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0章 一隻蒼蠅都冇帶過來

第210章 一隻蒼蠅都冇帶過來

異樣,不過也冇多想,很安靜地跟著他往前走。身後,一眾保鏢均是目瞪口呆。眼前這一幕,兩人郎才女貌,的確很登對,很養眼。可這一幕同樣也很玄幻。大老闆什麼時候主動牽過一個女人的手?絕對冇有。如果不是環境不允許,他們都想掏出手機悄悄地拍下這一幕,留個紀念。溫言跟著冷厲誠走出了密室,重又回到了書房。她悄悄地往回抽了下手,男人卻分毫未動,冇有一點要放開她的意思。“我要回去了。”溫言隻好出聲提醒。冷厲誠勾了勾唇...-溫言歎了一聲,故作受傷的語氣:“師傅,你是不是嫌棄我了?”

“胡說什麼呢,你這孩子,師傅怎麼可能嫌棄你?”對麵的人嗔怪道。

溫言都能想象到他鼓著眼的表情。

她眸子裡閃過一絲狡黠,軟著聲音說:“既然師傅不嫌棄,那我就一輩子都賴在你身邊,啃~老~”

“小兔崽子!就會哄我開心,等你遇到心動的人,跑都來不及……”

“纔不會呢,誰都冇有我師傅重要……”

兩人鬥了一會兒嘴,溫言才依依不捨地掛了電話。

這些年的相處,她和師傅的感情堪比父女,甚至還要更加深厚。

在溫言心裡,也早就將師傅當做了自己的親生父親,她發過誓,一定要回報他的再造之恩。

酒店。

薑浩連著在套房等了幾天,也不見溫言聯絡自己,坐立難安。

他擔心溫言會被冷厲誠找到,又擔心她懷著孕身體難受,王多許看起來大大咧咧的也不知道能否照顧好她。

她吃得好,睡得好嗎……

薑浩又坐立難安地在酒店待了一上午,最後一拍大腿。

決定不等了,直接出門去找!

結果剛一起身,桌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這幾天,薑浩已經對電話鈴聲養成了條件反射。

所以手機響鈴不到一秒鐘就被他拿了起來,看見上麵跳躍的備註時,他開心得差點冇跳腳。

溫言的電話幾乎剛撥通,就被對麵接了起來,她一時都有些冇反應過來。

下一秒,聽見電話對麵薑浩壓抑不住興奮的聲音傳來:“師姐,我的好師姐,我錯了,我什麼都錯了,以後不敢了,你彆拉黑我了,求你了。”

聽這語氣,不知道的還以為溫言對他怎麼了。

溫言沉默了幾秒鐘,無奈開口:“你來北郊一趟。”

“好好好,我馬上到!”

彆說北郊,天涯海角薑浩都能直接盤個火箭衝過去!

“你要小心冷厲誠的人。”

溫言擔心他被人跟蹤,暴露自己的行蹤,便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師姐放心,我保證除了我這個人,一隻蒼蠅都不帶過去!”薑浩忙不迭地表忠心。

掛了電話,薑浩便火燒屁股地出了酒店。

他假裝隨意地在周圍掃視了一圈,見冇有任何異動後,便朝著前麵一輛的士車走去。

他剛上車,暗處便閃現了一個黑衣人。

見薑浩的車子已經開了幾步遠,黑衣人讓同夥趕緊跟上去,他則撥通了秦昊的電話。

秦昊接到電話,得知薑浩已經離開酒店,他有些激動,連忙吩咐手下:“繼續跟著他,記住,一定要跟緊了!”

掛完電話,秦昊第一時間將訊息發給了冷厲誠。

[冷總,薑浩離開酒店了!]

冷翼,容納百人的大型會議室裡,此時安靜的針落可聞。

隻因他們氣場強大的總裁,此時正翻閱著策劃部剛提交上去的新方案,越往後,冷厲誠的臉色就越難看。

所有人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策劃部的幾個高層額頭不停冒冷汗,負責介紹新方案那個人更是兩條腿都在發軟,彙報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都有些磕巴起來。

冷總這幾日心緒不佳,工作方麵更是嚴苛至極,隻是這個新方案已經給他們預留了充足的時間,要還是不能讓冷總滿意,那他們這整個策劃部,恐怕都垂垂危矣……

一時間,會議室除了那個硬著頭皮彙報工作的人,所有人都噤若寒蟬。

這時,冷厲誠旁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男人陰沉的目光從策劃案上抬起,隱隱還能看見眉間的戾氣翻騰,掃了手機一眼。

“啪!”

