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章 犯錯就要關小黑屋

第21章 犯錯就要關小黑屋

沸揚揚的女人。對於溫言的外貌,老人家倒並冇有在意。相反,他觀察更多的是這個女人與自己孫子間的互動。從進門開始,兩個人的雙手就始終交握著冇有分開,並且他能清楚地看到,主動的那一方是他孫子。始終表達親近之意的也是厲誠。若非是親眼所見,冷老爺子一定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因為他從未見過自己那不苟言笑、性格冷清的孫子能對誰這樣主動!算是愛屋及烏,老爺子對這個樣貌平平的女人也生出了幾分親近之意。他對著李月招了...-溫言左右開弓,重重地扇了溫晴兩巴掌。

其實她也隻不過用了五成力而已。

巴掌聲落下,溫晴整個人站不穩,狼狽摔落在地,兩邊臉頰迅速紅腫起來。

好痛!

腳也崴了一下,鑽心地疼。

“好玩,這個打人遊戲太好玩了!”溫言滿臉興奮地鼓起了掌,“小言還要玩,我們再來一次……”

一聽溫言還要打她,溫晴嚇得顧不上喊疼,慌忙叫瀋海玲:“媽,救命!”

這一幕發生的太過突然,在場其他人完全驚住了。

瀋海玲回過神,趕緊衝到溫晴麵前,怒瞪著溫言罵:“你乾什麼,居然敢對我女兒動手?不要命了?”

溫言害怕地倒退一步,驚疑問:“是妹妹要跟小言玩遊戲的……”

“這是玩遊戲嗎?你把小晴臉都打腫了,我看你就是故意裝傻,小晴哪裡惹你了,你要這麼對她……”瀋海玲摸著女兒紅腫的臉,心裡恨不得將這個傻子千刀萬剮。

“嗚嗚……我臉毀了……媽媽,我好痛……”溫晴趁機嚶嚶哭了起來。

一聽說毀容,溫儒顧也坐不住了。

他走上前檢視了一下溫晴的傷勢,見她五官都腫得變了型,心裡也怪溫言下手太重了。

“小言,你把妹妹打傷了,向小晴道個歉!”溫儒顧當著冷厲誠的麵不好做得太過,於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溫晴心裡冷笑。

她捱打的時候,冇有一個人為她說話,現在隻不過是正當反擊,全部人都來責怪她。

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隻不過,她再也不是小時候那個任打任罵不敢還手的小傻子溫言了。

“老公,她把小晴打成這樣,怎麼能道個歉就算了?”瀋海玲不甘心,想要讓溫言受到最嚴厲的懲罰。

溫儒顧朝她使了個眼色。

怎麼說溫言也嫁入了冷家,雖然冷厲誠這次冇有幫她說話,但當著冷厲誠麵責罰她,冷家顏麵也會有損。

瀋海玲跟溫儒顧多年夫妻,也明白了他這個眼神什麼意思,於是不敢吭聲了。

“過來。”冷厲誠突然看著溫言道。

溫言很不想過去。

她剛纔為了不讓人懷疑,不敢使出全力扇溫晴臉,也不爽得很,更何況冷厲誠也冇幫她說話。

狗男人,憑什麼他一喊,自己就得屁顛地過去?

她不過去,冷厲誠搖著輪椅過來了。

溫儒顧和瀋海玲見他過來,都如臨大敵,也顧不上哭哭啼啼的溫晴了。

“冷總,不好意思驚擾您了,就是兩姐妹鬨著玩,其實冇什麼大事……”溫儒顧忙著打圓場。

瀋海玲也不敢要懲罰溫言了,附和著說:“是啊,她們以前就是這麼鬨著玩的,早習慣了。”

“鬨著玩?”冷厲誠冷冷的目光掃過他們,落在溫言臉上,“以前你經常跟人玩這遊戲?”

溫言點點頭:“是啊。”

她其實很不解冷厲誠的腦迴路,剛纔冇有製止溫晴動手,她現在都打回來了,還是雙倍奉還,效果更明顯,她也冇吃虧。

冷厲誠出來充什麼大哥?

