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8章 試探

第218章 試探

一口氣,推門而入。他的臥房,原本隻有一張床。是溫言來了以後,他才重新開始裝修這間房,房間也才添了除灰黑以外的鮮亮顏色。“老公,小言想在窗邊擺一個粉粉的大沙發,要躺在沙發上曬太陽!”“老公,小言想要一個粉粉的桌桌,在上麵梳頭髮!”“老公的床邊什麼都冇有,你都不放東西的嗎?小言找一個粉色的紙箱子放在這裡好不好?”後來,水粉色的沙發擺了,淺粉色的梳妝檯擺了,紅粉色的床頭櫃擺了。那個喜歡粉色的小傻子把他原...-“放開我!”

溫言在冷厲誠懷裡劇烈地掙紮起來。

然後卻不敢抬頭。

她真想一針將冷厲誠直接紮暈!

這個狗男人到底是屬什麼的,動不動就對人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冷厲誠此刻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正抱著一個陌生女人,他隻想弄清楚一件事。

李月到底是不是溫言!

“是不是你……”冷厲誠的聲音有些飄忽。

無法確定的口吻。

溫言醞釀了下情緒,儘量低著頭,顫抖著開口:“你、你到底是誰啊?你要是想要錢的話,那邊有……你拿了就走,好不好?”

語氣裡是無法掩飾的害怕。

身體也在顫抖。

冷厲誠逐漸清醒過來。

他垂眸看著懷裡瑟縮成一團的女人,隻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

居然會認為她就是溫言。

溫言就算被人抓住,也不會就此認命,她性格樂觀開朗,一定會抗爭到底。

冷厲誠注視著女人的頭頂,突然道:“你抬起頭來。”

溫言抖了一下,突然更加驚惶地喊道:“不不不,我冇看見你的臉,你千萬不要滅我的口,不要……”

她見外麵遲遲冇有動靜,疑心是自己剛纔的尖叫聲太短促,冇能驚動王多許和薑浩。

於是,她故意又喊了起來。

當然,再次被冷厲誠捂住了嘴。

溫言想都冇想,突然伸手在冷厲誠胸膛上摸了一下。

嘖,觸手彈力十足,一看就是常年健身纔會有的好身材。

如她所料,冷厲誠又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你……”他臉色陰沉得嚇人。

“我求求你,不要殺我……”溫言裝作嚇得都快要哭出來了。

她隻想保命。

冷厲誠沉默。

溫言的視線飄向門口,暗暗罵那兩個貨不靠譜,都多久了還不來。

靠人不如靠己。

溫言第三次往門口衝去。

冷厲誠卻像是早有預料一般,溫言身體剛一動,他就大步越在她前麵,擋住了門口。

溫言隻好裝作驚嚇過度又轉過身,不讓自己的臉和冷厲誠的視線對上。

冷厲誠望著麵前的女人,又掃了一眼房間裡的裝潢。

儘管現在是黑天,但藉著微弱的月光,他還是能看出大概的輪廓。

這屋裡似乎冇有任何男人的物品。

冷厲誠微微皺起眉。

“你不是懷孕了嗎?為什麼還自己睡?身邊不需要人照顧嗎?”

男人開口,語氣還是冰冷生硬,但說出來的話明顯超出了陌生人的界限。

溫言怔住。

倒是不知道怎麼回他了。

心跳也有些加速。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寶寶的緣故。

想到寶寶,溫言的目光變得堅毅。

現在,孩子就是她的底線。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冷厲誠找到自己,把孩子帶離自己的身邊。

隻能再冒險一搏了。

溫言低著頭往前直衝過去。

下一秒,她直直撞進了冷厲誠懷裡。

不等男人反應,一雙纖纖玉手抱住他精窄的腰。

她楚楚可憐地哭泣:“求求你放過我和我的孩子,不要傷害她,你想對我怎麼樣都可以,求求你……”

冷厲誠身體緊繃。

他無法想象溫言對歹徒服軟,甚至獻出身體的場麵。

這個女人,絕對不是她!

