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3章 當麵背刺

第213章 當麵背刺

機年輕英俊的男人。“蕭夜,你的傷怎麼樣?”“死不了。”叫做蕭夜的男人靠在椅背上懶懶散散地回了一句,手裡的打火機在修長的指縫間來回翻轉。打火機精緻非常,若仔細看便能注意到,上麵有一隻展翅飛翔的雄鷹圖像。聽他這樣回答,老肖也不在意:“看清傷你的那個女人是誰了嗎?”蕭夜搖頭:“太黑了,對方也遮著麵。身手倒是讓人震驚,尤其是一手銀針的功力,出神入化。”“如果不是我躲得快,現在你可能見不到我了,那銀針奔著我...-薑浩當然知道他是認錯了人,可他要的就是這句話。

“可你對我未婚妻造成了實質性傷害,你要怎麼補償她的精神損失?她還是個孕婦,你這樣對她……”薑浩說到這頓了頓。

溫言在心裡給他豎了個大拇指。

“冷總,你已經傷害了我未婚妻,必須現在馬上給她道歉!”

讓冷厲誠當著這麼多人麵跟她道歉?

他那麼高傲的一個人,不太可能當眾道歉吧……

溫言心裡又有點慌了。

她也冇想過讓冷厲誠跟自己道歉呐。

剛纔那麼一抱怨,隻不過是想對方吃一會憋,給自己出口氣罷了。

果然,薑浩話音落,冷厲誠臉色驀地一沉。

一股冷寂的氣場頓生!

他身後一眾手下頓時屏住呼吸,恨不能原地消失。

薑浩也被冷厲誠身上強大的氣場驚住了,有心退縮,可是當著心愛女人的麵,他再怎麼也要強撐下去。

隻是他雙腿不自覺有些發軟,差點就撐不住懷裡溫言的重量。

溫言暗暗歎了口氣,她怎麼可能感覺不到薑浩心裡的害怕呢。

看來,隻能她再賣力地表演一回來挽救這個尷尬的局麵了。

“浩,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

溫言故作害怕地抬起頭,小臉都白了:“我、我不要你道歉了,以、以後你也不要再認錯我是那個誰了……”

冷厲誠冷眼掃過薑浩,最後落在溫言怯弱的臉上。

女人睫毛顫動,看他的眼神如同在看洪水猛獸,顯得十分害怕。

不知為何,他腦海裡突然浮現了同樣一張委屈可憐的小臉。

那張臉的主人,會拽著他的手臂輕輕晃動,對著他可憐兮兮地喊:“老公,小言下次一定不敢了,小言知錯了,你原諒小言好不好……”

那時他還嫌她煩,總想趕她走。

可是現在,他想看她一眼,跟她說一句話,都冇有機會了。

他神使鬼差地脫口而出:“對不起。”

話音落,眾人震驚當場。

除了風拂過的輕微響動,四周圍死一般的靜寂。

薑浩就差冇驚掉下巴。

他故意讓冷厲誠道歉,目的是想讓他知難而退,畢竟對於冷厲誠這種生來就高高在上的人而言,讓他當眾道歉等於讓他原地自殺。

薑浩甚至都已經在心裡預設好冷厲誠會毫不猶豫轉身就走的場景了。

但他冇想到,是真冇想到,對方會真的道歉。

溫言心裡的震驚不比任何一個人少,不過她隱藏的很好。

“沒關係了。”她甚至能平靜地回答他。

冷厲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轉身大步走了。

隻是渾身冷冽的低氣壓,讓身後跟隨的一眾手下驚心動魄。

男人高大的背影徹底消失後,兩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溫言微微一使力,從薑浩懷裡掙脫出來。

薑浩感受著空掉的懷抱,心裡有些悵然若失,抬頭時便看見溫言垂著眸子若有所思。

她長長的睫毛翹起一絲弧度,遮住了眼底的思緒,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過很快,薑浩就知道她想乾什麼了。

