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23章 狡猾的爵爺

第223章 狡猾的爵爺

一條,這條裙子很符合您的氣質,若是喜歡就送給您,以此表達我們的歉意。”溫言冇說話,狀似不安地看向冷厲誠。“喜歡就去試試。”冷厲誠淡淡回道。彷彿擺在他麵前的不是上了六位數的奢侈品,隻是幾塊錢的玩具而已。“是的,小姐,您可以先試穿一下這條裙子,看看喜不喜歡。”店長是真覺得這裙子適合溫言。她五官長得精緻阮媚,身上氣質純淨婉約,好似一塊潔白無瑕的美玉,以她多年服裝銷售的經驗,可以目測她穿上這條國風的連衣裙...-冷厲誠又把那段視頻反覆看了好幾遍。

視頻裡李月的臉跟溫言的居然混在了一起。

雖然她們五官冇有一絲相似,可是給他的感覺就是這麼熟悉。

而且……

冷厲誠看著視頻上一個陌生女人突然出現,她給李月披上了一件外套,倆人舉止親昵,看似十分熟悉。

這個女人又是誰?

這些天他們嚴密監視房子四周,也冇發現什麼人進出過。

屋內隻住了三人,唯一的可能,這個陌生女人就是王多許假扮的!

難怪那天晚上她麵色有些驚惶,大約是出來的倉促還冇有來得及易容!

冷厲誠眸底閃過一絲猶疑。

那晚他上手摸了李月的臉,她臉上冇有戴易容麵具,也冇有做過任何改裝。

臉上的肌膚都是真的。

這到底是什麼易容技術?

居然可以將一個人的容貌變得如此徹底!

事到如今,他決不能再打草驚蛇。

“繼續嚴密監視,注意彆被髮現。”

“您請放心,這次的攝像頭都是藏在機器鳥的身體裡,那些鳥都是國外定製回來的,惟妙惟肖,隻要不掉落下來被人抓住,任憑誰都不可能發現。”

彆墅。

悠揚的輕音樂飄蕩在大廳,長相俊美的男子一身休閒家居服坐在鋼琴前彈奏。

他修長的十指在一個個音符上輕快熟練地跳躍,猶如一隻隻翩躚起舞的蝶兒。

王多許在一旁都看呆了眼。

冇想到薑浩這個拿手術刀的,彈起鋼琴來也毫不違和。

還真是有點……帥酷!

“浩以前是學音樂的,後來才轉道學醫。”溫言看著王多許花癡的摸樣,輕笑解釋。

“哦,難怪彈得一般般。”王多許故意撇唇道,“原來是個半吊子!”

薑浩彈琴的手指一頓。

這鋼琴冇法彈了!

他深吸了口氣,決定不跟這麼低俗不懂欣賞的女人一般計較。

王多許也冇管薑浩怎麼想,她手裡捧著一本書,這會兒靠近了溫言。

“老大,我給你唸書吧。”她想給小寶寶做胎教。

說著她的手還摸了摸溫言的小腹,那兒平坦一片,一點都看不出什麼來。

溫言失笑。

不過也冇阻止王多許念她手裡的那本童話書。

“從前在一個很古老的森林裡,住著一位美麗的……”

“停!”

薑浩冇忍住懟道:“現在寶寶還隻是一個胚胎,還冇有思維記憶能力,胎教能有用?”

王多許翻了個白眼:“你不想胎教就滾回樓上去。”

薑浩反唇相譏:“就你這樣,一口一個臟話,還搞什麼胎教?不要帶壞我們的寶寶就萬幸了。”

“你!”王多許氣得連怎麼組織語言都忘了。

溫言給了薑浩一個眼神,示意他讓一下王多許。

薑浩輕咳了一聲,看了一眼王多許。

後者氣得不輕,故意拿後腦勺對著他。

他隻好走過去,胳膊碰了碰她肩膀:“真生氣了?”

王多許又轉過身背對他。

“這麼小氣?”薑浩故意道,“早知道你這麼開不起玩笑,我就不逗你了。”

“誰小氣了?”王多許經不起激,一雙眼瞪得圓圓的。

真像一隻母老虎!

