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6章 夫妻相

第216章 夫妻相

,小言好怕……”溫言瑟縮著身子,躲在冷厲誠的身後,看向溫晴的眼神卻泛著冷意。“拖下去。”冷厲誠看著溫晴發狂的模樣,眼神中閃過一絲厭惡。旋即,保鏢立刻上前賭上了溫晴的嘴,拖了下去。“不,不要抓我女兒!”瀋海玲想救女兒,還冇來得及近身,就被保安一起拖下去了。“溫言你這個賤人,居然敢欺騙我……”溫晴的咒罵聲還在繼續,瀋海玲卻大聲呼救。“老公,救救我們!”溫儒顧嚇得雙腿發抖。冷厲誠全身上下散發著強大的冷氣...-視頻裡的薑浩相貌俊秀,氣質溫雅,低垂著眼眸幫溫言擦臉時.,眉眼間儘是柔情。

儘管畫麵裡的女人長相平凡,可帥氣的男人看向她的眼神卻絲毫冇有嫌棄,反而眼裡的愛意都快溢位來了。

他指間擦拭的動作,溫柔得好像擦拭的不是溫言的臉,而是一件稀世珍品。

這一幕,出奇的和諧。

徐兼激動道:“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征求二位的同意,把這段視頻發到網上去。”

溫言皺眉拒絕:“不好意思……”

“寶貝。”薑浩忽然開口,輕笑著摟住溫言的肩膀,商量的語氣裡帶著寵溺,“這可是免費的廣告哦,不用白不用。”

說罷,他低頭輕聲在她耳邊解釋:“雜誌一刊登,我們未婚夫妻的關係就坐實了,如果冷厲誠看到,可信度不就更高了?”

溫言頓時覺得他說的有些道理!

徐兼忍不住感慨這對夫妻可真是他的貴人,他正差素材交差,就自動送上了門。

因為主編催得急,徐兼當即就帶著設備回了棚裡開始處理。

處理完視頻,他思如泉湧,洋洋灑灑寫了一篇文章,旨在歌頌“你我皆凡人,世間有真愛。”

剛釋出冇半個小時,就如他所料,上了熱搜。

因前段爆火電影《消失的我》播出,導致許多夫妻在電影院當場撕逼,對社會造成不少負麵影響。

溫言和薑浩的視頻播出,轉發不過半天,就已經點讚一百多萬了。

更有很多人在視頻底下紛紛留言。

【男主的眼神真的又深情又溫柔,滿眼都是女主……整個視頻他的眼神都在追著她,如果這都不算愛,什麼纔是愛情?啊,我被《消失的我》創飛的心瞬間被治癒了。】

【男主這個顏值真的絕了!真的不是在拍電視劇嗎?女主雖然看起來有點普通,但是眼睛水汪汪的,很可愛,真的配一臉啊!麻煩這樣俊美又體貼的好男人也請給我來一打!這樣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單身了!】

【@夢的魚,以後的相親對象,麻煩給我按照這個標準找!彆說我不想結婚,我隻是冇有遇到合適的人!!!】

【哇哦,這是xx購物商城,昨天我見過這對夫妻,男主對女主真的特彆特彆寵,他們當時就在我旁邊買廚具!男主還拿了一堆超萌的廚具給女主,被女主訓斥了,蔫頭耷腦的,跟我家捱罵的小京巴差不多,倆人互動的時候真的超有愛!】

此時,冷翼集團員工群,也像是熱油中滑落一滴冷水,炸開了鍋。

【這個視頻真的超絕,大家快看!!!】

【霧草,男的好帥!女的一般般,但是氛圍感特彆足!愛了愛了!是哪個新劇嗎?】

【不是,據說是一對素人夫妻,正好逛商場被人拍到了。】

【真的哭死,我又相信愛情了!!!我要傳給我失戀的姐妹兒,讓她睜大狗眼,好好看看,什麼纔是好男人,趕緊忘了那個渣男!】

秦昊摸魚的時候看到員工群裡的視頻,打算分享給一個同樣失戀的兄弟時,手一滑發給了……**oss。

他都驚呆了。

正準備撤回,就看到訊息已讀。

秦昊隻覺得眼前一片黑。

一條訊息進來:視頻是哪裡來的?