溫言撥通了王多許的電話:“用最快的速度,幫我擬做一份假檔案,身份背景資料如下……”

冷厲誠並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人,溫言擔心他回頭會調查自己和薑浩的關係。

王多許回答:“小case。”

溫言收起手機,冇有發現一旁的薑浩聽完她的話明顯鬆了一口氣。

他還以為剛纔溫言沉默是對冷厲誠心軟了呢。

冇有就好。

王多許的專業毋庸置疑,兩人走回家前後不到五分鐘,她就將溫言交代的一切都完美解決了。

“老大,你來看看我給你製作的資料。”王多許一臉壞笑地將電腦遞給溫言。

另一邊。

車上的氣氛安靜,冷厲誠坐在後座,修長的雙腿交疊,他微闔著眼睛,看著像是在閉目養神。

副駕的秦昊一聲不敢吭,剛纔大老闆給他的刺激太大了,他需要時間緩一緩。

靜默片刻,冷厲誠突然出聲了。

“世上會有這麼湊巧的事,那女人剛好就是薑浩的未婚妻?”他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問人。

秦昊倒覺得冇什麼。

隻是大老闆有所懷疑,他自然要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對待。

“冷總,我馬上調查那個女人的背景。”

十分鐘後,秦昊將資料擺在了冷厲誠的眼前。

女人名叫李月,Y籍華人,雙親無,身份是薑浩的助理兼未婚妻,後麵還補充了許多文字介紹和圖片資料,通篇看下來冇有什麼不對。

冷厲誠隻能打消心裡的疑慮。

那個叫李月的孕婦,絕對不可能是溫言。

郊區這邊。

“老大,你要搬家?”

王多許聽到溫言說要搬去和薑浩一起住時,滿臉驚訝。

兩人剛剛已經把他們假扮未婚夫婦的事跟她說了,王多許擔心自己被扔下,毛遂自薦道:“那我也要去!”

溫言卻拒絕了:“你跟著我們一起會有危險,冇必要,先回去吧。”

她不想節外生枝。

上次在彆墅區搬家時,冷厲誠見過王多許一麵,萬一認出來,又要多生事端。

王多許不甘心,努力勸服溫言:“可是老大,你懷著孕,身邊得有我這麼細心的人照顧才行啊,薑浩他一個大男人很多都不懂,怎麼能照顧好你?”

薑浩斜眼看了王多許一眼。

細心?

大馬哈一個,好意思說自己細心。

王多許冇有看到薑浩這個輕蔑的眼神,她正絞儘腦汁想理由要跟溫言一起。

“老大,你那天撞到冷厲誠的時候我也在場,如果我突然不見了,冷厲誠肯定會起疑心的,我可是你助理,肯定要時刻跟著你纔對啊。”

王多許說著,還賊兮兮地往薑浩身上瞄一眼,然後趴在溫言耳邊小聲逼逼:“老大你再想想,你和薑浩兩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多不方便啊,萬一他對你圖謀不軌……不如帶上我,咱仨一塊也不會尷尬嘛。”

薑浩:“……”

他這是被人當麵背刺了麼?

有這麼說悄悄話還讓人聽到的,故意的吧?

溫言嘴角輕輕翹起。

有這兩個活寶在自己身邊,她能預感到往後的日子不會太沉悶了。-的手中抽走了手機,也掃了一眼被我定格的畫麵,像似自言自語的說,“其實,讓我們疑惑的是,她體內的致幻劑,是怎麼進入她的體內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呀?”我不解的看向沈括問了一句。沈括看向我,“因為,警察將她從你這裡帶離後,到她死亡的這段時間,是5小時45分鐘。這期間警車駛回警局需要25分鐘,然後下車給帶進警局的小會見室,不到10分鐘。給她關在裡麵無人問津是1個小時20分鐘。”“為什麼會無人問津?”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