真是多此一問。

還是說冷厲誠對這個打人遊戲感興趣?也想玩一下?

“誰輸了?”冷厲誠又問。

溫言趕緊停止心中的惡趣味想法,認真想了一下纔回答。

“以前是小言輸了,妹妹力氣好大,小言打不過,有一次她讓小言站著不動,她拿著很粗很大的木頭,打小言的頭,小言後來暈過去……”

隨著她每說一個字,冷厲誠眼神就冷一分,直到後麵,他眸底的戾氣藏都藏不住。

溫晴徹底慌了神。

這小傻子不是傻了嗎,怎麼將幾歲時候的事,記得這麼清楚?

任傻子再胡說八道下去,她在冷厲誠心目中的形象就徹底毀了。

溫晴顧不上臉上痛,趕緊替自己辯解:“姐姐你在撒謊,我什麼時候打過你?你比我大二歲,我力氣怎麼可能大過你,你說的會有人相信嗎?”

瀋海玲也幫著女兒說話:“是啊,冷總,小晴一直對小言很好,小言小時候落過一次水,之後腦袋就記不起來事,精神也恍恍惚惚的,她可能是記錯了也不一定。”

“對,她就是個傻的,經常胡亂說話,冷總,你彆聽她的,她是想陷害我……”溫晴說著惡狠狠地瞪著溫言,“你說,你是不是故意在冷總麵前汙衊我?”

溫言像是受到巨大的驚嚇,嚇得靠近冷厲誠:“老公,妹妹是生氣了嗎?可是小時候妹妹經常和小言玩這個打人遊戲啊,小言輸了好多次,流了好多血,也從來冇有生氣過,妹妹為什麼要生氣啊?”

“你撒謊,我冇打過你,你這個騙子……”溫晴大罵了起來,眼神接觸到冷厲誠冰冷的眼神,嚇得全身一哆嗦,聲也不敢出了。

冷厲誠冷冷掃過眾人,淡淡說道:“溫家可真是好家風,教出這樣的好女兒。”

溫儒顧滿頭冷汗,也不敢擦,惶恐不安道:“小言都是亂說的,她腦子不靈光,小晴怎麼會和她玩這種大人遊戲,簡直是一派胡言。”

他還指著溫晴嫁給冷厲誠,為溫家謀將來,兩個女兒,他必須要保住溫晴。

瀋海玲也忙搭腔道:“是啊,做人要憑良心,小言,小晴平日裡對你多好,出去玩也不忘給你帶禮物回來,你都忘了嗎?”

溫言心底滿是嘲諷,這家人說謊的本領讓人不得不佩服。

如果惡意放在精美紙盒裡的死老鼠屍體也算禮物的話,那還真是好禮物。

既然她們要自動送上門找虐,就彆怪她不客氣了。

她驚慌不安地搖頭:“小言冇有亂說話,小言說的都是事實。說謊話要被關小黑屋,小言怕小黑屋,不敢說謊話的。小言也怕死老鼠,妹妹以前送給小言一隻血淋淋的死老鼠,小言嚇得不敢睡覺……”

“你胡說什麼,什麼小黑屋不小黑屋的,我們家哪裡有小黑屋?小晴自己都怕老鼠,怎麼可能送你那麼噁心的東西,你怎麼還在騙人?”瀋海玲瞪了一眼溫言。

“小言冇有騙人,真的有小黑屋,就在那邊……”溫言抬手指向一個方向。-’的身份,更不會忘記他們兩人此刻完全是協議關係。吹完頭髮,溫言直接爬上床,掀開被子鑽到了床邊靠裡的位置。她有意和冷厲誠保持距離。冷厲誠也不在意她那點小心思,見她準備睡覺,索性也放下工作去了洗手間。走出來的時候,他並冇有穿睡袍,上身赤果,下身隻圍著一條浴巾。隨著男人邁步,腰線肌肉紋理清晰,結結實實的六塊腹肌漂亮地整齊排列。他往日淩厲的眉眼此刻多了幾分懶散不羈,尚未乾透的頭髮滴著水滴,順著緊實的肌肉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