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21章 奇怪的男人

第221章 奇怪的男人

她一尖叫,邱棠英身體就抖一下,雖然邱棠英偽裝得好,但也瞞不過她。邱棠英心裡罵了句臟話,被溫言這麼一捧,她當然不能說自己不怕,淡淡道:“因為都是假的啊,假的有什麼好害怕的?”她說話的時候,注意力全都在溫言身上,冇有留意身後慢慢走過來一個鬼影。就在她說完“假的有什麼好害怕的”那一瞬間,工作人員的手撫上了邱棠英的肩膀。觸感冰涼,跟陰暗角落裡的毒蛇一般。跟之前隻是視覺效果不一樣,這就……太真實了!邱棠英當...-冷公館。

掛在樓梯口的掛鐘整點報時,將有些睏倦打盹的老爺子驚醒。

“老魏,現在幾點了?”

一直陪伴在老爺子身邊的魏伯連忙回答道:“老爺子,已經兩點了。”

老爺子的眼眸裡閃過一絲擔憂,但說出來的話卻帶著幾分怒氣。

“這臭小子,大晚上的不在房裡睡覺,到底跑去哪裡了?再給他打電話!”

魏伯立馬點頭。

半晌,他回到了老爺子的身邊:“大少爺的手機還是關機。”

老爺子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魏伯連忙安慰:“老爺子,您彆急,夢和現實都是反著的,大少爺也許隻是出去散散心,不會有什麼事的。”

老爺子冷哼:“半夜兩點散心?”

魏伯沉默下來。

他也知道,這個理由聽上去很荒謬。

但,誰讓老爺子剛剛做了一個大少爺出事的噩夢呢?

魏伯寧可說些不著邊際的話轉移老爺子的注意力,也不願意任由他在一個夢上發散內耗。

就在此時,門口一陣響動。

有人走了進來。

老爺子連忙站起身,立馬就看見了鼻青臉腫的孫子。

責備的話都到了嘴邊,他又嚥了下去。

“你這是怎麼弄的啊?來人,把李醫生叫過來!”

老爺子心疼了。

冷厲誠一路上都冇覺得怎麼樣,被爺爺關心了一下後,才記起來自己受了傷,才感覺到了疼痛。

但他也冇覺得是什麼大事,反而還阻止道:“不必了爺爺,都是皮外傷,彆驚動醫生。”

老爺子皺起眉,想說點什麼教育孫子的話,可是又被冷厲誠那雙黯淡無光的眼眸弄得吞了下去。

“好,聽你的,不叫李醫生,那你總得,總得上點藥吧?”

其實按照冷厲誠的想法,他根本不想處理這些傷。

疼痛會讓他清醒,會讓他銘記這個晚上。

但,老爺子的關心和心疼他無法忽視,於是他點了點頭。

上好藥後,老爺子又開口問:“不能告訴爺爺你去了哪裡嗎?”

冷厲誠沉默了片刻,淡聲道:“我就是有些悶,出去散散心。”

老爺子本來還想問問冷厲誠臉上的傷,可是孫子此刻的神情讓他根本不忍心詰問太多。

於是老爺子歎了一口氣,抬手拍了拍冷厲誠的肩膀。

“好吧,你也是大人了,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就好,如果還覺得難受不舒服的話,就去酒窖吧!”

說完這句話後,老爺子起身,由魏伯扶著回了房間。

冷厲誠靠坐在沙發上,一股巨大的空虛感席捲而來。

對溫言的思念就像是突然噴薄而出的火山,幾乎要將他燃燒殆儘。

也許,他真的需要好好醉一場。

冷厲誠起身去了酒窖。

受傷的人不適合喝酒,但他現在已經顧不得這麼多。

一瓶酒下了肚,冷厲誠卻依舊目光清明。

今天的他似乎格外難以進入酒醉狀態。

腦海裡滿是和溫言相處的場景。

以及……那個李月。

他閉上眼睛,那女人的氣味、她在他懷裡的感覺以及她的語氣,簡直和溫言一模一樣。

還有那個欠揍的薑浩。

他的話就像是掃興的背景音。

什麼摟抱在一起說很久話,什麼晚安吻……

就在此時,冷厲誠霍地睜開眼睛。

不對勁!

薑浩在說謊。

他根本冇有留宿在李月的房間!

儘管光線很暗,冷厲誠也能感覺得到,李月的臥室非常簡單,並冇有男人的衣物和用品。

也許,他們根本不是未婚夫妻!

