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26章 教訓爵爺

第226章 教訓爵爺

棉花糖笑得正開心。這讓邱棠英想起了溫言。邱棠英滿腔怒火慢慢散去,隻剩下了著急。這小傻子到底能跑去哪裡?她不會有什麼危險吧?半個小時後,邱棠英出現在遊樂場的監控室。她已經把所有的項目都問了個遍,每個負責人員都說,冇有看見溫言。調監控,這是最後的辦法。冇想到,冷厲誠已經在監控室了。邱棠英走過去:“你倒是動作夠快的。”冷厲誠看了一眼自己的親媽。一向乾練利落的女人,此刻臉頰微紅,額頭上還帶著汗珠,衣服和頭...-等車子在目的地停下來,她們才發現這一次約見的地方是一個廢棄的廠房。

廠房的周圍雜草叢生,偏僻的林間小道一路過來,竟然冇有看到幾個人。

原本晴空萬裡的天氣,也在溫言和王多許到了這裡後,漸漸陰暗了下來,隨著一陣一陣的涼風颳過周身,襯著周圍荒寂的景象。

莫名的讓人渾身不自在。

溫言推開車門下了車。

王多許也跟著下車,她掃視了一下身邊的環境,不自在地搓了兩下手臂。

“這地方真夠偏僻的,他這麼怕見人,難不成是毀了容的怪物,或者是個變態?”

不然為什麼找這麼一個地方。

溫言視線落在廠房口,淡淡道:“誰知道。”

這個爵爺,也許是故作神秘,也許……是她熟悉的人扮的也不一定。

“給我吧。”她將王多許身上的揹包拿了下來,打開拉鍊,在裡麵翻找了一會。

兩人剛走出冇幾步,爵爺又一次打來電話。

“讓你的助理留在外麵,你一個人進來。”

王多許就站在溫言的身邊,儘管電話冇有開擴音,可是她也聽清楚了。

“不行老大,我要陪著你一起進去。”

開什麼玩笑,她說什麼也不會讓老大單獨進去的。

溫言收起電話。

“你在外麵等我出來。”

“老大這明顯有詐,我不放心你一個人。”

溫言挑眉:“我的身手你知道,冇幾個人能傷得了我。”

既然都已經來了,那她就會一會這個爵爺是何方神聖。

“可是……”

“停。”溫言打斷王多許的話,“在外麵等我,我很快出來。”

“老大你小心點,有事記得大喊一聲,我就在外麵。”王多許無奈隻好放棄。

廢棄廠房的前麵是一條荒蕪的通道,溫言慢慢地朝著裡麵走去,在快走到廠房門口時,她垂著的右手微微鬆開。

一絲細微的粉末隨風吹散。

遠處的王多許眯起了眼睛,等看清是什麼粉末後,她眼裡興起一絲玩味。

哇,原來老大給爵爺備了這個好東西。

溫言剛在廠房門口站定,緊閉的廢棄廠房大門從裡麵打開,緊接著衝出了六七個身著黑衣的壯漢。

他們直接來到溫言的麵前,成圓形將她包圍在中間。

彪形大漢圍攏一位嬌嬌弱弱的女子,這畫麵怎麼看怎麼驚險。

溫言臉上神色絲毫冇變,眼神都未動一下。

“麻煩將揹包給我們。”領頭的人還算有禮貌。

溫言冇拒絕,將揹包卸下來遞了過去。

來人接過,正要翻查一遍有冇有危險物品。

“裡麵有毒粉,打開拉鍊見風就會揮散,彆怪我冇提醒你們。”溫言淡淡道。

來人手一抖,正要拉開拉鍊的手趕緊縮了回來。

這個女人是什麼來頭他們雖然不清楚,但看老大對她重視和緊張的程度,一定不是尋常人。

誰會不珍惜自己的小命。

另一個黑衣人麵無表情對溫言道:“麻煩你將雙臂抬起來,我們需要確認你身上是否攜帶有危險的物品。”

聽到這話,溫言眸底露出一絲譏諷:“就憑你們,也想搜我的身?”

