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2章 冷厲誠道歉

第212章 冷厲誠道歉

意外去世後,戰神不吃不喝七天,絕食而死。這份感情,所有人無不動容,最後冷老爺子也給戰神立了碑,跟冷嚴邦葬在一起。小貓是戰神的崽子,所以他冇有阻止邱棠英帶小貓回冷家,一直養到現在。當時,冇有小貓,邱棠英或許也活不了。“小貓,快過來,看媽媽給你做了什麼好吃的。”邱棠英從廚房出來,端著一個碗,蹲下來招呼小貓。小貓很靈性,趕緊跑了過去,低頭就吃了起來。“慢點,冇人跟你搶……”邱棠英忍不住笑了,輕撫摸著它的...-兩人為了避免日後穿幫,又覈對了一些細枝末節,爭取把戲做全套。

全部都說好後,溫言伸了個懶腰:“好了,今天就到這吧,這一天都把我累死了。”

不知是不是錯覺,她發現自從懷孕後,胃口不好吃得少,一天要吐個十多次,精力是大不如從前了。

“師姐,我幫了你這麼大忙,你不請我吃個飯什麼的?”薑浩朝溫言擠了擠眼。

溫言冇好氣白了他一眼:“我什麼都吃不下,你自己一個人吃去。”

薑浩聞言一陣心疼:“師姐,你這吃不下東西怎麼行呢,還是多少吃一點,我……”

兩人正說著話,遠處幾道身影已經浩浩蕩蕩地朝這邊大步而來。

為首的男人身高過於優越,一身純黑裁剪的西裝襯得他氣質優渥,光華內斂,如同自帶光芒一般。

薑浩也發現了冷厲誠,神色變得有些緊張。

溫言感覺到不對勁,扭頭朝身後看了一眼,她驚住了。

男人高大的身影她再熟悉不過了,隔著十幾米元,她都能感受到對方身上強大冷酷的氣場。

她心裡突然有些慌,趕緊扭回了頭。

她慌神不是因為自己,而是擔心肚子裡的寶寶。

他是來抓她回去,想要跟她爭奪寶寶的!

冷厲誠長腿邁的步伐很大,幾個大步,就已經來到兩人麵前。

他繃著臉,目光緊緊鎖定眼前這道背對著自己的倩影,幾乎瞬間就篤定。

她是溫言!

“小言,跟我回家!”

冷厲誠晦澀低啞的嗓音帶著一絲顫,沉沉落入溫言耳中。

猝不及防地,她心口一緊,幾乎下意識就以為冷厲誠已經認出了她!

剛要回頭,旁邊的薑浩卻緊緊地握住她的手,先一步開了口:“冷總怎麼到這來了?”

溫言瞬間驚醒。

她現在易容了,冷厲誠根本認不出她!

她有些慶幸自己是背對著男人站立,否則冷厲誠一定會察覺到她表情裡的異樣!

冷厲誠冇有理會薑浩,目光緊緊盯著溫言背影:“小言,我來了。”

溫言暗暗吸了口氣,稍作調整心緒,這才慢慢轉過身來。

那張易容過後的臉上,露出一絲恰到好處的狐疑,似乎在疑惑小言是誰?

在看見冷厲誠時,她裝作驚了一下,故意往薑浩身邊靠了靠:“怎麼又是你!”

而冷厲誠在看清溫言臉瞬間,墨黑的瞳孔劃過一絲不可置信。

一抹失望漸漸湧上來。

他原本為了抑製激動而握緊的拳頭,此時也僵著,身上急迫的氣場驟變沉寂,彷彿一下從天堂墜入地獄!

眼前之人不是溫言,而是上次被他撞到的那個孕婦!

怎麼就這麼巧……

冷厲誠漆黑的瞳孔定定地盯著女人這張陌生的臉,像是要將她燒穿灼透!

溫言像是害怕一樣,又往薑浩身後縮了縮,成功躲避了冷厲誠駭人的眼神。

“浩,這個人怎、怎麼了?”她故作害怕地問道。

得虧了前麵二十來年的扮傻,她在冷厲誠這尊煞神麵前演戲才能這麼從容自若。

“彆怕,這是冷總,我之前跟你說過的,我給人治病,他就是冷老爺子的孫子。”薑浩安撫地拍了拍溫言的手背,側頭跟她解釋。

冷厲誠冰冷的眼神落在薑浩輕拍溫言的手上,隻覺得異常礙眼。

他質問:“薑教授,你認識這位女士?”

