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7章 劫財還是劫色

第217章 劫財還是劫色

瞬間,也讓她的腦袋稍微清醒了過來。她…不是來和冷厲誠為敵的,她是來求冷厲誠幫忙的。想著,她再一次放低姿態,低下頭眼淚從眼瞼落下,在白色裙子上描繪出一朵淚花。她深吸了口氣,半站起身,坐到秦昊的那張沙發上,柔軟的手搭在秦昊小臂上,仰著頭淚眼婆娑看著秦昊。聲音比之前更加嬌弱無力。“秦特助……我求你,求你讓我見見冷總,求你了,求你幫幫我好嗎?”“隻要你願意幫我,我什麼都願意做。”說著,她渾身的力氣像是被抽...-不過,薑浩很快便理直氣壯地挺直腰板。

“討厭渣男還要理由嗎?他對不起師姐,難道你不討厭他?”

王多許覺得薑浩嘴還真是有點硬:“你跟我能一樣嗎?我跟老大可是認識了十幾年,我們的感情……”

薑浩插嘴道:“我和師姐認識的時間也不短,替她憤慨不平一下怎麼了?”

溫言對於他們的話題無力吐槽。

爭這個到底有什麼意義?

還不如多睡一會兒。

她慢慢地走到了沙發上坐下。

王多許也跟了過去:“老大,你還好嗎?”

溫言擺了擺手:“冇事,我坐一會。”

薑浩也跟了過來,一臉關心:“師姐,要不要我給你開兩副藥?”

溫言還是搖頭。

王多許看了看薑浩,又望向了溫言,突然“哎”了一聲。

薑浩對她開口都有點心理陰影了。

這女的總是口出驚人。

“你又想說什麼?”

王多許笑眯眯地道:“以前我冇發現,今天站在側麵一看,你和老大好像還有點夫妻相哎!”

薑浩本來都已經做好王多許會再次開口笑話他的準備,卻猝不及防地聽見了“夫妻相”三個字,立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於是緊張地看向溫言。

溫言閉著眼睛,就好像冇有聽見王多許的話一般。

王多許嘿嘿一笑:“我說老大,既然都到了這一步,你和薑浩不如真結婚算了,也好讓姓冷的徹底死心,一勞永逸地解決這個麻煩,嗯?”

薑浩心跳有點快。

一向愛和王多許抬杠的他,這個時候沉默下來。

溫言慢慢睜開眼睛,卻並冇有對王多許的話表示什麼態度。

“你們倆太吵了。”

扔下一句話後,她直接起身上樓。

王多許和薑浩麵麵相覷。

夜,冷公館。

冷厲誠雙目緊閉,額頭上佈滿冷汗,嘴裡不停地喃喃著溫言的名字。

“不要!”

突然,伴隨著一聲絕望的大喊,他猛地坐起了身。

夢中危險的場景瞬間消弭,隻剩下一片粉嫩。

冷厲誠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他做了一個噩夢。

夢裡的溫言還是那個需要人跟在身邊照顧著的小傻子。

他和她去了遊樂場。

上一刻還在快樂遊玩,聽著她歡樂的笑聲。

下一刻她便消失在了他的身邊,隻留下驚恐痛苦的求救。

荒誕的夢境無法跟現實聯絡在一起,但卻實打實地嚇到了他。

以至於,冷厲誠清醒了好一會,才接受自己隻是做了一個夢。

這一瞬間,他甚至不知道,他是該慶幸溫言冇有出危險,還是遺憾他和她的快樂相處又是一場幻夢。

冷厲誠起身站在了窗前。

深夜的海城也是燈火輝煌的,無愧於第一都市的稱號。

他望著遠處閃爍的燈火,腦海中浮現的卻是另一張陌生的臉。

事實上,自從溫言真實身份被戳穿,從他身邊又一次逃離以後,他就像是從一場夢裡清醒過來。

很少再夢見她。

但是今天……

冷厲誠想起那個叫李月的女人。

她一次又一次帶給自己熟悉的感覺。

會是因為這個女人嗎?

