊還是之前那個小傻子。

他隻要她。

可現在……

車裡冇有開燈,本就偏暗的環境更加漆黑,冷厲誠高大的身軀落坐在後座,融入黑暗中,渾身都是死寂般的壓抑。

許久,秦昊才聽見他恢複平靜的聲音:“回公司。”

“啊,不找夫人了嗎?”秦昊有些驚訝。

他家總裁大費周折滿世界的找溫言這麼久,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點線索,就這麼輕飄飄的放棄了?

話落,秦昊就聽見那片黑暗中傳來一聲輕嘲。

冷厲誠滿腹自嘲:“她有心躲著我,又怎會輕易露麵?”

小女人隻怕一早就做好了善後,他就算去金宇,也隻會撲個空。

那個裝傻的小女人,比他想象中要狠得多。

哢!

冷厲誠點燃了一根菸,挺直的後背微微彎了下去,手肘放在膝蓋上,輕輕吐出一口煙霧。

翻騰的煙霧似乎帶著幾許掙紮,他黢黑的眼底是化不開的傷痛。

他緩緩地閉上眼。

小言,這會是你對我的考驗嗎?

另一邊。

太陽下山後,北郊這片四麵環林的地方多了幾分清涼,落戶的人家炊煙四起,倒是有些安詳。

溫言回到家,王多許就急忙湊上前,仔仔細細地在溫言身上檢查了一番,確定她冇受什麼傷,才鬆了一口氣。

溫言笑:“放心吧,我冇事。”

冷厲誠就算再混蛋,也不至於對她一個孕婦下手。

王多許擔憂問:“老大,那個冷厲誠認出你了嗎?”

聞言,溫言不由地想起在醫院時,冷厲誠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捏她臉的場景。

她暗恨咬了咬牙,眼底有一絲她自己都冇有發現的羞赧。

幸好她製作的易容藥丸效果顯著,冇那麼容易被人看出情緒。

“有易容藥丸,他冇有發現我,不過這藥效隻能保持二十四個小時,以後還是要小心點。”溫言說。

王多許點點頭,她試探著提議道:“老大,顧總不要邀請你去他公司嗎?我看他挺有誠意的,我們一直這樣東躲西藏也不是個辦法,要不……我們去顧總那裡暫避風頭吧?”

“顧思明和冷厲誠認識,他那裡很危險。”溫言直接點明瞭利害關係。

她倒不是不相信顧思明的人品,隻是那種羊入虎口自取滅亡的方式過於冒險,不到迫不得已,溫言不想輕易嘗試。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最安全啊,電視裡不都這麼演的嘛,說不定他冷厲誠想破腦袋也想不到,他滿世界找的人,會在他合作商的眼皮子底下。”王多許繼續勸。

溫言睨了她一眼:“你說的也不無有道理。”

見這姑娘正要高興,她又淡淡地潑了盆涼水:“那我直接搬回冷公館,不是更好?那裡最危險,也更安全。”

王多許臉上的笑容一僵,訕訕地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說什麼了。

兩人說話這一會兒,溫言房間裡的電腦忽然響了一聲。

她繞開王多許走進去,發現電腦上閃爍著一個繁複綺麗玫瑰花圖案的奇怪訊號,她眸色微動。

這是他跟師傅的緊急聯絡方式。

師傅這個時候突然聯絡她,可能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溫言不敢耽擱,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輸入一串代碼解鎖。

電腦螢幕上的玫瑰碎裂,變成花瓣鋪滿整個螢幕,然後快速從兩側展開,露出一個語音通話。

溫言按了接聽鍵,恭敬地喊了一聲:“師傅。”

很快,對麵傳來了老人溫和慈祥的聲音:“小言啊,最近很忙嗎?都好長時間沒有聯絡我這把老骨頭了。”

溫言眼裡有了笑意,長長的睫毛在眼瞼處落下一片剪影:“師傅哪裡老了?還是那麼英俊帥氣。”

“嗯,這句話我愛聽。”老人笑得眼睛微微眯起來,又問道:“小言,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溫言頓了二秒,難道師傅察覺到什麼了?

但她還是善意撒了個小謊:“冇有啊師傅。”

老人明顯不信:“冇有遇到麻煩,那你為什麼躲著你師弟?那小子很擔心你,都找到我這來了。”

溫言這才明白過來師傅為什麼會突然聯絡自己。

原來是薑浩找不到她,跑去聯絡了師傅。

可這事要怎麼跟師傅說呢?

溫言有些糾結。

師傅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一下就問到了點子上:“是因為冷家那小子的事吧?”

溫言心裡一緊。

還是讓師傅發現了。

她輕輕嗯了一聲。

師傅歎息:“你也知道,師傅老了,更年期睡眠不太好,有的事情不弄清楚就徹夜徹夜的睡不著,所以你和冷家那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溫言被自己師傅這一堆鋪墊逗得失笑。

又有些無奈。

她整理了一下措辭,說道:“師傅,冷厲誠很可能是小時候救過我一命的海馬哥哥,所以我幫他治好了腿,現在已經兩不相欠了。”

“隻是這樣?”

“隻是這樣。”更多的,溫言也不想多說了。

電話對麵沉默了一會兒,才聽見老人家又苦口婆心的說道:“不相欠了就好,不過小言,你年紀也不小了,如果遇到合適的,也可以考慮考慮了。”

溫言登時哭笑不得。-君的話,他突然發現,那天的事確實大有蹊蹺。溫言跟吳曉君一起去了洗手間,吳曉君莫名其妙身體發癢,她卻什麼事都冇有。冷厲南心念一動,十指在鍵盤上迅速敲擊。很快,電腦螢幕上顯出一則視頻畫麵。上赫然是那天洗手間外的走廊監控視頻。視頻裡,溫言和吳曉君一前一後進了洗手間。冇多久,裡麵就傳來了吳曉君鬼哭狼嚎的叫喊聲,然後就跟瘋了一樣從跑了出來,一邊跑嘴裡還哭喊著什麼。冷厲南江監控視頻放大,戴上耳帽將聲音也調到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