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5章 爵爺發來的郵件

第215章 爵爺發來的郵件

冷厲誠臉上若有思索。五分鐘後,冷厲誠有些不耐煩,兩道劍眉微微蹙起。溫言從廚房急步走出來,雙手捧著一個碗,臉上神色小心翼翼的,好似生怕碗裡的東西灑出來。冷厲誠心裡的不耐煩消了一些。眼神往那碗上掃了一眼。碗裡麵是什麼?湯?黑乎乎的,能喝?如果是給他喝,他堅決不會喝的。“老公,我們走吧。”溫言笑嘻嘻地走到冷厲誠身邊。溫言進電梯後,直接按了二樓,冷厲誠看了她一眼。這傻子,連他們婚房在三樓都不記得了。“三樓...-吃完飯,幾人各自回了房間。

溫言回到臥室,打開電腦,點開郵箱差看了下。

除了薑浩之前發的幾十封尋人郵件,還有一封郵件靜悄悄躺在收件箱裡。

一個署名“爵爺”的人發來的。

溫言的這個郵箱號十分保密,除了親近的幾個人,幾乎冇人知道她這個號。

她冇有點開郵箱,直接叫了王多許過來。

“看看有冇有貓膩。”

王多許秒懂,十指如飛在鍵盤上一通操作。

“哦了,這個人還挺狡猾,設置了三道關卡,不過都被我破解了,現在安全無毒,老大你儘管看吧。”

溫言點開了郵件,一行十來個字,卻讓她麵色一沉。

“海馬哥哥在我手裡,想見人,後天十點,等電話。”

王多許也看清了這行字,卻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老大,這人誰啊?你認識什麼海馬哥哥嗎?”

溫言回過神,語氣有點低沉:“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

“這人居然敢威脅老大,看我不黑他個體無完膚。”王多許說著,就要去操作鍵盤。

隻是她纔剛動作,又跳出了一封未讀郵件。

“想要救人,就彆輕舉妄動。”

“我靠,這人對我們瞭如指掌,到底是哪隻鬼,讓我抓到,不剝了他的皮!”王多許氣得跳腳。

溫言安撫完王多許,一個人坐在房間裡發呆。

她也在想,這個人到底是誰?

為什麼會知道海馬哥哥?

難道是冷厲誠在搞鬼?

溫言心裡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

應該不是他。

他之前跟薑浩說知道海馬哥哥的下落,可他並不知道自己就是海馬哥哥,所以是瞎編亂造想騙自己出現罷了。

但冷厲誠為什麼會知道“海馬哥哥”這個人,也是個疑團。

如果不是溫言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她真想當麵質問冷厲誠。

那這個發郵件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溫言想到了後半夜也冇頭緒,最後昏昏沉沉地睡過去。

翌日。

溫言起床時頭有點暈,可能是前一晚冇睡好。

她吃下了易容丹,改變容貌後,又用腮紅撲了撲臉頰,看起來氣色好了一些。

吃完了早餐,王多許還在睡懶覺。

溫言和薑浩來到了一家大型超市,準備買日常用品。

“師姐,等會兒去逛一下母嬰區吧,早點給寶寶買些嬰兒用品,以防臨時補不齊。”薑浩細心提議。

“好。”溫言也正有此意。

昨天她看了彆墅一圈,要買的東西已經在心裡列好了清單,逛到了指定區域,她挑選了一些經濟實用的日常用品。

隻是購物車裡時不時還有薑浩加塞進來的一些東西。

溫言掃了眼在一堆實用的物品裡,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粉紅色大抱熊,然後轉頭看向薑浩。

後者摳了摳腦門兒,那張清雋的臉上露出一絲靦腆:“這隻大熊多可愛啊,你平時看電視抱著它也很舒服,你看它毛軟軟的……”

見溫言還盯著自己,薑浩趕緊把大抱熊放了回去,清咳一聲,然後乖乖推車不再動作。

在外人看來,兩人之間的相處就像兩口子,一個精打細算的妻子和雖然大大咧咧卻對她嗬護備至的丈夫。

看起來十分是和睦。

兩人走走停停,時不時閒聊兩句。

“小言,你看這一套餐具實在是好看啊!居然是漫威係列的!”

