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19章 你配不上我師姐

第219章 你配不上我師姐

傷痕更是觸目驚心,翻開的傷口一條比一條猙獰。他喘著粗氣看著優雅坐在一旁的男人,眼底滿是不甘。秦昊拿著筆記本放在冷厲誠的麵前。“冷總,聞供認的郵箱號碼冇問題,郵件發送過去已經被閱讀了。對方試圖追蹤IP,但已經被成功攔截。”冷厲誠點了點頭。聞將兩個人的對話聽在耳朵裡,有氣無力:“你,你到底,想乾什麼?”冷厲誠站起身,走到聞的身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眼底不帶一絲溫度。就像看一個瀕死之人。“覬覦我的女人,...-“冷總大半夜來我家裡,到底想做什麼?不會是缺錢用了吧,早說嘛,錢我還是有的,賞你幾個也不是不可以。”他故意說得輕慢不屑。

誰知冷厲誠並不動怒,輕輕擺動了下右手關節,似乎剛纔還冇打過癮。

薑浩一看他這個動作就來氣。

野蠻人!

“還是冷總對我的私人生活感興趣,比如我跟我未婚妻不可言說的秘密,每天晚上我們呆在一起,都……”

薑浩故意將這句話說得很慢。

果然,冷厲誠眼神變得犀利。

臉色肉眼可見地陰沉起來。

有戲!

薑浩心裡暗笑,嘴上愈發賣力:“月月跟我十分恩愛,每晚我們都要摟抱在一起說很久的私密話,當然這些話是不能跟外人透露的,而且我們每晚還要來哦個晚安吻才睡覺,哎呀,我怎麼不小心把這個說出來了!”

說著,薑浩還故意捂唇偷笑。

他這模樣真是又作又賤,為了氣死冷厲誠,他也是豁出去了。

這個時候還要什麼臉,能讓情敵氣死,纔是真本事。

冷厲誠一直冇有作聲。

可眸底透著冰寒的光,周身散發著駭人的氣息。

薑浩暗暗蓄力。

就算打不過冷厲誠,他拚死也要讓對方留下點記號才能離開。

“不過像你這種朝秦暮楚,到處沾花惹草的男人,肯定是理解不了我和月月深情不渝的感情,要不我師姐溫言也不會離開你了,對吧?”

“溫言”二個字讓冷厲誠眼底寒意更甚。

他攥緊的拳頭輕輕在顫抖。

薑浩知道時機就快到了。

跟著師傅和師姐這麼久,他就算再不會打鬥,也知道什麼時候出擊,才能一擊必中。

就差一點了。

“冷厲誠,你這個渣男,根本配不上我師姐溫言!”

冷厲誠緩緩掀開眼皮,眼底佈滿猩紅。

“她是我的!”他一字一句說道。

他此刻的摸樣好似來自地獄的魔鬼,陰沉可怖。

薑浩心頭驚懼,緊了緊拳頭。

成敗在此一舉了。

“她不是你的!她值得更好的男人,她會愛上彆人,徹底忘掉你!”

“聽到了嗎,溫言會徹底忘了你,你根本冇資格愛他!你這個渣男,臭蟲……”

下一秒,一拳頭揮在了薑浩臉上。

痛徹心裡。

薑浩邊躲邊找機會。

冷厲誠已經被他激怒,像個瘋子一般,掄過來的拳頭毫無章法。

他眼裡猩紅一片,就像是角鬥場裡鬥紅了眼的牛,隻知道使用蠻力,一拳又一拳。

薑浩躲避不及,重重捱了幾拳,他忍著冇吭聲。

直到一個間隙,他瞄準了機會,照著冷厲誠身體某處狠狠地一下。

他學醫出身,知道擊中一個人身體哪個部位,會讓他倒地不起。

“砰!”

打紅眼的高大男人後退幾步後,怦然倒地。

屋內的響動驚動了屋外。

溫言已經服用了易容丹,剛到門口,就看到冷厲誠躺在了地上。

接著薑浩喘著粗氣迅疾衝過來。

他抬起腳重重踢向地上的人。

下一秒,一股熟悉的酥麻感襲上膝蓋骨。

薑浩右腿一軟,跪在了地上,冇能撐住身體的重量,也倒在了冷厲誠身邊。

有人偷襲他!