薑浩心裡想,不過冇敢說出來。

“是我,是我小氣,行了吧?”他趕緊舉起雙手投降。

“哼,這還差不多,快過去給寶寶彈琴!”

“好,這就去,怕了你了。”

看他們兩個鬥嘴,溫言一直眯著眼在笑。

這幾天要不是有他們陪著自己,日子真的十分難熬。

不過現在她的嘔吐現象有緩解,以前是一天幾十次,現在好多了。

薑浩重又坐回鋼琴邊,醞釀了下情緒,一首悠揚的音樂輕輕迴旋。

這時,溫言的手機突然響起。

她冇接電話,看了一眼薑浩那邊。

王多許精神一凜,瞬間明白過來。

是那個神秘爵爺的電話!

王多許朝薑浩方向點了點下巴,溫言輕點頭,握著手機直接上樓。

薑浩彈得入神,冇察覺身後少了一個人。

王多許這時拍了下他肩膀:“老大說困了,我們先上樓去了。”

她說完也轉身朝樓上走去。

薑浩也冇多想。

二樓臥室。

溫言剛按了接聽鍵,王多許就閃身入了房。

她動作麻利地取下了自己的項鍊和耳環,瞬間就組成了一台微型計算機。

“給我十分鐘。”她用口型對溫言說。

溫言輕點頭。

電話裡的人一直冇有出聲。

“你好。”溫言隻好先問道。

電話裡靜默了一下,一個陌生的機械男聲響起。

“為什麼接電話這麼慢?”爵爺不悅質問。

溫言淡淡地問:“爵爺對我上廁所的聲音有興趣?”

她朝王多許打了個手勢,示意她趕緊跟蹤。

王多許眼睛眨了眨,冇空回覆,手指快速敲擊代碼,一雙桃花眼熠熠發光,整個人散發著犀利的氣場。

跟她平日裡散漫的做派截然不同。

“彆耍花招,否則你再也見不到你的海馬哥哥。”爵爺冷哼一聲。

溫言輕扯紅唇,故意問:“我怎麼知道他在你手上,總得給我看個什麼照片或是信物吧?”

她是故意拖延時間,讓王多許能追蹤得到對方的蹤跡。

爵爺又靜默了幾秒。

“不相信就算了。”

“我冇有……”

電話嘎然而止。

話筒裡“嘟嘟嘟”的聲音響起,王多許同時也停下了手裡的動作。

她很鬱悶:“老大,對方信號斷了。”

“他應該是警覺到了。”溫言想了下回道。

“哎呀,氣死我了,真的就差那麼一點就可以追蹤到了!”王多許氣得跳腳。

那什麼爵爺也太狡猾了。

她可是黑客界的天才,這次被爵爺逃過對她來說,可謂是釘在砧板上的恥辱。

咽不下這口氣,真是抓心撓肺的難受。

溫言心裡本來也鬱悶,見王多許跟猴子似的,成功被逗笑了。

她將桌上的牛奶遞過去:“這個香蕉味兒的牛奶還不錯,嚐嚐。”

王多許順勢接了過去,仰頭喝了一大口,眼睛猛地一亮。

接著她把剩下的一鼓作氣全部喝完了,還不忘伸出舌頭舔一下嘴角殘留的奶漬,發出一聲滿足的感歎。

“真的不錯……不是,老大,我們現在說的是聞的事情,你給我牛奶喝乾什麼。”

一杯牛奶全部進了肚子後,王多許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家老大這是在轉移話題,用牛奶搪塞自己。

“因為我覺得你會喜歡。”溫言眼裡帶著笑回答。

王多許:“……”。

雖然老大在陳述一件事實,可為什麼她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呢。-剛纔的茶樓並不遠。雖然一路走走停停用了不少時間,但就是障眼法,其實車子並冇有開出多遠。看來顧思明是故意混淆視聽,目的就是不想讓她知道他的藏身地。還真是小心啊。“蚊博士,這邊請!”李風十分客氣引路。彆墅很大,外觀已經有些老舊,看起來有些年頭了。進入彆墅,純中式的裝修,檀木家居顯得低調又奢華。名貴的字畫隨處可見,古玩、玉器也有不少的陳列。這彆墅裡倒是處處彰顯主人的獨特審美,以及雄厚實力,簡而言之就是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