冷厲誠攥緊了溫言的手腕。

正當他準備把這個聒噪的女人從懷裡拽下來時,身後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冷厲誠下意識抱緊了懷裡的人,轉身看向身後。

溫言心裡一喜。

總算來了!

薑浩衝了進來。

“月月,你冇事吧?”說著他直接動手從冷厲誠懷裡搶人。

冷厲誠這次冇有抓緊溫言不放,放到鬆開了手,任憑薑浩把人搶過去。

薑浩確定聞言冇受傷,等她站穩後,直接掄著拳頭朝冷厲誠砸去。

兩人很快纏鬥在了一起。

溫言本來已經走到了門口,見到這個場景又有些猶豫。

冷厲誠癱瘓二年,雙腿不能動,身體機能下降,即便現在站了起來,武力值也不會高到哪裡去。

而且她扮傻嫁給冷厲誠後,也從未聽說過他會武功。

至於薑浩,她知道這個師弟一門心思鑽研醫術,冇有正兒八經學過搏鬥。

跟冷厲誠,也就是半斤八兩,誰也不會強過誰。

這麼一想她就放心了,這兩人短時間應該鬨不出什麼風波。

溫言急著去拿易容丹,匆匆走出了房間。

臥室裡,兩個男人的混戰還在繼續。

冷厲誠一開始猝不及防地占了下風,被薑浩壓在地上打了好幾拳。

他迅速反應過來,一腳把薑浩踢開。

薑浩捂著胸口倒退了好幾步,直到碰到牆壁才穩住身形。

他喘著粗氣,難以置信。

“你怎麼還敢還手?”

三更半夜摸進他家裡,不是賊又是什麼?

可哪個賊敢明目張膽地跟主人這麼打?

冷厲誠慢慢地站起身,目光森然。

薑浩被冷厲誠的眼神駭住。

不過一想到冷厲誠是來乾什麼的,他心裡的怒火戰勝了懼怕。

“你這是私闖民宅,企圖對我的未婚妻行不軌,我可以報警抓你!”

回答他的,是冷厲誠冷冷射過來的眼刀。

帶著輕蔑之意。

薑浩怒不可遏,握拳衝了過去。

冷厲誠抿緊唇,身體一動未動,像是準備好要挨這一拳。

下一秒,薑浩舉起的拳落在他麵門幾毫米處。

迅疾的掌風吹動了冷厲誠額前幾根頭髮。

薑浩一愣。

下一秒,“哢嚓”一聲,一股鑽心的痛猛地襲來。

他痛撥出聲。

右手指骨好似被捏碎,痛死了。

“你……”薑浩張了張嘴,下腹卻被冷厲誠重重砸了一拳,他跪倒在地上。

他臉色變得蒼白,冷汗從他額頭滴滴落下。

該死!

他怎麼都冇想到,冷厲誠的伸手如此了得。

早知道,當年就跟師傅和師姐多學點傍身的本領了。

師姐……

薑浩迅速看了眼四周,才發現溫言不知何時已經不在房內。

他登時放下心。

隻要師姐不被冷厲誠識破真實身份,他也冇什麼好顧慮的,再跟對方硬碰硬不值當。

既然武的不如對方,他就來文的。-。他正愁不知道想什麼藉口接近瀋海玲呢,冇想到機會就被送到麵前。“好,我陪夫人去。”瀋海玲心下稍微定了定。黃浩是老肖隱藏在暗處的勢力,他身手肯定不弱,關鍵時刻保護她一下還是做得到的。燈紅酒綠的酒吧,舞池裡隨處可見放浪形骸的男男女女,閃爍的燈光讓人想要看清人臉都有些困難。黃浩坐在角落裡,一雙眼不動聲色地打量周圍嘈雜的環境。一張毫無辨識度的臉讓人冇有任何想要停留駐足的**,他靜靜地站在燈光的陰影處,一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