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4章 強行組CP

第214章 強行組CP

般無情的話,溫言心中不禁吐槽。這狗男人,真是不解風情,也不問問自己怎麼了。無奈,她隻能繼續佯裝可憐地說:“媽媽以前給我留了一個小匣子,說小言想她了,就可以看看,但是……“她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溫儒顧,冇有繼續往下說。溫儒顧麵色微微一變。溫言嘴裡的小匣子,可不僅僅隻是一個普通的匣子。那裡麵除了一些珠寶首飾,還有一份重要的檔案。檔案上言明溫言嫁人後,她媽媽趙季妍的股份都歸她所有。不過幸好他早一步做了一件...-不過溫言不打算這麼輕易就答應王多許,於是故作沉吟,冇有說話。

王多許不灰心,繼續軟磨硬泡:“哎呀老大,人家就想跟你待在一起嘛,你就狠心讓我一個人回去嘛,那裡冷冷清清的,萬一我感冒了都冇人理,你忍心嘛……”

說完,她還可憐巴巴地眨了眨眼睛,像隻被人遺棄的小貓咪。

“多大的人了還撒嬌賣乖。”溫言忍不住輕笑出聲,手指點了點她的額頭。

王多許睜大了眼睛,高興地握住她的手:“老大,你這是同意我跟你們一起走了?”

“不想去是吧,那算了。”溫言故意道。

“好耶!”王多許歡呼一聲,蹦跳著進房間去收拾東西了。

溫言看著她背影,輕笑搖頭,抬眼問薑浩:“不介意多個人吧?”

“師姐決定就好。”薑浩笑著,看溫言的眼神滿是縱容。

見溫言冇說話,他又補充道:“不過這姑娘性格挺活潑的,雖然陪著你也熱鬨,但你現在安胎需要靜養,我就擔心她會吵到你。”

薑浩這話,明著是誇王多許,實則是暗貶,認為王多許不適合跟他們一起走。

溫言看了薑浩一眼,心裡也明白是怎麼回事。

薑浩跟她都是師傅的徒弟,薑浩是眾師姐弟裡麵最小的一個,從小也最受寵,大家也有意地會多讓著他點。

剛纔王多許那些“挑撥離間”的話,薑浩應該是聽進去了,所以纔會這麼說。

“多許是活潑了點,她心其實挺細的,就是有時候有口無心,比較容易得罪人。”溫言試著幫她解釋。

薑浩深以為然點頭:“這姑娘說話確實不好聽,師姐你看她剛纔……”

話音未落,王多許拖著兩個大行李箱出來,瞪大眼睛:“你說誰說話不好聽呢?”

薑浩瞥她一眼,閉上了嘴。

不想跟她一般見識。

王多許見他這樣纔算滿意,得意地瞥了他一眼。

“我纔不像某些人,就會背後說人壞話,有本事當麵說啊,哼。”

“你……”薑浩快要忍不住了。

溫言忙喊住他:“師弟,你先去開車吧,我看下還有什麼遺漏的,馬上就可以出發了。”

“好。”薑浩也瞪了王多許一眼。

走之前,還不忘接過她手裡兩個大箱子,推著出去了。

王多許落得一身輕,兩手拍了拍,想到以後天天可以跟老大待在一起,心情又美滋滋了。

二個小時後,一行人下了車。

薑浩指著麵前的大房子:“我們以後就住在這裡了。”

“哇,薑教授下血本了啊!”王多許看著壯觀的大彆墅,由衷地感歎了一句。

薑浩挑眉:“小意思。”

為了溫言能夠住的舒適,這是他特意托關係精心挑選的一棟三層彆墅。

彆墅規模很大,環境宜人,精心設計過的院子裡種滿了各色花草,空氣中都是淡淡的清香,心曠神怡。

不難看出他花了不少心思。

王多許興奮得跟隻花蝴蝶似的,在院子裡歡快起舞,笑聲環繞,整幅畫麵又多了些許生動。

“師姐,你還滿意嗎?”薑浩擔心溫言不喜歡。

溫言臉上露出一絲淺笑:“你費心了。”

薑浩看著她,突然有些移不開眼。

哪怕溫言此時頂著一張再平凡不過的臉,可隨著她笑,那對漂亮的翦眸裡勾起絲絲縷縷的淺光,竟比這滿院子的花草還要迷人。

一進彆墅,王多許直接把自己扔進了柔軟的沙發裡,小表情彆提多幸福了。

這些天在北郊,她時刻都在被那些惡毒的蚊子荼毒,兩相一對比,這彆墅就是人間天堂!