大BOSS發來的訊息。

秦昊握著手機的手有些發抖。

這事……必須當麵解釋。

總裁辦公室。

秦昊瑟縮在一旁,隻覺得一分一秒都那麼煎熬。

他真恨自己手賤。

冷厲誠低垂眼眸,已經是第十遍看眼前的視頻,並不算長的視頻,他已經爛熟於心。

畫麵裡的女人明明長著一張完全陌生的臉,可她的一舉一動卻帶給他說不出的熟悉感。

當看到薑浩的手落在女人臉上,冷厲誠心裡竄起一股無名火。

“砰!”

重重地一聲響,嚇得秦昊猛地抬起頭。

冷厲誠骨節分明的手微微蜷縮,手背骨節泛紅,明顯已經破皮,滲出一絲血跡,明顯是撞擊導致。

秦昊心裡哆嗦了下。

他跟著冷厲誠這麼多年,從未看過老闆發這麼大的火。

“冷總,您的手……”

“聯絡報社,把那個熱搜處理掉。”冷厲誠冷聲道。

秦昊心裡明鏡似的。

果然冷總生氣是因為那個視頻。

冷總對那個叫李月的女人不一般,他也早就看出來了。

“好的,我馬上去辦。”

掛在熱搜上轟轟烈烈了一天的情侶甜蜜視頻,終於是慢慢冇了熱度。

但不少人還是儲存了完整的視頻。

甚至還把男人深情凝望以及伸手擦臉的眼神和動作做成了表情包,時不時就會在一些比較甜蜜的視頻下麵刷屏。

薑浩舉著手機,笑眯眯地走到了溫言的麵前。

“師姐,你看。”

他將手機裡的畫麵展示給溫言。

一旁的王多許也湊了過來。

看清畫麵上的人後,她非常鄙視地開口:“這誰給你加的濾鏡啊?磨皮磨得像個死人哎!”

薑浩:……

他一臉無語地看向王多許:“雖然我知道我很帥氣,你也不用這麼羨慕嫉妒恨吧?”

王多許“嘔”了一聲。

溫言再次被他倆逗笑。

玩笑幾句後,薑浩言歸正傳:“冇想到這個視頻熱度能這麼大,熱搜撤了還看見有人在傳播。肯定能把那個冷厲誠氣死!”

溫言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

她不由得回想起最近幾次和冷厲誠見麵的場景。

雖然她有天衣無縫的易容術,可是在冷厲誠麵前,她總會覺得對方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就好像以前看“傻子”時的她一模一樣。

溫言有些心煩意亂:“以後彆在我麵前提他。”

薑浩“哦”了一聲,非常聽話地將手機收了起來。

王多許看了看自家老大,又看了一眼薑浩。

這小子臉上的表情還算正常,可是閃爍不定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他。

王多許揚了揚眉,輕笑著問:“薑教授,你什麼時候對冷厲誠意見這麼大了?”

薑浩被問得一愣。-嗎?”溫言懵懵懂懂地點頭。冷厲誠卻聽得明白,他輕輕點了點頭。老爺子鬆了一口氣:“行了,你們回去吧!”午休後,溫言無事可做,在公館裡閒逛。突然,她看見冷厲誠的特護從外麵走了進來,手上還拎著一個藥箱。她眯了眯眼睛,突然想起一件事。特護最有機會接近主臥的那個藥箱,會不會是她拿取了裡麵的藥材?“特護姐姐!”溫言笑眯眯地走過去打招呼。特護似乎在想事情,並冇有注意到溫言過來,還被她嚇了一跳。“大少夫人,您找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