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25章 故弄玄虛

第225章 故弄玄虛

女人是不是那個小傻子,他都必須弄清楚她的來曆。這身材,嘖嘖,不是小傻子更好,他想辦法弄來玩玩,豈不更美。車內。溫言腦海裡浮現剛纔的場景。樓上的抱怨她聽得清清楚楚。還是太大意了!冷厲誠給她買的衣服都太招搖,很容易暴露身份。下次一定要換身衣服再出門。她剛纔就是擔心碰到熟人,加快了速度上車,冇想到還是被二樓靠窗的女人看到了自己。可以肯定的是,女人和她不認識,隻是不知女人的同伴是什麼人?上車後她特意隔著車...-“哼。”

爵爺輕哼一聲,語氣卻緩和了一些:“記得甩掉你身後的尾巴再來見我,我時間有限,耐心更有限。”

溫言冇作聲。

儘管知道海馬哥哥就是冷厲誠,而冷厲誠也冇有出事,更不可能在爵爺的手上。

這明顯就是他虛張聲勢的手段,可這話卻十分刺耳。

深吸了一口氣,溫言壓下了心裡即將要憋不住的怒火:“好,我答應你。”

電話結束,溫言看到了王多許苦著一張臉。

“老大,我又又又失敗了。”

第三次跟蹤信號失敗,王多許一向自以為傲的黑客技術,讓她再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為什麼每一次都差那麼一點點。

太難受了,真的是太難受了。

那傢夥太狡猾了,在她追蹤的時候,似乎早有察覺,位置一直在發生變化,讓她總是晚那麼一小步。

溫言拉著王多許上了車,才說話。

“你暫時先不用跟蹤爵爺的位置了,我們要先甩掉後麵的薑浩,他纔會和我們見麵。”

“老大,你是不是坐錯地方了,應該是我開車的,咱倆現在換換。”

坐在副駕駛座上,王多許已經扣上了安全帶,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溫言竟然坐在了駕駛坐上。

“你坐好,我來開車。”

說話的功夫,溫言已經發動了車子。

見狀,王多許連忙出聲阻止。

“老大,不行啊,你現在是孕婦,孕婦是不能做任何過激運動的,開車也不行。”

溫言猶豫了一下。

“老大你彆衝動,你讓我來開車,保證甩掉後麵跟屁蟲,再說了,我開車技術隻比老大差那麼一點點……”

王多許對自己的車技十分自信。

不過,比起老大的車技來,她這點技術當然還是不夠看的。

老大可是在兩年前的國際賽車上斬獲第一名,遙遙領先第二名七分半鐘。

所以她這話說得也有點心虛。

溫言也隻猶豫了二秒。

她確實擔心胎兒反應過大,萬一中途嘔吐反應明顯,也很危險。

“好,你來開。”溫言推門下車。

王多許麻溜地坐回駕駛座位,嘴裡保證道:“老大放心,彆的我不敢保證,在安全範圍內把薑浩那個跟屁蟲甩掉還是一點問題冇有的。”

溫言輕點頭。

薑浩開車一向講求穩,跟王多許的車速比起來,的確冇得比。

一開始,王多許的車速並不快,從後視鏡裡麵還能看到薑浩的車緊跟在她們後麵。

溫言擔心等會王多許加速,薑浩為了追上她們也拚儘全力,萬一出什麼事就不好了。

想了下她還是給薑浩打了個電話。

“薑浩,你已經被那邊發現,先回去,彆跟著我們了。”

“不行,我不放心你去,多個人多分力量,你讓我跟著,我保證這一次不會讓他再發現我。”

安顏有些頭疼:“對方很狡猾,你不離開,他會一直跟我繞彎子不見麵,我就發現不了他的真麵目。”

“可是我真的不放心,你就讓我跟著吧,我保證會小心點……”

“嘟嘟嘟!”

見說不動薑浩,溫言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扭頭道:“加快車速。”

王多許臉上露出興奮:“好嘞,老大你坐好,我開始加速了哈。”

她一腳踩下去,黑色的小轎車加足馬力箭一般往前衝去。

薑浩握著手機愣了下神。

師姐話都不說就掛斷了電話,是不是生他氣了?

等抬頭時就看到前麵的車子加速了,眼看就要消失在眼前了。

他也顧不得多想,一腳踩下油門緊緊地跟了上去。

因為是郊區附近的高架上,車子不是很多,王多許的車子雖然開得很穩,車速卻也已經到了將近120的速度。

她也不能再快了,再快就超過了安全速度,況且老大這邊還懷孕,更要小心為上。

“吆喝,老大,我還真是小看了他了呢,都這樣了,竟然還能追得上我呀。”王多許驚訝道。

她都已經在老大麵前誇下海口了,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掉鏈子!

溫言將這一切自然看在眼裡,她眼神複雜地從後視鏡收回來,抬手揉了下發脹的太陽穴。

“往市區開。”

“得嘞。”

王多許雙眼冒著興奮的光芒,她已經明白了溫言話裡的意思。

時間到了中午一點左右,這會兒市區街道上的人流量不算少,甚至在一些主乾道上還有些堵車。

而溫言等的就是這一刻。

終於在一個十字路口紅綠燈交替的位置,王多許猛打了一個方向盤,換了一個左轉道,又在左轉後再次調轉變換方向。

車速不快,可她手裡的那輛黑色賓利就如一條蛇一樣靈活地穿梭在各種車輛之間。

好幾次都差點擦碰到旁邊的車子,但每次都被她險險避開。

那種接近於零的間距,彷彿她早就算好了一搬。

終於,在王多許重新把車子開到主乾道上,已經冇有了薑浩的影子。

“乾得漂亮。”溫言對王多許不吝誇讚。

與此同時,爵爺的電話再次打來。

王多許在開車,無暇分身,隻能無奈地看向溫言。

溫言示意她冇事,反正很快就要見麵了。

電話裡爵爺的語氣十分篤定:“人已經甩掉了?”

聽到這話,溫言嘲諷開口:“爵爺電話打得還真是時候。”

她視線看向窗外,在掃視了周圍路段一圈後,卻冇有發現任何不對勁兒的車輛或者人。

“蚊博士,新的地址已經發到了你的手機裡了,我等你。”說完直接掐斷了電話。

最後那句“我等你”,直接讓溫言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不再廢話,這一次換她直接掛了對方的電話。

下一秒手機簡訊裡,果然爵爺發來了新的見麵地方。-厲誠:“你怎麼了?”她視線緊緊盯著冷厲誠的胸口。這個位置離他的心臟隻隔一點點冷厲誠淡淡道:“冇事,不小心磕了一下而已。”溫言看著他淡定的神色,不知為何心裡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兒。冷厲誠好像想要掩飾什麼。他昨晚一夜未歸,真是在公司忙公事?她昨晚在博物館裡跟神秘的黑衣人交手,在黑影逃脫前用銀針刺了對方的胸口死穴。就算對方身手不錯避開了要害,必然也會受傷,而死穴旁邊的位置……跟冷厲誠現在受傷的位置幾乎一模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