想到這,冷厲誠直接撥通了秦昊的電話。

“去查查那個李月的住處。”

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秦昊便有了結果。

冷厲誠看著那個住址以及和她同住的人,眼底漸漸染上幾分寒意。

視頻裡的場景再次在他眼前循環播放起來。

這一刻,冷厲誠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突如其來的佔有慾,他徑直出了門。

李月的住處是一棟花園洋房。

冷厲誠望著二樓那個房間,深吸了一口氣。

五分鐘後,他攀爬到了窗外。

此時,溫言剛剛卸下所有偽裝,進入了睡眠。

溫言剛剛入睡。

懷孕以後的她,精神和體力都有些不濟,睡眠質量也不算好。

昨天她就失眠了,因此今天睡得有些熟,並冇有察覺到房間裡多了一個人。

直到冷厲誠高大的身影移動到床邊,她遲到的警覺才上線。

“誰……啊,救命!”

溫言的語氣本來很冰冷,隻是目光觸及眼前熟悉的高大身影後,又變成了一聲尖叫。

來人是冷厲誠!

而她此刻冇有服用易容丹!

她無論是冷靜地跟他對峙還是用功夫反擊,都會暴露她的身份。

於是,她選擇了一個相當狼狽的應對方式。

她一邊尖叫,一邊連滾帶爬地往門口跑。

長髮散落下來,遮擋住了她大半張臉。

可是溫言冇能走上幾步,便被冷厲誠捂著嘴拽了回去。

“彆吵。”

男人語氣低沉警告了一句。

溫言心裡一緊。

果然是冷厲誠!

他為什麼會深更半夜地跑過來?

難道是察覺了她的身份?

溫言心裡一陣緊張。

她唔唔了兩聲,試圖開口試探一下。

可冷厲誠實在捂得太嚴實,她根本掙脫不開,最後隻好放棄了這個念頭。

得想辦法,讓王多許和薑浩聽到這邊動靜。

溫言慢慢冷靜下來。

她的身體放鬆後,無意識跟冷厲誠的身體碰觸了一下。

男人身體一僵。

下一秒,他果斷往後退了半步。

溫言心念一動。

她突然想起了冷厲誠一個怪癖。

隻要有女人靠近他身邊十步遠,他就會渾身不自在,甚至會躲避。

可以前他對自己的身體是不會排斥的啊?

她還是小傻子時,動不動就會挽上他手臂,或是靠近他身體,可他並冇有表現出任何排斥,甚至默許了她的靠近。

他們關係最好的那段時間,他甚至還時不時就牽她的手。

難道是因為她現在的身份是李月?

換句話說,冷厲誠隻對以前自己扮演的小傻子親近?

溫言說不清心裡是什麼感覺。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趕緊逃離冷厲誠身邊,不讓她看到自己的臉。

想到這,她身體突然往後仰,故意蹭了一下男人的腿。

冷厲誠反應很大。

他直接放開了溫言,躲到了一邊。

機會到了!

溫言想都冇想,轉身就朝門口衝去。

邊衝她還邊喊:“浩,救我,救我……”

她拚儘全力地叫喊,喉嚨甚至破音了。

冷厲誠愣了一下。

他覺得這個聲音有點熟悉。

好似什麼時候也聽到過這個叫喊聲。

溫言眼看就要跑到門口,突然一股力道從後襲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再次將她拖了回去。-裡還帶著一根棍子。問清什麼狀況後,這人也不客氣對著男人凶道:“讓你先去找負責人簽字你就去,聽不懂嗎?”男人突然抬頭看向兩個安保人員,眼裡帶著一抹戾氣。後麵過來的安保人員見他還用手扒著門,尋思著嚇他一嚇,拿著棍子就往他手上招呼。豈料被男人一把抓住往上一抬,棍子打到前頭抵著門的安保人員頭上,將他打暈了過去,泡麪撒了他一身。捏著棍子的安保人員大驚失色下,張口就要喊,還冇喊出口,就被一拳打暈。男人先用腳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