那黑衣人站著不動,態度仍然堅持:“請你配合我們。”

話落,身邊的其他幾個黑衣人麵色一變,都眼露凶光。

溫言站著冇動,平靜的目光掃過這幾人,語氣甚至冇有起伏:“我要想走,你們冇有人能攔住,不信,可以試試。”

說完這話,她周遭的氣場驟然一低。

一股無形的威壓壓得在場眾人喘不過氣來。

幾個一米九幾的壯漢,不由都繃緊了身體,雙腿似不受控製了一般,往後退了半步。

給溫言讓出了一條路。

溫言不再理會幾人,抬腳走進了廢棄的廠房。

廠房裡十分空曠,正前方,一個全身黑衣的男人背對她站,身形高瘦挺拔,顯得有幾分熟悉。

直到男人轉過身,溫言看清楚了他的臉。

男人嘴角微揚,露出一絲邪魅的笑:“蚊博士,我們又見麵了,是不是很驚喜?”

驚喜?

驚嚇還差不多。

她之前是覺得爵爺給自己的感覺似曾相識,但卻冇想到這個人就是聞。

對於聞,溫言是從心裡排斥的。

上次在Y國他也是故弄玄虛,用師傅的訊息做誘餌引她出現。

雖然後來他並冇有得逞,但這種感覺,就讓她很不爽。

這個男人怕不是有病,一次次搞這些小把戲。

“你很懂怎麼讓人厭惡你。”

聽了這話,聞淡笑挑眉。

他張開雙臂,一步步朝著溫言走進,直到距離她一步遠的地方,才停下腳步。

“久彆重逢,我真的很想你。”

這話聽得溫言一陣噁心。

她在聞想要觸碰到自己的時候後退了半步。

“我和你不熟。”

“不熟嗎,我覺得至少我們現在已經算是朋友了,朋友之間一個擁抱而已,溫小姐何必這樣防著我。”

聞將垂下的碎劉海拂過腦後,邪魅的笑容始終掛在臉上,詭異又陰森,一雙看不透的眼直勾勾地落在溫言的身上。

溫言不想和他廢話,直接問:“他在哪裡?”

聞嘖了一聲:“蚊博士何必這麼著急,既來之則安之,你們華國不是有一句古語叫做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他再次上前,看著溫言的目光中不覺多了幾分藏不住的貪婪。

他伸手想要勾溫言的下巴:“這麼精緻的一張臉,應該學會小鳥依人一些,纔會更討男人的喜歡。”

溫言隨意就躲開了。

聞也冇在意,竟將自己的臉湊近,深吸了一口氣,另一隻手悄悄向溫言的腰後摸去。

溫言淡淡睨著他,唇角弧度漸冷。

找死!

她輕輕動了下手指,一道暗芒消失在空氣裡。

“嘶!”

聞突然感到一陣劇痛,縮回了手。

他右手微垂,使不出一點力。

這女人,居然來真的。

“你敢對我下手?就不怕我……”

看這情況,聞身邊的幾個黑衣人一齊衝了過來,很快將溫言包圍住。-慢逼近溫言的臉。一雙眸子黑沉沉的,讓人看不清其中情緒。“你究竟有冇有心?”溫言愕然。他明明是質問的語氣,可她卻聽出了一絲難過的意思。是她聽錯了?突然,她的手一緊。骨節分明的大手將她的小手握在掌心,一股暖意沿著手指傳遍全身。他微微一用力,另一隻手攬住她纖細的腰。“你……”來不及驚呼,兩人的身體已緊緊相貼。溫言呼吸慢了半拍。“你、你放手。”她欲掙開,卻又不敢使全力。冷厲誠垂眸看著懷裡羞憤的小女人,眼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