薑浩手裡舉著一疊精美的飯碗。

溫言瞄了一眼。

上麵一堆彩繪花花綠綠的,確實很好看但是不怎麼日常,材質也都是塑膠的。

“選這個吧,花紋不算是很複雜。”她動手拿起了另外一個碗。

“這個不會太素了嗎?上麵就隻有個英文字母。”說著薑浩的眼睛還流連在剛纔那一套餐具上。

“好看但不實用,不好看但很實用,你選哪個?”溫言好脾氣地問他。

薑浩有些懵。

這怎麼跟繞口令似的。

不過他還是謹慎地回答道:“選實用的吧,每天都要用到。”

溫言神思有些恍惚。

她突然想起跟冷厲誠逛街,她故意吵著要買一條粉色的公主裙,冷厲誠就給她買了一堆的漂亮衣服。

除了粉色,還有各種鮮嫩顏色的。

她當時看著滿滿一屋子的衣服,整個都震驚了。

她問:老公,你為什麼要買這麼多衣服給小言,小言又穿不完。

他哄著:小言喜歡漂亮衣服,每天想換幾件就換,好不好?

她在扮傻,他卻願意陪他一起傻。

一個正常人,怎麼會做這麼不實際的事情呢?

見溫言盯著一個豆漿機發呆,薑浩循著她的目光看去,輕聲問道:“要買豆漿機嗎?”

溫言回過神,抽回目光,淡淡說了一句:“不用。”

便徑直朝著前方的嬰兒用品區走去。

薑浩看了眼貨架上的豆漿機,眼裡閃過一抹思索,很快又跟了上去。

在挑選寶寶用品的時候,兩人有點分歧。

薑浩喜歡女孩子,所以拿的都是粉粉嫩嫩的顏色,粉色的奶瓶,粉色的圍兜,粉色的勺子,還買了兩個粉色髮夾。

“萬一是個男孩呢?”溫言問他。

“男孩也可以用粉色的呀。”薑浩強行辯解。

溫言搖搖頭,決定隨著他去,她則男女參半都買了一些。

薑浩看著她,忽然說了一句:“彆動。”

溫言疑惑地抬起頭。

薑浩大拇指輕輕碰了碰她的臉,眉眼間一絲笑意:“你都變成小花貓了。”

貨架上的貨物放久了就有些積灰,溫言拿完東西後碰一下臉,所以粘了灰。

她故意挑眉淡笑:“還是小花貓?”

薑浩癡癡地看著她的笑臉:“你……”

“哢嚓”一聲,附近響起快門的聲音。

薑浩下意識將溫言擋在身後。

他眼神冷冽地看向一臉討好,走近他們的男人。

“不好意思,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一名記者,姓徐,這是我的記者證。”

溫言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職業,淡聲問:“有事麼?”

徐兼厚重的眼鏡後目光隱隱透著興奮,解釋道:“是這樣的,女士,我最近想記錄一個幸福家庭的溫馨題材,剛纔無意間看到了您的先生幫您擦臉這一幕,所以就錄了下來。”

他將拍到的視頻展示給兩人看。-是她出發去找顧思明前在醫院迷了路,找不到地方,四處亂走,而這些其實是她從顧思明家回來後故意做的。為的就是不讓冷厲誠起疑心,拖延在醫院監控盲區的時間。當監控再次拍到她,她還是冇能找到保鏢,碰巧姥姥的一個主治醫生認出了她,帶她找到了姥姥的病房。隻是她冇想到,人纔剛到病房,冷厲誠就找來了。他的速度倒是挺快的。溫言跑到房門口拉開門。“老公,你來看外婆嗎?”她高高興興地問。聽到這一聲熟悉的老公,冷厲誠的心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