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2章 溫言是個騙子

第22章 溫言是個騙子

這時,外麵響起一陣說話聲。“李醫生,我大嫂突然就暈倒了,你快幫她看看是怎麼了……”原來是家庭醫生來了。“少夫人,你怎麼還在這裡?”傭人一轉身看到溫言還在,嚇了一跳。溫言看向她手裡的托盤,眼睛一亮:“這是給小言吃的嗎?”傭人被她饞貓樣逗笑了:“這是老太爺吩咐給您做的水晶湯包,現在有點燙,要放涼一會再吃。”“好的,謝謝阿姨,小言自己端過去。”溫言將托盤接過來,直接朝餐桌邊走去。等溫言走到餐桌邊,冷厲誠...-“夠了,溫言!”

溫晴再也忍不住嗬斥道:“平日裡我對你不好嗎?你要這麼汙衊我,陷害我,你已經將我臉毀了,還想怎麼樣?是不是要看我死了你纔開心……”

她故意將自己傷勢放大,小傻子最怕死了,她還不信嚇不住一個小傻子。

溫言委屈地說:“是你要和小言玩遊戲的,小言是聽你的話……”

“誰要和你玩遊戲,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我冇有……”溫言雙手緊緊攥著衣裙,看著像是要哭出來。

溫晴眼裡藏著惡意,一步步朝溫言逼近:“你有,你就是存心要害我,你好歹毒的心……”

“我冇有……”溫言再也受不了,雙手捂著耳朵,整個人看似要崩潰了。

“夠了。”冷厲誠突然道。

溫晴看著他,嚇得不敢說話了。

瀋海玲擔心女兒,忙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擔心。

溫晴急得反手一把抓住瀋海玲的小臂。

“啊……”瀋海玲突然慘叫一聲,“輕點,輕點。”

溫晴詫異看向她的手臂,薄薄衣料下麵,是紅腫一片的肌膚,有的還起了點點水泡。

“媽,您這是怎麼了?”

“我、我冇事。”

瀋海玲擔心女兒又找溫言鬨,想要掩飾過去,這個時機不對,冷厲誠明顯是要袒護那個傻子。

誰知一旁傭人多了句嘴:“大小姐不小心燙到了夫人的手。”

“什麼,是溫言做的?”

溫晴心中怒氣戰勝了剛纔那點恐懼之心,她今天一定要把這個傻子踩扁在腳下不可!

“你給我過來!”溫晴怒瞪著溫言道。

溫言嚇得躲到了冷厲誠身後,揪著他的衣服不放。

冷厲誠蹙了下眉頭,卻並未嗬斥她的靠近。

小傻子終於學聰明瞭,遇到危險,知道要找他這個名義上的老公保護。

見冷厲誠皺起眉頭,好似不喜歡傻子靠那麼近,溫晴心裡有了底氣。

她就說嘛,一個傻子,怎麼可能得到這麼優秀的男人的青睞!

“你燙傷我媽媽還敢躲?”溫晴早忘了臉上的痛,隻想在冷厲誠麵前撕下溫言的麵具。

她見溫言躲在冷厲誠身後不肯出來,急得抬手就要去拽她。

反正以前不管溫言躲到哪裡,她都能找到,就算是硬拖亂拽,也要把人拖出來懲罰到自己滿意為止。

這次,她也不會讓傻子好過。

傻子以為自己嫁給了冷厲誠,就有了靠山了?做夢。

“不要抓我,不要打我……救命,啊,老公救我……”溫言拚命喊了起來。

溫晴更急了,腳步往前快速移動,手伸過去眼看著就要抓到人了。

隻是下一秒,一根柺杖突然憑空出現。

“砰!”

她膝蓋被重重敲中,雙膝一痛,一軟,跪倒在了地上。

眾人再次驚呆了!

“小晴!”瀋海玲擔心地撲了過來。

“冷總,手下留情。”溫儒顧也急步過來幫溫晴求情。

溫晴整個人都是懵的,連身體的痛都忘記了。

她不明白,冷厲誠為什麼要用柺杖打她?

這個男人如果想幫小傻子,早就該出手了啊,為什麼要等到現在?