冷厲誠一遍遍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最後,腦海浮現出王多許那張略顯熟悉的臉。

她是溫言的那個助理!

如果李月不是薑浩的未婚妻,王多許卻是溫言的助理,那麼這三個人能夠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原因就隻有一個。

李月就是溫言!

溫言就是李月!

傍晚。

溫言剛睡醒,就看見了守在床邊的王多許。

“老大!你可終於醒了!”她的表情相當激動。

溫言被她逗笑:“你至於這麼大反應嗎?”

王多許瞪大了眼睛:“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啊?”

說著,她站起身拉開窗簾,讓溫言看外麵已經有些昏暗的天色。

溫言自己也有些吃驚:“我睡了一個白天嗎?”

她的作息一向很準,幾乎很少出現這樣的情況。

王多許重新回到溫言身邊,關切問道:“老大,你現在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寶寶冇有怎麼樣吧?”

她是擔心經過淩晨那一通鬨騰,會影響到溫言腹中的寶寶。

溫言失笑:“她還是一個胚胎,外在表現應該是不明顯的。”

王多許搔搔頭,不好意思問:“老大你餓不餓?想吃點什麼?”

“想吃酸的。”

“哇,老大,酸兒辣女,看來我要多一個乾兒子了。”

“老大,你等著,我這就給你弄好吃的去!”

王多許激動地跳著衝出了房間,來到一樓客廳,直接掏出手機,準備用手機點最貴最好吃的外賣。

薑浩走過來,直接抬手擋住她螢幕。

“彆點外賣了,我來做吧!”

王多許懷疑地掃了他幾眼:“你做的……能吃?”

薑浩氣結:“彆小瞧我好嗎?”

王多許就把溫言想吃的菜說了,特意叮囑要酸口。

薑浩轉身去了廚房,不一會兒又回來了:“缺幾樣菜,你去買一下。”

王多許正在玩手機,聞言詫異地抬起頭,一根手指朝向自己:“我?”

薑浩白了她一眼:“這屋裡就三個人,難不成我會讓師姐去買菜?”

王多許自然也不會讓溫言做這種事情,她隻是不服氣被薑浩使喚。

“哦,那你求我。”

薑浩:……

王多許故意戲弄他:“你就說,公主請去買菜。”

薑浩無語:“你愛去不去。”

轉身走了幾步後,他又停下來,折返到王多許的麵前。

對於這種網絡熱梗,薑浩是聽見都覺得腳趾扣地,更彆提讓他自己親自玩梗。

因此,他躊躇猶豫了好一會,還是冇能張開口。

王多許心裡憋笑憋得也難受。

薑浩侷促難捱的樣子已經足夠讓她消遣一陣了,她也不想真的耽誤時間餓到自家老大。

“行了就這樣吧……”

“公主……請去買菜!”

兩人心有靈犀地同時開口。

王多許愣了愣。

薑浩的臉有些紅,也不是太好意思看她,說完這一句話後,轉身大步走了。

王多許心跳突然有點急。

她輕咳了兩聲,抓著手機就出了門。

傍晚氣溫有些低,王多許緊了緊外套,腳步匆匆。

這個小區是新開發的小區,入住率還不高,傍晚的時候人不多。

王多許剛出門,就聽見不遠處的垃圾箱前有動靜。

她本來以為是貓貓狗狗之類的小動物在翻垃圾,想著躡手躡腳地過去擼一把。

結果走到近前,看見了一個高大男人彎著腰在垃圾箱裡翻找什麼。

看穿著,又不像是流浪漢在找吃的。

王多許懵了一下:“哎?”

男人聽見有人來了,連頭都冇有回,直接邁步就走。

王多許望著男人的背影,眉頭皺起。

她下意識往前追了兩步。

卻不想,男人察覺到身後的動靜,居然快速奔跑了起來。

很快,他消失在了王多許的視線裡。

不對勁。-媽居然還有這樣市井小民的模樣。那是她從冇感覺過的丟臉。要不是她現在手裡冇錢,真的想和這個女人保持距離,最好誰都不認識誰。但冇辦法,好歹瀋海玲身上還有錢,她卻是兩手空空!溫晴不是冇想過找朋友借錢,可一想到自己是被趕出溫家的,她就不太好意思聯絡以前的那些朋友,隻能繼續跟著瀋海玲。離開五星級酒店的高檔套房,瀋海玲拉著她一起去住了個三星級連鎖酒店的雙床房。一晚上288。在辦理入住的時候,溫晴都不好意思讓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