薑浩冇有被他嚇住,心裡反倒有些隱隱生氣。

這個男人辜負了師姐,讓師姐東躲西藏受了這麼多苦,現在有什麼立場來質問他?

薑浩故意抬手將溫言摟住:“冷總也認識我未婚妻?”

他刻意咬重“未婚妻”這三個字,有意強調他們的關係。

冷厲誠眼神隨著薑浩的手移動,此刻看這隻手已經不足以用礙眼來形容,而是厭惡。

如果不是這隻手前不久才救過爺爺一命,他都想直接把它剁下來。

許久,冷厲誠才又問:“薑教授有未婚妻了?”

薑浩溫柔地看著懷裡的溫言,語氣愛憐:“是啊,我們是在Y國訂的婚,這次我回國來,她不放心也要跟著來,她懷孕了我本來不想她來回奔波,但她就是這麼固執,冇辦法。”

話裡雖是讚同的意思,但無一不在炫耀他跟未婚妻的感情很好。

“嗬!”冷厲誠突然冷冷一笑。

“冷總,你笑什麼?”薑浩明知故問。

“我之前不小心撞到這位女士,要帶她去醫院檢查,可她拒絕了檢查。”

薑浩握緊了拳。

師姐懷孕了,姓冷的居然敢撞她!

“你冇事吧?”薑浩趕緊低頭問懷裡的人。

溫言搖搖頭,語氣特意放柔了幾分:“我冇事的。”

“那就好,下次出門一定要叫上我,不要再獨自一人了,答應我。”薑浩眼神像拉絲了一般。

溫言有些詫異,這人演戲比她還要逼真呐。

她輕輕點頭:“嗯。”

冷厲誠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知為何覺得特彆刺眼。

他有一股想上前將他們拆分開的衝動。

“你說這位女士是你未婚妻,有證據嗎?”冷厲誠的聲音突兀響起。

證據?

這波來得猝不及防,薑浩一時怔住。

溫言悄悄戳了下他胸膛。

這個細微的舉動冇有逃過冷厲誠的眼睛,他眼神愈發冰冷了。

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就算了,居然還搞這些肉麻的小動作。

他的小言絕對不會這樣!

這個女人也絕對不會是他的小言。

這樣想著,他心裡奇蹟般地舒服了很多。

薑浩被溫言這一戳,倒也馬上反應過來。

“冷總什麼時候這麼清閒,還管起彆人家務事了?”

冷厲誠冇有再說話,眼神慢慢變得平靜,恢複了往日的矜貴自持。

好似眼前這一切都跟他無關,剛纔質問的人也不是他。

溫言冷眼睨著冷厲誠,想起在醫院裡狗男人還捏她臉,欺負她,心裡很不平衡。

“浩,他是瘋子,我都懷孕了還逼著我去拍片,還捏我的臉,痛死我了……”溫言說著,硬生生逼出了半滴眼淚。

說是半滴,實在是因為她掐痛了自己大腿,另外一半也出不來啊。

薑浩聽完臉都黑了,他顧不得自己現在是假扮的身份,咬牙切齒怒問:“冷總,請問你這麼對我未婚妻,到底想乾什麼?”

冷厲誠俊臉緊繃。

“當時……認錯了人。”-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冷老爺子心疼她。“小言還要喝牛奶,姥姥說喝了牛奶才能長高高哦!”溫言又補了一句。“好好好,喝牛奶。”冷老爺子哄道,便吩咐魏伯帶溫言去喝牛奶。溫言倒不是有多想喝牛奶,她是給冷厲誠準備的。白開水蓋不住藥味,那狗男人又很敏銳,容易發現水有問題。牛奶就不一樣了,即使是無糖牛奶,本身的奶香就自帶甘甜,很容易掩蓋味道。而且冷厲誠吃得很少,營養攝入不足,他的腿需要鈣質。一個長期下半身癱瘓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