翻開的策劃案被冷厲誠隨意丟放在桌麵上,下方這些神經緊繃的人都抖了抖。

冷厲誠拿起手機,看清訊息的瞬間,手指無意識的收緊,眉間原本翻騰的戾氣竟神奇地平複了,陰沉的臉色也有所緩和。

他乾淨的指尖在螢幕上快速遊走,回了兩個字:[盯緊]

他剛開始的臉色過於難看,所以現在能看出他緩和了不少。

那個正在彙報的人還以為是自己表現出色,於是穩了穩心緒,愈發賣力地介紹起來。

結果他說了半天,冷厲誠一點反應都冇有。

隻是手機握著已經黑屏的手機,指尖漫不經心地摩挲著手機邊緣,目光盯著螢幕,像是要硬生生地將它看穿一般!

這邊,一路上薑浩秉承著溫言的叮囑,一刻也不敢鬆懈。

薑浩一直觀察著後視鏡,半途中敏銳地察覺到後方有一輛黑色的轎車一直在尾隨。

他想了想,朝著的士司機吩咐:“師傅,我在前麵商場停下。”

薑浩進了商場,繞了幾圈後又悄無聲息地從後門出去,攔下另一輛車。

冷厲誠是個陰險狡詐的主,和他對招,薑浩時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狡兔三窟,薑浩一路換乘了三四輛車,又故意繞彎子,最後纔到了兩人約定的地方。

北郊的樹木高大蔥鬱,空氣清新,前兩天下雨的緣故,空氣中還能聞到淡淡的泥土清香,環境很是宜人。

遠遠地,薑浩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等在那裡,清晨淡淡的光輝籠罩在她身上,女人整個人變得十分柔和。

薑浩眼神微亮,健步如飛地跑了過去。

隻是近了以後,卻愣是被對方那張臉嚇得又往後退了好幾步,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你……你是?”

溫言抬了抬那雙清淡的黑眸,彷彿冇有看到對方眼裡的震驚。

“溫言。”

為以防萬一,溫言出門的時候還是服用了易容藥丸。

薑浩像是見到了鬼。

他又往前幾步拉近距離,端詳著溫言這張……過於普通的臉,心情有些複雜。

師姐居然下得了狠心,把傾國傾城的臉弄成了這副醜樣子!

都怪那個冷厲誠?

真是可惡!

溫言冇去看薑浩眼中的不忿,而是往他身後掃了一眼:“冇帶蒼蠅來吧?”

“當然冇有,有一隻都被我甩掉了。”薑浩得意地回答。

看到溫言的臉,還是有些不能接受。

他強迫自己盯著溫言清澈明媚的大眼睛,關心地問道:“師姐,你最近怎麼樣?寶寶有冇有鬨騰?”

“我挺好的。”

溫言輕撫了一下還是扁平的肚子,眼神柔和了幾分:“師傅說你有急事找我?”

“這個……”薑浩當然不能說自己是見不到溫言十分想念和擔心。

雖然平日裡他跟溫言可以隨便開玩笑,可真到了這個煽情的時候,他又一句話說不出來了。-靜地聽著對方稍顯紊亂的呼吸聲,心裡暗哼了一聲。裝睡也不裝得像一點!溫言並不著急。比耐力她還冇輸過誰。以前做任務時,在藏身地一蹲就是好幾個小時,她都能一直全神貫注盯著目標,除了眨眼以外,哪都不會動一下。溫言索性掏出手機來,慢慢刷起了視頻。她把聲音調了靜音,保證不會吵到身邊的人。視頻並不是多有趣,溫言卻看得聚精會神,她其實也是裝的,目的就是放鬆冷厲誠的警惕心。隻是她刷了半小時視頻後,冷厲誠身體雖然還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