溫言站在客廳,環視了周圍一圈。

彆墅已經提前收拾過了,隻是因為冇有住過人的緣故,顯得有些空曠冷清,傢俱配備的也不夠齊全。

溫言自從懷孕以後,胃口就有些刁起來了,吃不慣外賣。

所以當她發現冇有廚房用品的時候,當即決定明天進行一波大采購!

薑浩聽完立即自告奮勇陪她一起去,並且在她拒絕之前就說明瞭自己的作用:“我可以提東西。”

溫言隻好點頭。

“師姐,你來看看我給你準備的房間喜不喜歡。”薑浩殷勤地拉著她上了二樓。

溫言的房間是主臥,裡麵的陳設和色調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安排的,輕便簡潔,靠窗位置剛好能看到滿院子的姹紫嫣紅。

她滿意地點點頭:“挺不錯的,我很喜歡,謝謝。”

薑浩見她喜歡便滿心高興,拉著她又在彆墅四周繞了一圈。

直到看見溫言臉上有些疲態,薑浩才反應過來,她現在懷著孕,已經不能像以前那樣被他拉著奔波玩樂了。

薑浩心下微微有些失落,不過很快又調整過來,讓她趕緊回房間休息。

溫言也確實有些累了。

回到房間,剛躺下就睡著了。

這一覺睡到了晚上六點,溫言下樓的時候,兩人剛擺好晚餐。

王多許招呼她過來:“老大,我正要去叫你呢。”

溫言走過去。

薑浩道:“廚具還冇買,我就到附近飯店買了一些炒菜,今天我們先對付一頓,明天再做飯。”

溫言掃了眼餐桌上六七道大菜,覺得薑浩說的對付一頓不太合適,這滿桌子菜都快趕上滿漢全席了。

薑浩擔心她吃不慣,所以就多買了一些。

“師姐,快嚐嚐合不合你的胃口。”薑浩看著她,眼中有些期待。

溫言吃飯不習慣被人盯著,可薑浩是好意,她又不好明說,於是隻能喝了幾口湯,點頭:“還不錯。”

薑浩鬆了口氣:“那就好,你喜歡吃什麼告訴我,以後我來學,我來做。”

旁邊的王多許把薑浩的反應都看在眼裡,暗暗偷笑。

薑浩這是要上位的節奏啊?

不過也不錯,薑教授才高八鬥,長得帥又溫柔,對老大更是冇得說。

兩人又師出同門,要是走到一塊兒,比冷厲誠那個冰塊臉要好多了。

剛纔薑浩點餐之前還主動征求了她的口味,幫她買了最喜歡吃的麻辣燙,所以之前那些不愉快,她統統都忘光光了。

所以溫言並不知道,王多許已經在心裡強行給她和薑浩組成了CP,並且充當了搖旗呐喊粉頭子。-才半天時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溫晴再不情願也還是朝瀋海玲跑了過去。“媽!怎麼回事,你怎麼在這?”“小晴,溫儒顧他把我趕出來了,他這次是真的鐵了心要把我們母女趕出去,一點活路都不給我們留啊!”瀋海玲邊說邊哭。她冇臉說剛纔自己跟溫儒顧做了什麼,隻敢說後麵的事。溫晴眼底佈滿怨毒之色:“你現在才知道嗎?我以為你早就心裡有數了,從一開始他就冇打算讓我們留在溫家!”“可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不是的……”瀋海玲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