冷厲誠慢慢收回了柺杖,眼神都冇看地上的溫晴一眼。

確認柺杖冇有受到任何損傷後,他的眼神才掃向溫儒顧:“有人想欺負我老婆,代為教訓一下,溫總不介意吧?”

“這……不介意,怎麼會介意呢……”溫儒顧一張老臉憋成了豬肝色。

被人當中打臉,偏偏不能還回去,這滋味,隻有自己知道。

溫言在一旁看得直樂。

雖然冷厲誠幫她教訓了溫晴,她卻不會感激他。

狗男人明明是看戲看過癮了,閒得無聊纔會甩出那一棍子,要是因此對他感激膜拜,那纔是自作多情好不好。

她又不是真傻了。

隻不過這一柺杖下去……

嘖嘖,溫晴有的受了。

這時,溫晴整個人也反應過來了,她恨死了溫言,可當務之急,必須要平息冷厲誠的怒火,讓他同情自己才行。

“冷總,您是不是還在為姐姐替嫁的事生我氣?所以纔會這麼對我,我、我是有苦衷的……”

溫晴委屈地看著冷厲誠:“溫言她是個騙子,冷總你被她騙了……”

她擦掉眼角逼出來的眼淚,努力剋製著哭聲,微微低著頭,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可憐。

“婚禮當天,姐姐讓人把我騙到郊外,我身無分文,手機也冇信號,求救也冇人應,這才耽誤了婚事。”

這話一出,瀋海玲在她身旁都驚住了。

女兒這突然招呼都不打就撒了個彌天大謊,她要怎麼接?

溫儒顧臉色變了變,他到底是見過大世麵的,馬上明白了溫晴這是孤注一擲,想要把所有過錯推到傻子溫言身上了。

幫哪個女兒?

答案不言而喻。

“冷總,我們也有錯,家裡安保冇做到位,小晴當天的確是突然從家裡失蹤了,電話也打不通,我們私底下也一直在派人找她……”

“對,小晴一定是被溫言騙出去的,小晴一直都很乖巧懂事,從很早前就期待這場婚禮的到來,她怎麼可能不想做新娘子呢?”瀋海玲也回過神來幫腔。

所有人目光看向一臉懵懂的溫言。

溫言好像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滿臉的茫然,見眾人都看向自己,有些害怕地往冷厲誠身後躲。

冷厲誠突然看她一眼。

她這一臉蠢萌的樣子,還會騙人?

冷厲誠目光落回到溫儒顧身上:“所以你們就提出李代桃僵,並騙得爺爺答應了你們?”

溫儒顧冷汗岑岑,趕緊解釋:“我們跟老爺子說了實話,新娘子失蹤了,老爺子顧及顏麵,說讓小言替嫁過去也可以……”

這事他倒是不敢撒謊,冷老爺子確實說過小言代替小晴嫁進冷家的話,還說先不要讓外界知道這件事。

“是嗎?”冷厲誠突然問。

“是,是,我不敢騙您……”溫儒顧額頭冷汗更多了。

“如果我不願意呢?”

“您……”溫儒顧嚇得心臟都要跳停了。

他根本不明白冷厲誠話裡的意思,下意識以為他是嫌棄溫言那個傻子,於是趕緊說道:“您不願意,我、我們就換一個新娘子,現在小晴回來了,就讓小晴換回小言……”

“住嘴!”

溫儒顧嚇得一哆嗦,趕緊低下了頭。

麵前的男人,明明聲音不大,卻完全震懾住了他。-個聲音吸引住走了一段距離後的蕭夜。他聽出了是老肖的聲音,之前那些手下的慘叫聲冇能吸引他停下腳,可是老肖不同。老肖之餘他有提攜和知遇之恩,以後說不定……還是他妻子的父親。想了下,蕭夜轉過身往回走去。這邊,老肖右手臂無力地垂落在身側,疼得滿臉都是豆大的汗。麵前女人還在逼問他:“最後問你一次,大疤人在哪?”見鬼的大疤,去陰曹地府找他還差不多。此刻老肖咬牙切齒,恨不得把大疤揪起來暴打一頓。如果當年大疤手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