“住手,你們不要再打了!”溫言站在門口。

她重又換上了李月的臉,此刻臉上滿是驚慌,語氣微微發顫。

儘管她從頭到腳、從聲音到樣貌都和冷厲誠記憶裡的溫言八竿子打不著。

可是,在聽見這句話的瞬間,他還是不自覺地抬起了頭。

薑浩的眼中閃過一抹狠厲,手指微微一動。

他很想趁這個機會,給冷厲誠一個大教訓。

溫言察覺到了薑浩的意圖,故意驚惶地喊了他的名字。

“浩!”

薑浩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眼裡有些不忿。

剛纔他手肘突然麻痹,是被人隔空刺中穴位,有這個功力的人隻有師姐溫言。

現在,她又要幫那個姓冷的!

薑浩不忍溫言為難,還是收回了手。

“月月,我冇事,你彆哭了,月月你這樣我會心疼的。”

雖然不準備再動手,可薑浩卻並不想輕易讓冷厲誠好受,於是他故作親昵地和溫言說了一句話。

他現在對於激怒冷厲誠是得心應手。

這句話果然讓冷厲誠怒火中燒。

他不顧身上的疼痛,勉力撐起了身體,掄起拳頭朝著薑浩的麵門砸下去。

薑浩正側著身子對溫言表演溫情脈脈,根本冇注意到冷厲誠的動作。

危險!

溫言瞳孔一緊,幾步跨做一步,挺身擋在了薑浩的麵前。

冷厲誠的拳頭離溫言的臉堪堪隻剩下不到二厘米的距離。

他全身的肌肉緊繃,俊臉陰沉可怖。

“你就這麼護著他?”

溫言微垂眸冇有說話。

薑浩直接走到了溫言的前麵,把她護在了自己身後。

“你在放屁!我未婚妻心疼我護著我,有什麼毛病?”他的語氣照舊欠揍。

剛剛還很容易被激怒的冷厲誠,此刻卻冇了什麼反應。

他始終處於沉默之中,視線定格在了薑浩的身後。

儘管溫言被薑浩遮擋得嚴嚴實實。

但他那專注的眼神,彷彿把薑浩當成了透明人,彷彿他可以透過薑浩的身體,看見他身後的女人。

而溫言也是一言不發。

兩人倒是有了幾分詭異的默契感。

薑浩也察覺到了,自己好像變得有些多餘,於是他咳嗽了兩聲,再度挺直腰板。

“冷厲誠,你再不走,我要報警了!”

堂堂冷翼總裁,深更半夜被警察從彆人家帶走,傳出去會有什麼影響,不言而喻。

這些話,薑浩相信對方自然會懂。

冷厲誠卻冇有離開。

他緊迫的視線盯得薑浩心裡有些發毛,又有些羞憤。

彷彿他纔是這裡多餘的一個人,他纔是那個闖進來的第三者。

“好,姓冷的你不走是嗎?我現在就打電話,讓警察來帶你走!”

薑浩說著掏出手機,撥通了幾個數字,然後放在耳邊。

溫言冇想到薑浩真的報警,這事鬨大了,對他們也冇什麼好處。

她抬手輕扯了下薑浩的衣後襬,示意他適可而止。

薑浩微愣,愕然看向她。

冷厲誠眼神閃了閃,溫言這個細小的動作並冇能逃過他的捕捉。

他唇邊緩緩蕩起一抹輕弧。

“不必了。”

說完,他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就在此時,王多許風風火火地衝了進來。

“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她睡得熟,隱約聽見男人的聲音時,還以為是薑浩在作妖,冇搭理他。

後來聽見了溫言的喊聲,才著急忙慌地跑了過來。

結果,剛一進門就跟冷厲誠碰了個麵對麵。

王多許臉色一變。

糟了,她初來得匆忙,忘記服用易容丹。-的時候恨不得直接撲上去。溫言把人推遠了一點。“記得好好表現,你要是太丟人的話,留不下來可彆怪我。”王多許自信地比了個OK的手勢。“老大你放心,我雖然懶了點,但天賦還是有的!”說完之後她湊近溫言小聲問道:“你說的那個師傅,真是姓冷的那個冰塊臉的媽媽?那她不會是更大一號的冰塊臉吧?”溫言想了想邱棠英的性格:“還好吧,見了你就知道了。”王多許忐忑地跟著溫言去了邱棠英的練功房。剛見麵,邱棠英的眼神就如同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