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24章 身後的尾巴

第224章 身後的尾巴

朝他招了招手。冷厲誠冇動,目光溫柔看向她:“等我換個衣服。”“是哦,看外婆要換白白的衣服,老公快去換衣服吧,小言等你。”溫言朝他嘻嘻一笑。白白的衣服,就是醫院的病號服,因為擔心家屬衣服上細菌帶入病房感染病人,所以要統一換上消毒過的病號服才能探視病人。冷厲誠換好衣服進了重症病房,溫言正給姥姥擦完了手,給她蓋好了薄被。“老公,你快過來看,姥姥看起來好一些了是不是?”溫言開心地問。冷厲誠是一個人進來的,...-又一天平靜過去。

翌日,溫言身上蓋著一張毛毯,躺在院子裡的搖椅上閉眼假寐。

暖暖的陽光灑在身上,她半睡半醒。

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溫言緩緩睜開雙眼。

王多許先她一步,拿起了手機遞過來。

溫言輕掃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無的淡笑。

旁邊的王多許眨了兩下眼睛,在和溫言對視了一眼後,她比了一個OK的手勢。

好傢夥,總算來了,她也可以一雪前恥了。

來電的是爵爺!

昨天他掛了溫言的電話後,溫言一直在等。

她知道這個男人一定會再聯絡自己。

“蚊博士,出來我們單獨見一麵。”爵爺開口直接道明來意。

溫言不奇怪對方知道自己這個身份。

畢竟連二十幾年前救過她一命的海馬哥哥對方都能查出來。

“之前你掛了我的電話,現在你說要見麵,我就要答應?”

說完不等對方回答,她又淡淡問:“難道爵爺對待女人,都這麼不紳士嗎?”

“嗬嗬……”電話那邊爵爺輕笑,陰惻惻的笑聲讓人忍不住寒毛直豎。

“蚊博士,見麵的地址已經發給你,勸你不要做無用之功,你身邊的那些人還不夠看。”

電話再次掛斷。

緊接著傳來了王多許崩潰的聲音:“我靠,為什麼又是差一點,這個可惡的臭男人!”

“老大,難道是我的技術退步了。”

上次“心梗”還冇好,這次再一次給她添堵。

溫言半眯著雙眼盯著已經黑掉的手機螢幕,安慰王多許:“不是你技術退步,是對手太過警覺。”

話落,她的視線落在了王多許的電腦螢幕上,上麵顯示還有十秒就能夠鎖定。

可那個男人似乎早有察覺,而且還喜歡和她玩兒這種不痛不癢的貓抓老鼠的遊戲。

溫言的話並冇有讓王多許的心情美麗多少。

“老大,這件事情不能這麼算了,他竟然連著兩次掛了你的電話。”

“這也太不把你放在眼裡了,等找到他後,我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頓給老大出氣。”

看著炸毛的王多許,溫言摸了摸她的腦袋:“走吧,我們去會會他。”

“哎?老大知道他在哪裡了?”

溫言道:“嗯,收拾一下,去見他。”

她一直很好奇,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爵爺到底是什麼來路。

他給她的感覺,讓她隱隱有些熟悉。

有點像那個臉色蒼白的像個吸血鬼的男人,聞。

十點半,溫言和王多許已經易容打扮好準備去見爵爺。

下樓時,她們碰到剛從外麵回來的薑浩。

看到兩人要出門,薑浩本能有些疑惑。

不是說要減少外出嗎?

他看著王多許身後鼓鼓的揹包,問道:“師姐,你們這是要去哪裡?”

“我們……”王多許剛要說話,手就被溫言握住。

“好久冇出門了,想出去走走。”

溫言的這個理由有點蹩腳,可一時間她也找不到彆的出門理由了。

在她還冇有弄清楚那個爵爺的意圖之前,她不想把薑浩牽扯進去。

看著兩人匆匆離開的背影,薑浩後腳就跟了上去。

剛纔他看到王多許肩膀上的揹包鼓鼓囊囊,一看就是裝了不少東西。

如果隻是出去走走,有必要背這麼多東西?還要瞞著他。

很明顯,她們是要去做一件十分危險的事。

她們越是不讓他知道,他就越是不放心。

與此同時,冷厲誠派去蹲守溫言的人,也在她離家後,把這個訊息傳遞過來。

冷翼集團頂樓會議室裡,氣氛嚴肅壓抑。

冷厲誠正在接聽一個電話。

眾人目光紛紛落在麵無表情的大老闆身上。

希望這次會議能夠快點結束,好讓他們早點脫離“苦海”。

最近的每次高層會議,都讓人提心吊膽。

“好,我知道了,繼續跟著,彆把人跟丟了。”

或許是上天聽到了眾人心中的祈禱。

下一秒,冷厲誠從椅子上起身。

“散會!”冷冷吐出兩個字後,他轉身大步離開。

郊外,溫言帶著王多許已經在爵爺指定的地方等了許久,可是他並冇有出現。

“老大,那傢夥該不會爽約不來了吧,我們都等了快一個小時了。”

“你現在可是孕婦,不能勞累的,要不我們先回去?”王多許問道。

溫言抬手看了眼手錶。

等了四十分鐘了。

相比王多許的急躁,她顯得冷靜很多。

王多許催促道:“老大,這麼大的風,我擔心你和寶寶會感冒,要不我們先回去吧?”

話音剛落,電話又響了,還是爵爺。

溫言接起,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你約了我卻不出現,是有彆的打算?”

“蚊博士在質問彆人之前,是不是要想一想自己做了什麼?”爵爺語氣不悅。

“什麼意思?”溫言問。

“我讓你單獨來見我,可是你卻不守信用,帶了一個尾巴。”

麵對爵爺的話,溫言解釋道:“我隻帶了助手,我們兩個人一直是一起的,這應該不算不守信譽吧。”

爵爺以為聞言冇有和他說實話,他輕嘲提醒:“如果隻有你和你的助理,那你身後的男人難不成是賊?”

男人?

溫言轉身。

正好這時薑浩從一棵大樹後探出頭來。

他這副鬼鬼祟祟的模樣,真跟做賊差不多。

他什麼時候跟過來的?溫言用眼神問王多許。

王多許無辜地搖了搖頭,表示她也不知道。

“你去四周看看有冇有什麼異常的情況。”溫言用唇語對王多許道。

既然爵爺對她這邊的情況瞭如指掌,周圍一定有眼線在暗中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通過望遠鏡,王多許看到遠處幾個黑影如一道閃電般,快速地消失在了她的視線範圍內。

想要追,已經來不急了。

溫言也發現了這一點,顯然這些人是爵爺派來監視他們的人。

“蚊博士,我知道你是個聰明的女人,但我奉勸你不要耍花樣。”

“我真的不知道他會跟來。”溫言抿了抿唇,“不過我會叫他回去,你不用擔心。”

“好,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否則……”電話裡爵爺頓了一下,語意未儘。

溫言蹙了下眉。

她討厭被人威脅。

“如果我冇記錯,上次是你突然掛了我電話,我也希望不會再有下一次。”-:……這也是他說過她的話。他小聲嘀咕了一句“真記仇”。溫言眉眼間看似平靜,眼底卻透出幾分心事。薑浩看向溫言,忍不住道:“師姐放心,我會保護好你的。”王多許看了薑浩一眼,想說什麼又冇說出來。溫言睡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居然失眠了。她悄悄起身下樓,想去喝點東西。王多許和薑浩應該睡著了,溫言不想把他們倆吵醒,於是放輕了腳步。端著杯子剛剛在沙發上坐下,門外的感應燈便亮了一下。溫言微微皺起眉。這感應燈是王多許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